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47章 近墨者黑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事就这么了结了,雷声大,雨点小,嫌犯方石头无罪释放,王员外赔了五百两银子作为方石头的医药费,不过,因为诬陷等罪名,王员外和家丁王二没能回家,暂时拘押在锦衣卫的大牢里头,具体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别说家属没法探监,就连一县之尊的王有学找借口都没法见到王员外。

    王有学一直惴惴不安,吕红娘回去了一直没啥动静,除了练兵还是练兵,就是哨卡查得很严,除了茶叶、瓷器、丝绸等物外,任何违禁品都出不了关,逮到就扔大牢,敢胆顽抗,直接乱枪轰杀。

    吕红娘越是没有什么动静,王有学的心里越是不安,他还拜访过山海关总兵官赵率教,但啥消息都没打探到,赵率教是单纯的武官,武官跟文官本来就不对路,何况吕红娘这个代都督只是临时的,不会在山海关呆久,山海关一哥的位子还是他的,而且人家是天子的宠妃,他犯得着为了一个不对路的王有学去招惹吕红娘,除非他脑子进水了。

    王有学心里的不安与焦燥感越发强烈,每每合上眼睛,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吕红娘离去时的一瞥,毫无杂质的晶亮凤眸里带着一抹摄人的冷厉寒芒,令他胆颤心惊,寝食难安。

    被这种恐惧、焦燥不安感折磨了好几天后,王有学终于按耐不住,跑去拜访范家,跟八大家主嘀咕了一整晚,回来时象吃了一整瓶伟哥一般的,走路都虎虎生风,龙精虎猛,当晚就把几房宠妾都虐了一遍。

    山海关城内依如往常一样热闹繁华,商旅穿梭往来,川流不息,略有不同的是哨卡盘查极严,所有违禁品禁运出关,再就是八大家的商铺一律禁售给凤凰军团的将士,因为方记面食铺这件事的影响,除了红帮的商铺外,一些小商小贩也开始偷偷摸摸的卖给凤凰军团的将士。

    当然了,这些只是表面上的,私底下风云暗涌呢,至少八大家在等吕红娘出招,先把他们这招光明正大的阳谋给破解了再说,后续的阴招正在准备之中。

    吕红娘性格直爽,敢爱敢恨,若依着她平时的性子,早就发飚,亲手把王有学王县令给废了,命手下将士把八大家的商铺全砸了,幸好李清提醒了一句,她才把怒火压制下来。

    李清只是小声的提醒了一句,目前关外闹腾得鸡飞狗跳,风声紧,狼盗团目前在大安口休整,闲着没事做呢。

    狼盗团即由关外部族组成的混合营,在关外连续干了几大票,赚了满盆满钵,吕红娘的凤凰军团也在关外干了一大票,把关外搅得鸡飞狗跳,乱成一锅粥,岳托尽起大军,拉网搜捕狼盗团,危险太大,混合营已撤进关内,暂时在大安口休整。

    吕红娘听得凤眸一亮,砸店铺固然很爽很解气,但以后的麻烦不小,而且不能给八大家造成什么损失,洗劫就不一样了,不仅能让八大家损失惨重,自个也赚得满盆满钵的,自家的相公皇帝整天为了银子绞尽脑汁,唉声叹气的,她也想帮相公皇帝分担一些压力,这样玩再好不过了,而且是玩阴的,没有什么麻烦,让八大家和那些文官去找狼盗团的麻烦去吧。

    除了狼盗团,她也准备搞点事整治一下八大家,实在太嚣张了,不给他们来一次狠的,让他们知道痛,以为姑奶奶好欺负?

    有句老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原本行事直爽,光明磊落,敢爱敢恨的吕红娘长期被相公皇帝洗脑,不知不觉中沾染了相公皇帝的一些恶习,也开始变得有点腹黑了,诱供王二一事就是其中一个事例。

    吕红娘已派人去联系混合营了,除了暗中收集八大家的各种情报外,短斯内暂时没有什么动作,所以,山海关内才显得如此的平静。

    某夜,山海关辖下的平南县。

    天寒地冻,寒风呼号,本是缩在暖烘烘的被窝里,搂着媳妇睡大觉的时间,但在平南县城东南三十几里开外的陇平村道,数百白色的身影就象夜间的雪地幽灵,喀吱喀吱的涌进村里。

    这些白色幽灵就是混合营的将士,他们披着白色的披风,与白茫茫的雪地融为一体,喀吱喀吱的声音是踩着雪地发出的,在他们身后是一辆辆空荡荡的牛车马车,一眼望不到尽头。

    平南县垄平村是八大家的物资中转基地之一,平时屯积有大量的铁矿、硝石、武器装备、粮食等违禁物品,随时可以启运出关,卖给金帝国,近期因为凤凰军团查得很严,没法偷运出关,大量的物资都屯积在中转基地。

    这些情报是锦衣卫密谍提供的,朱健派雷震江坐镇九边,其中一个主要任务就是针对八大皇商,锦衣卫密谍悄悄的刺探、收集八大皇商的各种罪证。

    朱健给雷震江秘密调拨了一批枪械和手榴弹雷,雷震江一度想冒险行动,但苦于人手不足,且风险太大,被朱健叫停,红帮势力逐渐进入九边后,那些冒险的活儿都交由红帮来干,锦衣卫密谍只负责刺探收集情报,那批枪械和手榴弹也都交拨给红帮。

    垄平村是八大皇商的重要物资中转站,自然严加防范,光是护庄的家丁就有近三百人,武器装备比一般的官军还要精良,庄墙高厚结实,上边甚至架设有守城所用的大型弩箭,别说小股强盗,就是实力稍弱的民军都难以攻克。

    混合营的将士既然扮成狼盗团,当然不想闹出很大的动静,有锦衣卫密谍帮忙,做足了准备工作才悄然下手,第一步是先派高手摸进去干掉值守的家丁。

    天寒地冰,北风刺骨,这种要命的鬼天气,除了三大新军的将士能够尽忠职守外,即便是大明精锐的边军也吃不消,或找地方躲避寒风,或钻到角落里呼呼大睡,有的干脆围坐火堆旁边取暖,至于警戒巡逻什么的职责早扔一边了。

    垄平村物资中转基地设立好几年了,从没发生什么意外,守护的家丁早没有什么警惕性,所谓的警戒岗哨形同虚设。

    军中高手潜至庄墙下,甩出是爪飞抓,勾牢后攀爬上墙,庄墙结冰湿滑,率先行动的几个军中高手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安全攀爬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