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64章 尽在掌握中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秦良玉虽然一度产生过怀疑,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因为女人的直觉,战场上,她是绝对的女汉子,但不代表她智商低,相反,智商高着呢,她的显赫战功可不是忽悠来的,白杆兵战力固然彪悍,但若没有一个能力群,智慧过人的统帅也只能充当炮灰。

    不过,这事有点大,她一时难以做出决定,思量了一下,最后决定派人赶往京师,奏报天子,由天子裁定。当然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她还是加派人手看紧邢娴,相当于变相的软禁。

    此举反倒让邢娴松了一大口气,若秦良玉马上许以各种好处,她还害怕呢,为表明归降的诚意,她老老实实的呆在营里,身边只有侍婢翠英陪伴,暂时不与躲藏在外边的高杰联系。

    两天后,秦良玉率军离开宁武关,缓缓向太原府推进,行军的度比乌龟还要慢。

    “将军这是何故?”

    随行在秦良玉身边的邢娴忍不住问,她虽然只是负责后勤工作,但在民军里混久了,多少知道一些军事常识,归顺的时候,她已经民军的作战意图都说出来了,按理说,兵贵神,秦良玉只要加快行军度,就算追不上民军,也能把民军逼迫得不敢放心攻城,只能继续跑路,玩躲猫猫,避开官军的主力。

    “一切尽在天子的掌握之中。”

    秦良玉洒然一笑,脸上充满了自信的笑容,民军的作战意图早被天子估测得**不离十,早就张开大网等着呢,唯一不明白的地方就是天子为什么要放民军窜进谷县等地折腾一阵,虽说是为了把坑挖得更深一些,把网织得更严密一些,所以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准备,但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尽在天子的掌握之中?”邢娴怔道,想想白杆军的龟行军,秦良玉镇定从容的自信笑容,她心头突的一跳,心里生出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莫非是官军有意放民军进入太原府的?

    我呸呸呸,姑奶奶现在已经弃暗投明,改邪归正,不再是流寇啦,有什么好害怕的?官军最好是一网打尽,把李自成干掉,不然,她和高杰总是有一种担心吊胆的不安感觉。

    对了,秦总兵说的是尽在天子的掌握之中,远在京师的那位少年天子,据说是个嗜杀的小昏君啊,怎么提到小昏君时,秦总兵一脸的肃容,显是很恭敬,她看得出来,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是自内心的虔诚。

    怎么会是这样?

    她即便对小昏君充满了好奇,但心里也清楚,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那是对天子的不敬,要掉脑袋滴,她还想和高杰恩恩爱爱,快乐幸福的过完这下半辈子呢。

    此时,卢象升已率天雄军抵达平阳府临汾县城,大军休息了两天,然后继续起程,象秦良玉的白杆军一样慢悠悠的行军。

    他在接到商联军战败的战报时,只是哼了一声,“猪!”

    无须亲临战场,他都能想象得出当时的战斗场景,民军对外号称五万大军,实际上哪有这么多兵力,挺多一万出头的战兵,要分出一小部份兵力牵制、骚扰陈棠的太原府军,伏击商联军的也就六七千人而已,每一路伏兵也就五六百人,虚张声势,把战五渣的商联军给吓唬住了,以为真是被十万大军团团包围,最终引崩溃,统军的范五爷更是一笨猪,这种只知纸上谈兵的家伙也敢带兵上阵打仗,挂了活该。

    对天子的深谋远虑与洞察先机等方面,他还是相当服气的,只是也象秦良玉一样,对天子有意放民军流窜进太原府闹腾一阵还是心有不解,不过,天使临走时的提醒让他谨记,有些事,不该问的就不要问,知道得越少越安全,坚定不移的抱紧天子的龙腿,前途无量。

    卢象升拼命读书,为的就是考取功名,踏入仕途,光宗耀祖,而且他做到了,算是事业有成了,是人都有野心,说得好听叫上进心,他当然还想爬得更高,只是因为资历不够,没法再踏前一步。

    说是资历不够,那是说得好听,说得不好听的,是他被上边的大佬们给排挤了,谁让他没有靠山门路,没有加入东林党,还能坐着原来的位子,没有被撸掉已算不错。

    为此事,卢象升是挺郁闷的,但他谨记父亲的淳淳教诲,入朝为官,最忌的是结党营私,那可是犯了天家大忌,搞不好是要掉脑袋滴。

    不愿加入东林党谋划求上升空间,他只能默默的做好本职工作,一直到天子突然下旨,让他整饬广平等三府兵备,终于让他看到希望。

    其实,他一直在默默的关注朝堂的动向,而少年天子的一系列改革与举措,让他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惊艳到感觉,特别是看过曹文诏的新式新兵之法后,他对少年天子崇祯不仅仅只是好奇,还有一点点的佩服。

    当然了,佩服归佩服,但还不能让他自内民的折服,直至陕西闹民变,战火突起,到金军袭关,四川安奢之乱,天子的一系列应都正确无误,根本不是东林党口中的小昏君,而是心系天下百姓的小明君,也让他真正的折服,最终下定决心,死抱天子的龙腿。

    吉州县城,县衙。

    太原府军总兵官陈棠率八千府兵收复了吉州县城,虽是大功一件,但他老脸有点烫,吉州县城是民军有意放弃的,根本就没有一个守兵,他这个战功拿得真有点不好意思呐。

    不过,话说回来,收复失地也是大功一件,本该高兴才对,但巡抚杨鹤派人过来调查问罪,把他气得想拔剑砍人,他不仅把顶头上司给记恨上了,更把八大家恨之入骨,恨不得剁成肉泥喂狗才甘心。

    在杨鹤的催促下,他正欲率军追军逃窜的民军,但看过孙传庭派人送来的书信后,他纠结了一阵,最终按兵不动。

    孙传庭现在挂的是负责清剿山西境内民军的总督之职,有权指挥调动山西省的所有府兵,让他按兵不动,固守吉州县城是孙传庭的命令,但巡抚杨鹤是他的顶头上司,又催促他尽快出兵平乱,两个矛盾的命令让他非常纠结。

    不听从孙传庭的命令就是违抗军令,轻者丢官,重则掉脑袋,不听从顶头上司的命令,也会被追责,各种黑帽,穿小鞋神马的更是免不了,不过,他是一名耿直的武官,最终还是选择了听从孙传庭的命令。

    “陈大人,这还有孙大人的一封书信。”传令的是孙传庭身边的亲兵,他笑呵呵的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

    陈棠接过一看,忍不住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