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70章 好大一个坑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撤!”

    王自用紧握双拳,咬牙切齿的迸出一个字,民军连攻两次,付出了近五百人的伤亡代价也未能摸到第一座要塞一下,这帮家丁的战力有点惊人,加之有易守难攻的要塞可以依仗,真的很难攻克。

    现在炮弹又打光了,又缺乏重型攻坚重械,拿什么攻城?他心里即便充满了怒火,但也不得不接受眼前的现实,没有上百门的佛朗机炮集中轰击的话,根本攻不破这些要塞,与其在此白白浪费时间,消耗兵力,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认栽,撤军为妙。

    久攻不克,伤亡不小,民军的锐气已挫,众头领早就萌生退意,只是没人敢出声而已,听到带头大哥下达撤退的命令,无人悄悄松了一大口气。

    民军撤得干脆利落,不仅连四门佛朗机炮都不要了,一些临时赶制的云梯等重型攻坚器械也扔在一边,就连那些还躺在山坡处挣扎号救的受伤同伴也置之不理。

    在确认民军真的已经撤退后,章耀武、李凤诚才带人下山清理战场,断折破损的武器可以重新回炉炼制,尸体就地掩埋,至于那些重伤员,也全都按战死处理,只有有可能救治好,不落下残废的轻伤员才幸运的得到救治,治好后就在山上采矿,充当免费劳动力。

    诱使民军攻山,消耗其力量只是朱健的山西计划中一步可有可无的小计划,成功与否无关痛痒,坑早挖好,民军入套,整个进程都在计划的掌控之中,他只需要在遥远的京师坐等结果就行。

    “怎么回事?”

    王自用等民军在撤退回县城的途中接到斥候急报,山西巡抚杨鹤匆匆组建的第二支六千人的太原府军没和攻占徐沟县城的张献忠所部打起来,而是撤回来了,正朝谷县城杀来,把王自用等一众头领给吓了一大跳。

    “八天王那边可有消息?”李自成问道,高闯王拿下兴县后,他奉命回来禀报,此刻心里突然涌起一个不好的感觉,他太了解张献忠了,大伙儿联手坑这厮,忽悠他去打徐沟县城,充当吸引官军的炮灰,但可能被张献忠觉察,反把所有人给忽悠了。

    “没有……”斥候摇头,八天王是张献忠的名号,他明白李自成问的是什么,距离太远,且官军封路,一时半会没法与张献忠联系上,即便联系上,这一来一去也需要时间。

    “大哥,我们可能被八天王给骗了……”

    李自成说出自已的怀疑与推理,按计划,张献忠所部先动手攻占徐沟,把六千太原府军吸引过去,并与之交战,把这支官军牵制住,但很显然,张献忠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带人悄悄转移,放任这支官军杀来谷县。

    “万一是官军还没抵达徐沟县城,在半路接到谷县求救而杀回来呢?”也有与张献忠较好一点的头领提出疑问。

    王自用点头,这个也有可能,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不能断论张献忠与民军分裂,自立山头,他只能一边做好与六千太原府军作战的准备,一边等候亲信传回消息才能知道结果,他委派了几名亲信在张献忠的部队里充当联络官,想来联络官已经在路上了吧?

    王自用下令留守谷县城的民军放弃城池,向他靠拢,同时通知攻占兴县城的高迎祥,做好夹击太原府军的战斗准备。

    六千太原府杀至谷县城,成功收复无人防守的城池,再立一动,接着杀向岚县,王自用据城防守,和官军打了一场防守战。

    将近傍晚,久攻不克的官军锐气已挫,早已埋伏在左侧的高迎祥乘势率军杀出,民军头领之一的王和尚奉命率一军在埋伏在官军右侧,也跟着杀出,城门洞开,王自用率城里的民军杀出,三面夹击,六千太原府溃败,死伤过半,武器装备粮草扔了一地。

    民军欢天喜地的清理战场,但王自用等一众头领却没有半点开心,一个个表情显得凝重不已,据斥候所报,秦良玉的白杆军突然加快行军度,已推进至谷县城附近,与民军只相差半天的路程。

    卢象升的天雄军虽然仍不紧不慢的行军,预计天黑之前能进驻洪洞县城,刚好堵死了民军回撤陕西的通道,而孙传庭率部突然出现在大同府一带,同样堵死民军北逃之路。

    三路大军三面包抄,唯独京师地界没有什么动静,但王自用等头领心里明白,京师方向没有动静不代表安全,京师是大明帝都,关卡多,城高墙厚,兵力众多,民军缺乏火炮与攻坚的重型器械,官军只需要坚持一两天,秦良玉、孙传庭、卢象升的三路大军就能把民军包饺子围歼。

    再者,朝廷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布下这个死局,京师方向又怎么可能不挖坑下套等着民军?之所以没有现京师方向的动静,是因为众头领暂时没有窜进京师折腾的打算,所以没怎么关注,派出去的斥候只是在京师地界的外围转了一圈就撤回来了,自然查探不到什么动静。

    此时,王自用等民军头领已明白自已掉坑里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坑,但同时也被孙传庭的魄力惊叹折服,这老家伙为了挖这个大坑,竟然敢牺牲太原、平阳等府的数座县城,特别是谷县、兴县和岚县,可都是富得流油之地,竟放任他们蹂躏,就不怕被大臣弹劾,天子问罪砍脑袋么?

    不过,他们现在已没有时间关心孙传庭是否会被大臣弹劾,被天子问罪,当务之急是如何应付现在极不利的局面。

    向东是京师,那是大明的帝都,关城多多,城墙高厚,兵力众多,以民军目前的实力,别说攻城了,没被吃掉已算万幸,谁特么的敢去送死?

    向西突围?别开玩笑了,人的名,树的影,秦良玉虽是女人,但战功显赫,大明帝国唯一的女总兵官,她手下白杆军亦是凶名赫赫,绝对是招惹不起的主,想想曾经牛笔哄哄的八天王张献忠,一提到秦良玉,脸色唰然变白,小腿肚直抽,除非脑子进水,嫌自已活得不耐烦才去主动招惹这位女阎王。

    向南突围?卢象升虽是文职出身的总兵官,但心思慎密,精于算计,玩起人来一套一套的,麾下的天雄军也是一支战力彪悍的精锐雄军,火器众多,那个密集的三段射排枪厉害得一b,民军在他手下吃的亏还少么?这家伙也绝对不能招惹。

    思来算去,好象也就只有北面的孙传庭还好欺负一点,不过,也真没有选择的余地,唯一能选择的对手也就只有孙传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