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63章 归降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二万装备精良的商联军溃败的消息传出时,各方反应不一。

    八大家的家主们气得直跳脚,咒骂手下士兵无能,全是饭桶,当然了,其中的七位家主在心里骂的是范五爷,不是吹牛皮说自已精通兵法么,妹的,忽悠人呐,不过,他们得给带头的范大哥面子,何况范五爷也阵亡了,骂一个死人有毛用,只能骂那帮狼狈逃回来的家丁出气了。

    他们不仅不能骂已经挂掉的范五爷,还得帮他说话,惨败的锅不能让范五爷一个人全背,还得找一个背锅侠分担,陈棠很不幸,谁让他是统军出征的太原府军的总兵官,也唯一只有他最适合当背锅侠,罪名是见死不救,任由友军被民军击溃而无动于衷。

    巡抚杨鹤被八大家主烦得头昏脑胀,他想治理好山西,必须得到八大家的支持,想要军费物资,也离不开八大家,不得已,他只能一边安抚八大家,一边派人前往前线调查。

    太原府军总兵官陈棠这会正在下令清理战场,掩埋阵亡将士的遗体,那些民军的尸体则就地火化,以避免尸体腐烂引瘟疫等灾难。

    他的大军被几路民军不停的骚扰,令他头痛不已,折腾了好几个时辰,骚扰的几路民军才消停。

    看看天色,已快到傍晚了,他干脆下令就地扎营,加强警戒,稍后,他接到了商联军溃败的消息,一时间呆住了,难怪民军只是骚扰他的大军,原来是跑去揍商联军。

    “活该!”

    陈棠了半晌的呆,才咬牙切齿的迸出两个字,商联军在行军时磨磨蹭蹭,走走停停,拉后了半天的路程,他心知肚明,但他这个总兵官却无权指挥商联军,心里即便窝火也只能无奈叹气。

    有没有商联军的配合,他都得剿灭民军,区别只是多了商联军这个打酱油的猪队友,能帮他牵制民军的一部份兵力,打起来好打一点而已。

    如果两军齐头并进,相互呼应配合,民军哪有下手的机会,那是商联军自已作死,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现在知道作死是什么滋味了吧?哼哼!

    孙传庭收到消息时,已是两天后的事情,他只是扫了一眼斥候传回的消息,嘴角抽了一下,皇上料事如神呐。

    “全军加前进,今天务必赶到牛头镇。”

    孙传庭催促麾下将士加快行军的度,他率大军只是在京师附近的地界转悠了一下就加快行军度往前赶路,绕了那么一大圈,真正的目的地是忻州,他要在那里封死民军北窜的通路。

    按天子的作战意图,他堵忻州,秦良玉率白杆军堵住吕梁一带,卢象升率天雄军兜后,沿临汾一线推进,三面包抄,把民军赶往阳泉一带,最后来个瓮中捉鳖,在阳泉一带围歼民军。

    不过,在天子给各人的密信里有强调一点,在各军抵达预定地点后,先好好休整,放慢追击的度,让民军有点时间在太原府谷县等地闹腾一下,原因么,孙传庭等人还真不知道。

    大明重农抑商,商人即便钱多到花不完,但社会地位很低,连仅有几亩薄田的地主粮绅都不如,当官的更看不起商人,但八大皇商绝对是一大异类,能量巨大,背后的靠山就是文官集团,孙传庭、卢象升虽是读书人出身,但两人一个在外地就职,一个辞官在家,早就远离权力的核心圈,而且已经打上了天子一系的烙印,自然不清楚里边的门道,更不知天子想借民军之手除掉八大皇商。

    朱健确实是想借民军之手撸掉八大皇商,就算撸不掉,也能把八大皇商折腾得伤筋动骨,红爷吕键铜早已奉命调派大量的人手,绕道赶往谷县一带待命,等候行动的时机。

    常言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任由民军在太原府一带折腾,他的损失何止八百,二千都有可能,他也是纠结了一整夜才咬牙下定决心,八大皇商的祸害可不比民军小,而且还是隐形,明着很难动他们,麻烦太大,这一次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宁可损失大一点,也要撸掉八大皇商。

    为了把损失减小到最底限度,他才会下旨山西境内各府、州县的主官,命他们不得擅自出击,一定要死守城池抵抗,等候援军解围。

    一些城墙低矮的小县城、乡镇肯定会遭受民军的祸害,打仗嘛,哪能不死人,为了大局,只能牺牲小部份,作为战后的补偿,安抚遭受战乱的百姓,他忍着肉痛,从小金库里拨了一笔钱,让红爷吕键铜在南方等地购买粮食、衣服、御寒的物资等东东,加快运往山西屯积,做好救济难民的准备工作。

    山西西部,宁武关。

    秦良玉率军进入宁武关后,临时接管了宁武关的防务,指挥宁武的乡军加固城防工事,并进行一些简单的军事训练,同时派出大量的斥候,严密监视太原府境内的民军动向。

    大军休息期间,秦良玉正在城头视察防御工事,有亲兵来报,有一个自称邢娴的女人求见,说是有重要的事情禀报。

    秦良玉艺高人胆大,自然不怕刺客行刺,但邢娴进帐时,仍被她手下的女兵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身,确认没有携带任何危险物品后才让她进帅帐。

    邢娴一进秦良玉的帅帐就跪地请罪,哭哭啼啼的讲述自已的不幸,她之所以舍近求远,选择向秦良玉归降,是因为秦良玉是女人,死在秦良玉铁枪下的民军很多,但她终究是女人,女人的心,有时候很软,而且同为女人,非女人不足以了解女人。

    听完邢娴的哭诉,秦良玉脸上的表情极古怪,她确实被邢娴的身份小小的震惊了一下,在天子派下来的一份黑名单中,有一半是民军的大小头领,排列在第一位的就是王嘉胤、王自用、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人。

    这个时段,李自成、张献忠虽已经冒尖,但名气还不是很大,上头还有一个高迎祥高闯王压着,但两人能够与带头大哥王嘉胤、王自用、高迎祥并列第一,足见天子对两人的关注度非常高。

    邢娴是李自成的第二任妻子,掌管李字营的后勤,竟然在民军大获全胜,声势正旺的时候跑来向她归降,除了让她震惊外,更多的是怀疑,想诈降忽悠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