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65章 冲冠一怒为男娘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孙传庭在信里只说了几句话,大体意思是民军肯定会反扑,你只要守住吉州县城二至三天就是大功一件,老夫保举为兵备佥,如果有人给你穿小鞋,老夫也能帮你挪个舒服点的地方。

    这完全是升官发财的节奏,陈棠能不乐么?大嘴巴都开咧得合不拢了,别看他现在是统领大军的总兵官,但这个总兵官是临时的,打完仗,这个官职就收回去了,兵备佥却是正儿八经的官职,拿到的可是正儿八经的俸禄。

    “请转告孙督师,未将一定守住吉州不失。”

    陈棠热情的牵着信使的手,一张面额百两的银票悄然塞过去,然后拍着胸脯向信使保证,人在城池在,八千府兵如果还守不住吉州县城,他拿脑袋请罪。

    送走信使后,他下令全城总动员,赶造各种守城器械,加固城防工事,同时下令士兵下乡收集粮食,没办法,吉州县城里的存粮、武器装备全让民军搬个精光,得重新弄,乘着民军还没杀回来之前,他得做好各种防备工作,以确保粮食不缺,稳住军心与民心。

    陈棠纠结了一阵,还是派人赶回去向巡抚杨鹤禀报原因,请求增援粮草和守城的器械,至于杨鹤肯不肯给他调拨这些东东,他也没真指望,反正面子是给你了。

    太原府,崎岚州辖下的岚县。

    卫家大宅院,关若睫正和贴身侍婢香儿忙着收捡东东,一众家丁和红帮的人把该搬的值钱东东都摆上马车,然后浩浩荡荡的出城。

    各家的地主老财富商们也在忙碌收藏各种值钱的东东,有小半人跟关若睫一样,收捡细软,拖儿带女出城,到乡下亲戚家暂避一些时日,也有大半人不相信民军能杀到岚县,他们捐助了一些钱粮,帮助县尊李令组建民壮守城。

    关若睫没有去乡下,而是在家丁和红帮弟子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的上了盘龙山,随同她一起上山的还有伍、张两大家的家眷,这两家不仅仅只是生意上的合作关系,已经被渗透、笼络收买,成为红帮的分支势力之一。

    盘龙山地势险峻,崎岖陡峭,山中有两座矿洞,都是她名下的产业,开采出来的矿石由红帮负责载运,加上和当地的地主老财、富商们合作,大量的矿石源源不断的运往京师等地。

    盘龙山上的两座矿洞蕴藏量大,可以开采很多年,红帮分堂主章耀武章五爷和李凤诚当然要好好经营,把整座盘龙山经营成了一座易守难攻的险峻要塞,武器装备比八大家的私兵还要精良,而且配备了不少精良的火枪,光是架设在炮台上的佛郎机炮就有十二门之多,手榴弹、火药等东东也屯积不少。

    山中有清泉,有些地方可以栽种疏菜,可蓄水养鱼、鸡鸭猪等,而且近期又屯积了大量的粮食,撑个一年都不用担心会断粮,就怕攻山的民军先撑不住。

    章耀武在接到锦衣卫发来的密件后,又和李凤诚一起捣鼓盘龙山的防御工事,有了水泥这种好东东,想在哪垒建城墙等防御工事都不成问题,两人耗费了n多水泥,把盘龙山的防御工事加固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就算李信、曹变蛟亲临,看了盘龙山的变态防御工事,打死也不愿攻山,把整个狼营或神机营都拼光了,也未必能够攻下来。

    人员、物资等东东都全部转移好了,还有一些预备行动的人员、物资也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坐等民军杀来了,章五爷和李凤诚派出大量的眼线,时刻盯着民军的动向,好随时展开一系列的行动。

    民军杀进太原府的消息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要说各县不产生一定的恐慌是假话,各州县的县尊大人都紧急招募青壮,组建县兵,做好死守城池的准备。

    一些太靠近县城乡村,百姓或举家避往深山老山,或避往别处,有钱的大户人家窜向太原府治所阳曲县城,阳曲县城城高墙厚,官兵多多,理论上是最安全的,穷苦百姓只能避往小县城。

    在河曲县辖内的一片树林里,大量的民军就藏匿在里边,等候攻城的信号。

    “李兄弟,大丈夫何患无妻。”

    “就是,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打下河曲县城,哥哥帮你弄几个美娇娘。”

    “对对,李兄弟,这一次,哥哥们让你先挑选女人。”

    一众头领们正在拼命的安慰李自成,民军把商联军师暴揍之后,就悄悄的撤进河曲县附近潜藏,拿下河曲县城是第一步,谷县才是他们的重要目标。

    “女人除了会生儿子,有什么用,李兄弟,听兄弟的,到时给你弄几个漂亮的小相公,保证你爽歪歪。”张献忠咧着大嘴,呵呵笑道。

    大明帝国的上层权贵有眷养猥狎漂亮男娘的风气,并以此为风雅趣事,有钱的大户人家,你不养几个漂亮男娘都不好意思出门。

    张献忠就有此嗜好,原历史,李自成和他反目,就是为了几个漂亮男娘而起争端,张献忠抢到了几个漂亮男娘,高迎祥派李自成向他讨好,但张献忠才刚玩几天,还没玩够,哪肯放人,这仇就这么结下了,都说冲冠一怒为红颜,这哥俩是冲冠一怒为男娘呐。

    张献忠兵进四川,被秦良玉暴揍之后,带着残存的几百兄弟灰溜溜撤回以前藏身的深山老林,略略休整之后就起程赶往山西,花了一笔钱,雇请当地百姓冒险横渡黄河,追赶王自用等人。

    他运气很好,一路上避开了各路官军的盘查,在民军撤出吉州县城的当天赶到,重新加入了大部队,兵力虽然严重受损,但他在民军中的名气还是相当大,依然稳坐大头领的宝座,独领他的张字营兄弟。

    李自成一脸的沮丧,所有人撤到这里后,他才发现妻子邢娴失踪了,连同派去保护邢娴的高杰和他的二十几个亲信也一起失踪,回想邢娴和高杰的一些异常举动,他已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把他气得暴跳如雷,连砍了十几棵树,累得气喘如牛才罢手。

    他真的很伤心,第一任老婆已经给他弄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没想到第二任老婆又给他弄一顶,难道他天生就得戴绿颜色的帽子?

    伤心只是小事,他最痛恨的是邢娴和高杰这对狗男女,你们给老子弄绿帽也就罢了,竟然还把他大部份的家当给弄走了,害得他从土壕一下变成穷光蛋,气得他差一点当场喷血。

    李自成抹了一把老泪,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的发誓,我,李自成对天发誓,就算你们躲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把你们剁碎喂狗,挫骨扬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