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71章 百般纠结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啊啾——

    孙传庭打了个喷嚏,谁在咒老夫?

    他率大军抵达大同府附近后,不再急着赶路,而是放慢行军速度,让麾下将士得到充分的休息,同时确保后勤辎重队能够跟上主力。

    后勤辎重队伍之所以慢,是因为拉载了十二门笨重的佛朗机炮和大量的手榴弹、火药等东东,加上主力行军速度太快,拉后了两天多的路程,现在放慢行军速度,加上有大同青壮的帮助,后勤辎重队已完全跟上主力,就算是和民军正面开战,他一点都不担心。

    他的部队虽然只有五千人的战兵,但早已经历过多次战斗,经受住了考验,兑变成真正的精锐,而且换装了大量的粮良鲁密铳,虽然还是前膛装弹,但三段排射已凸显出恐怖的杀伤力,他甚至有种感觉,刀剑弓箭这些落后的武器在猛烈且密集的排枪面前,在手榴弹的恐怖杀伤下还有用么?

    他的部队之所以进步这么快,得益于天子亲笔撰写的练兵新法,但提点的是老上司孙承宗,他对孙承宗是充满感激,对天子是崇拜折服,知遇之恩,自当誓死回报,在东林党人眼里,他是十足的帝党派,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大军仍在缓缓推进,但大量的斥候已经撤出去,加上沿途有锦衣卫和红帮的眼线,他清楚的掌握着民军的动向,据锦衣卫密谍传来的消息,民军已冲着他这边来了,敢情是把他当成了软柿子来捏呐。

    孙传庭一脸的冷笑,这是给老夫送人头军功来,嘿嘿。

    与孙传庭的龟缩行军不同,王自用统率的民军是拼命的赶路,抢在天黑之前抵达十字坡后,大军这才就地休息。

    十字坡地形险要,最适合埋伏,王自用等民军首领就打算在这里设伏,狠狠的暴揍孙传庭,当然了,为了迷惑官军的斥候,后营拉载着大量的辎重,大张旗鼓,摆出主力的声势在后边缓缓行军,好让孙传庭放弃警惕,放心大胆的通过十字坡,进入他们的伏击圈。

    不过可惜的是民军的行动再隐密也瞒不了官军的斥候、锦衣卫的密谍和红帮的眼线,孙传庭接到情报时,咧嘴一笑,再次下达大军缓行的命令,整支主力大军行军的速度比乌龟还要慢,而与之相反,秦良玉的白杆军和卢象升的天雄军则加快行军的速度,隐有从后边包抄,把民军堵死在十字坡的可能。

    王自用等民军头领自然也掌握到了秦、卢两军的异动,心里紧张得要命,如果孙传庭没有跳坑,他们这些猎人反而会变成瓮中的笨鳖,但若钻出十字坡就是平坦之地,无险可用,只能与孙传庭打硬仗。

    一众头领都十分纠结,考验的是人的智慧与耐心,当然了,还有运气,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最终还是埋伏派占据了上风,主力大军继续躲藏在十字坡,耐心等候孙传庭跳坑,人生本来就如赌局嘛,他们干的都是把脑袋别在裤头上的活儿,赌性更大,他们宁愿豪赌一把。

    王自用心里还存有一丝希望,希望派在张献忠身边监视的那几名心腹联络官给他带回好消息,在他的设想里,张献忠能帮他阻滞一下卢象升的天雄军,减轻他的压力。

    但他不知道,那几名心腹已经永远不会回来了,张献忠在挥军攻打徐沟县城的战斗中早密令亲信心腹把他们剁了,对外宣称是阵亡,以免引起另外几个小头领的怀疑。

    攻占徐沟县城后的第二天傍晚,张献忠就带人撤出县城,往树林里一钻,溜得无影无踪,六千太原府军杀至,收复的是一座无人防守的空城,统军将官正纠结下一步的行动,刚好接到谷县的求救信,当即回师救援。

    张献忠就躲藏在文水县辖内的一片树林里,他洒出去的斥候也探听到卢象升和秦良玉所部的异动,卢象升的天雄军距离最近,但他连打一场伏击战的念头都没有,虽然他的兵力又扩充到了五千之众,但全是乌合之众,打顺风仗还行,打硬仗就别想了。

    卢象升为人小心谨慎,大军行进,洒出的斥候很多,把每一处可疑的地方都反复搜索一遍,即便设伏也必被发现,而那一带适合伏击的地形又不多,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再说了,他心里对王自用等人充满了无尽的怨念,凭啥自已冒险帮他们减轻压力?

    所以,他不仅没有伏击卢象升所部的打算,相反还躲得远远的,就象一个事不关已,只是围观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坐看卢象升率天雄军浩浩荡荡的路过,去暴揍王自用的主力。

    秦良玉统率的白杆军也在加速行军,且距离民军最近,让王自用等民军头领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不得不再次召开会议,商讨对策。

    也不怪王自用心里动摇,秦良玉和她的白杆军给他造成的压力太多了,就算民军神运加身,超水准发挥,击溃了秦良玉所部,但也是惨胜,也必被卢象升的天雄军追上,那时候,疲惫不堪的民军只有败亡的结局。

    他现在还有两个选择,前出十字坡和孙传庭硬打一场,乘势突围,胜负的机率各是五成,另一个选择就是撤出十字坡,快速行军,摆脱秦良玉和卢象升的追击,重新杀回吉州,打乱官军的部署,再视情况而定,想方设法渡过黄河或窜进十万大山里,总之,游而击之才是最适合他们目前的战术。

    众头领纷纷同意最后一个方案,原因嘛,大伙儿都心知肚明,连着洗劫了好几座县城,特别是谷县城的地主老财奸商多多,富得直冒油,单一个谷县都能抵好几个县的总收入了,现在,大伙儿不仅腰包撑爆了,还有六七个娇妻美妾,享受都还来不及,谁还想去跟官军拼命?

    王自用当即下令撤军,一些笨重的辎重全扔了,堆堵在路上,能堵住孙传庭的大军一时半刻也好,全军轻装急行军,连夜赶路,避开秦良玉的白杆军和卢象升的天雄军,回师吉州县城。

    夜间各种不方便,即便是最精锐的斥候也无奈,直至天亮,孙传庭派出的斥候摸进十字坡,才发现民军已经撤走多时,连火灶都是冷的。

    孙传庭苦笑摇头,一脸的无奈,本以为民军会选择杀出十字坡,没想到贼精贼精的,竟然选择跑路,不过,任你再贼精也没用,天罗地网早已布下,怎么折腾也逃不掉。

    大军进入十字坡,看着把道路堵塞住的满地军用物资,所有人都忍不住乐了,还没开打就先发了一笔小财,看来民军身上携带了不少值钱的东东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