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61章 十面埋伏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八千太原府兵和二万商联军分成二路,呈齐头并进之势,浩浩荡荡的杀向吉州县城。

    商联军是以八大家为首,集合了太原府所有大小商家家丁护院组成的商会联合护商军,简称商联军,也是八大家的私家军,武器装备、伙食待遇都比正儿八经的太原府军要强多了。

    也因为是八大家的私家军,打仗拼命这种掉脑袋的事情肯定得交给太原府军,商联军只是给太原府军壮声势,威摄民军而已,所以,在进入吉州县的辖地后,商联军就有意无意的放慢了行军的速度,磨磨蹭蹭的,变成了两军一前一后的行军态势。

    太原府军总兵官陈棠对此心知肚,心里不爽也无奈,谁让八大家钱多到花不完,背后又有n多高品秩的大员撑腰,巡抚大人都得客气三分,再说了,他麾下的八千府兵,军粮饷银,甚至武器装备都是人家捐助的,他又有什么理由埋怨人家?

    不过,陈棠对此战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八千府兵,外加二万武器装备精良的商联军,天时地利人和,以众击寡,就算碾压不了几千武器装备破烂的民军,打个胜仗也是应该的,所以,他也没怎么在意,挥军直逼吉州县城。

    将近吉州县城时,斥候来报,前面有一支民军拦路挡道,还摆出决战的阵势。

    陈棠已五十多岁,算是一员老将,且知兵法,他察看了四周地形,忍不住哈哈一笑,四周地势开阔平坦,不适合埋伏,民军不据城固守,竟敢敢出城野战,简直就是找死。

    太原府军摆开阵势,架起佛郎机炮,对着民军的方阵就是一通猛轰,而民军也以佛郎机炮回敬,一时间炮声隆隆,硝烟弥漫。

    民军的佛郎机炮只有三门,是从吉州县城缴获的,大半夜运来这里架设,等着轰击官军,而太原府军的佛郎机炮有六门之多,双方展开炮战,民军明显处于下风。

    随后,民军发起冲锋,百多杆落后的火枪乒乒乓乓的射了一通,仅有十几名倒霉的府兵中弹倒下。

    陈棠哈哈一笑,下令发起反冲锋,一队官军冲出大阵,以弓箭和鸟铳、鲁密铳等精良火枪回击,乒乒乓乓的轰射得不亦乐乎,几轮对射,民军倒下百多人,顿时溃败,陈棠挥军掩杀,紧追不舍。

    兵马集结的时候,陈棠把所有战马集中起来,弄了一支近五百人的骑兵部队,现在,这支临时凑起来的骑兵部队冲得最快,很快就追上溃逃的民军,马背的士兵挥舞刀剑,凶狠的砍杀那些跑得慢的民军士兵,瞬眼间就有十数人被砍倒。

    冲在最前面的骑兵正发出嗷嗷的欢叫声,为自已即将到手的战功开心,跨下战马突然失去平衡,轰隆倒下,把背上的骑兵甩飞出去,摔得手断脚折。

    紧接着冲来的第二匹战马也失去平衡摔倒,然后是第三匹,第四匹,第n匹……

    被甩飞出去的骑兵基本是摔得手脚断折,躺倒在肮脏的泥地上惨嚎不已,倒霉的直接摔断颈断,当场毙命。

    战马在奔驰中偶尔失蹄,摔断腿,这是很正常的事,但这么多战马先后失蹄,那就有问题了。

    后边的骑兵发觉情况不妙,连忙勒住缰绳,跨下战马发出一声长嘶,硬生生的止住铁蹄,但全速奔驰的惯性让它人立而起,一些骑术不精的骑兵虽然勒住了战马,但却被人立而起的战马摔落下地,摔断手脚,惨嚎不已。

    这会,才有人注意到地面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只是被茅草树叶等东东覆盖住,若不注意看还真难以发觉,而这些人为的,凹凸不平的小坑对战马可是一个致命的陷井,一脚踏进去,就会失蹄摔倒,每一匹摔倒的战马基本都摔断腿,全废了,近五百人的骑兵营就这么废掉了一小半。

    “停止追击。”

    陈棠接到士兵禀报,心中微惊,果断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他担心这是民军设的圈套。

    大军刚停下,左侧突然爆发出震天啊杀声,一支二百多人的民军骑兵杀出,如滚滚钢铁洪流碾压而来。

    陈棠连忙下令部下集合,排出密集的长枪大阵,同时命残存的二百多骑出击,打乱民军骑兵冲阵。野战,对付骑兵冲阵的办法或以盾车什么充当防御工事,或以密集的长矛阵应对,弓箭火枪火炮押阵。

    地方府军战力渣渣,要碰到战力彪悍的八旗铁骑,一次凶狠的冲锋,基本就崩溃,什么阵都没用,但面对民军骑兵,他们不怎么害怕,还是能够撑上一阵。

    两支骑兵率先相撞,乒乒乓乓砍成一团,双方互有死伤,然后返身杀回,民军骑兵付出百多骑的伤亡后,顺势撤走,而官军的二百多骑也仅剩下不足百骑,骑兵营废掉了。

    陈棠正心疼唯一的一支骑兵部队就这么的废掉了,右面突又响起震天吼杀声,一支民军从较远处的树林里杀出,距离远到足到官军从容布阵,冲来的民军只是乒乒乓乓了放了几十枪,不等官军反击就迅速撤走,钻进树林里消失不见。

    搞什么鬼东东?

    陈棠和手下一众将官纳闷不已,这是民军的埋伏?

    右边杀出的民军还没撤完,左前方又杀出一支民军,吼杀声倒是震天,但也就放了几枪,射了几箭,虚张声势一番又撤了,随后左翼又杀出一支民军,只是和官军略略接触就撤退,再然后又杀出另一支民军,给官兵一种伏兵连绵不绝,有如身陷重围的错觉。

    王自用等民军头领玩的就是十面埋伏之计,不过,目的只是骚扰、迷惑这一支太原府军而已,真正的十面埋伏大招是用在二万商联军身上。

    民军众头领之所以选择打兵力众多的商联军,是因为官军战力虽渣,但好歹受过一定的军事训练,战阵摆得还是有板有眼,要强行破阵有点难,有一些部队甚至打过仗,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还是有点战斗力的,再者,官军选择的行军路线确实不大适合伏击,打硬仗即便获胜也有一定的战损,到时恐怕已无力对付人数众多,装备更精良的商联军。

    单从行军路线看,商联军想到吉州县城,得经过一处小斜坡,小斜坡两边就是连绵的树林,适合埋伏,此为其一,其二,商联军都是由八大家为主的商会联合会家丁护院所组成,个人武力或许强,但没受过什么正规的军事训练,战阵什么的更不用说了,在千军万马的大对决中,个人武力值显得非常渺小,士气更不用说了,在民军众头领眼里,商联军才是真正的战五渣,柿子当然要捡软的捏嘛。

    其三,商联军武器装备精良,好得让人流口水,等于是给民军送精良武器装备的运输大队,不先揍你还揍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