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56章 袭城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高杰留下几个兄弟看守林衙内等人,然后只带了一个兄弟随行,陪漂亮嫂子去附近的一家僻静客栈开房,因为漂亮嫂嫂要洗一个热水澡。

    这年头,只要你有银子,啥事都好办,店伙计拿了赏银,比任何时候都要勤快,笑容格外的灿烂,他热情的找人把大木桶搬进房里,扛来几桶热水和冷水,把大木桶倒满。

    高杰还让他弄来四盆烧得通红的火炭摆放在屋中角落,把整间客房烘烤得暖烘烘的,温暖如春,他把窗棂合上,然后才退出去,轻轻把房门合上。

    邢娴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一阵阵暖烘烘的,这么细心温柔的男人,真的是很少见哟。

    她舒舒服服的泡在暖水桶里,脑子里一片纷乱,往前一步,或许就是幸福,或许就是地狱,但若原地不动,永远是地狱,纠缠良久,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邢娴给侍婢翠英使了个眼色,后者心神领会,掩嘴低笑出门,把高杰唤进去,然后守在门外。

    足足一个多时辰,高杰才出来,带着那句兄弟匆匆下楼,邢娴稍后出来,光洁的玉颊上带着一抹荡人心魄的红晕,显得格外的光**人。

    李自成在事业上绝对算得上是非常成功的著名人士,而且还是巅峰级的,攻克京城,逼得崇祯皇帝上吊,自已坐上龙椅,开创大顺帝国。不过,他的情感生活却是一团糟,两任老婆都漂亮得不象话,都不客气的给他弄了一顶绿油油的皇冠,高杰和邢氏投降官军后,还跟李自成干过仗,把李自成揍得狼狈逃窜。

    在邢娴把他头上的帽子梁成绿色的时候,李自成和他的兄弟刘宗敏等人正坐在县衙附近的一家面铺店吃面,耐心的等候攻击的命令。

    李自成和一众兄弟正等得心焦气燥之际,高杰匆匆进来,对他低声说了一番话,让他眼睛一亮,拿林衙内要挟林诚,倒是一个可以试一试的机会。当然了,他也不敢贸然行动,事关重大,他还是跑去请示大哥高迎祥。

    征得高迎祥的同意后,李自成让高杰负责此事,他带领一众兄弟暗中策应,若有变故,且超出预测,他也只能牺牲高杰了。

    高杰稀里糊涂的就跟漂亮嫂子滚了床单,心存愧疚,本想把这桩功劳送予大哥李自成,但没想到李自成竟存另外的心思,多少让他有点失望,心中那份内疚感减了几分。

    布置好之后,他大摇大摆的前往县衙求见县尊林诚,理由是有关林衙内的事。

    守门的衙差见他身穿代表读书人身份的蓝色长袍,人又长高大帅气,带着一股子读书人特有的书倦味,不敢怠慢,连忙进去禀报。

    林诚对没有师门或家族背景的读书人不怎么待见,不过听闻跟宝贝儿子有关,才耐着性子接见。

    高杰懒得磨叽打机锋,直接开门见山,拿出从林衙内身上搜出的玉佩。

    “你想怎么样?”林诚接过玉佩一看,脸色顿变,瞪着高杰咬牙切齿的喝问,玉佩是他请名师精心雕琢,赠予儿子的,是真是假他一眼就看得出来。

    此刻不用猜也知道宝贝儿子落在高杰手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林家三代单传,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承接香火,自然是宠溺得不得了,自然担心儿子的安全,打算先妥协,等高杰把儿子放出来,他再下令把高杰剁成肉泥,以解心头之恨。

    高杰笑了,只要林诚妥协就好,他也没想着逼林诚献城投降,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真把人家逼上绝路,拼个鱼死网破不无可能,他只是忽悠林诚,绑架林衙内只是为了求财,目的是让李自成等人顺顺利利的进入县衙就好。

    其实,县衙也就十几个衙差守着,李自成等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攻占,但还没有到发动突袭的时间,不能打草惊蛇,才费了这一番手脚。

    等李自成等人进入县衙,把那十几个衙差都控制住,五花大绑,林诚这才发觉自已被高杰忽悠了,但已经迟了。

    李自成等人控制了县令林诚,等于是控制了县衙,接着押林诚前往官仓县库,逼迫守兵放下武器,事已至此,贪生怕死的林诚全都老老实实的照做,守卫官仓县库的一众衙差同样怕死,乖乘的放下手中的武器,任由李自成等人五花大绑的捆成大棕子。

    李自成等人兴高彩烈的打开武备库,结果却傻眼了,本以为,就算没有满满一仓库的武器装备,至少也有一半吧,结果,除了十几把锈迹斑斑的破铁剑烂枪头外,啥都没有。

    林诚也是一脸的怔愕,几天前,他明明清点过武备库,里边存放有不少还算可以的武器装备,现在却不翼而飞,肯定主簿郑之桐和县尉张宏联手搞的鬼,瞒着他把东东给吞没了,等这事过了再找他们算帐,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没有落入李自成等人手里。

    他现在已经看出来了,高杰等人并不只是求财这么简单,联想到前几天上头发下来的紧急通知,他没当一回事,现在真的是后悔到家了,真的是有流寇啊,但有毛用,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县库存银更惨,只有十几箩筐的铜钱和几粒碎银,折现银估计也就万把两,这玩意沉,不方便携带,不过,总好过毛都没有。当然了,只要攻占了县城,不怕不发财,那些地主老财奸商多的是,随便搜一家最少都能撸个几十万两银子以上,而且粮食多多,除了武器装备外,所缺的基本都解决了。

    将近午时,王自用发出了突袭县城的信号,做足了准备的民军在城内突动突袭,官兵措手不及,被砍倒不少人,县衙、县库、武备库、城内的主要交通要道、城头城门等重要地方在眨眼间就被民军控制住,埋伏在城外的王自用也率主力杀进城,吼杀声响彻云霄。

    就在民军发动突袭前的一刻,主簿郑之桐、县尉张宏带着几名亲随回县衙,武备里的武器装备确实是两人联手,瞒着县令林诚给吞没的,不过,没进两人的腰包,而是偷偷发给了悄悄召集起来的壮勇。

    “张主簿、郑县尉回来了。”

    守在县衙大门外的一名老衙差堆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请安问好,十足的马屁精。

    “老张头,县尊大人有什么事情交待么?”张宏微怔,随即跨前一大步,抢在郑之桐面前,咧着大嘴笑呵呵问道,目光越过老张头,在他身后的几个年青衙差身上扫了一下,右手背在身后,连打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