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172章 生死之战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跑得比兔子还快。”

    秦良玉在行军途中接到斥候传来的消息,王自用等民军已撤出十字坡,连夜赶路,避开了卢象升的天雄军,重新杀回吉州,忍不住调侃一句,下令大军转向。

    她的白杆军现在所处的方位正好处在预定的战略方位,不用急着赶路,大军可以缓缓向吉州方向推进,麾下将士也正好可以保存充沛的体力。

    孙传庭的大军也处在预定的战略方位,也不用赶路,倒是卢象升的天雄军之前赶得太急,有点突前了,得原路返回临汾一线,把西面的缺口堵上。

    王自用统率的民军和卢象升的天雄军都在拼命比脚力赶路,民军连夜赶路,占了先机,不过,他们还有吉州县城这座关卡要过,王自用等头领现在只能赌了,他们赌陈棠的太原府军战力渣渣,一打即溃,最希望的结果是陈棠不敢出城野战,他们则可以顺顺利利的绕城而过,抢在卢象升把缺口堵死之前跑路。

    但事与愿违,太原府总兵官陈棠竟然领六千人马在城外摆开,仅留二千人守城,一副与民军死磕到底的架势。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孙传庭许诺的升官让他象打了鸡血一般的激动兴奋,不过,他有点不相信民军真的会重新杀回来,但现在,民军真的杀回来了,让他既紧张又激动,心里除了佩服孙传庭神机妙算,更庆幸自已没把孙传庭的提醒当耳边风,老老实实的加固吉州县城的城防,赶造了雷石滚木、箭矢的守城武器,还把民军之前遗弃的四门佛朗机炮重新搬运上城头,赶造了不少实心炮弹。

    陈棠的能力或有些不足,但也不是草包,加之有孙传庭的提醒,他摆在南城外的六千人马还是有点讲究的,大军就摆在佛郎机炮的射程范围内,阵前挖了不少陷马坑,插上削尖的木枝当拒马,还用布袋装上泥沙,堆垒在阵前,构筑成三道防线,火枪兵和弓箭手可以依托这几道防御工事安心的开枪射箭。

    只要守住吉州县城,不让民军通过就是大功一件,所以,陈棠也没想着要主动进攻,而是摆出密集的防御方阵,坐等民军进攻,他只需要拖上一天的时间,功劳就能拿到手。

    民军为了抢在官军封死包围圈之前跳出去,连夜赶路,赶到吉州县城下时早已人困马乏,气喘吁吁,但他们心里也清楚,若不能击溃面前这支太原府军,等卢象升的天雄军杀到,就只有被包饺子,全军溃败的悲惨结局。

    事关数万民军的生死之战,王自用仅下令全军稍作休息,便命先锋军起强攻,一时间,吼杀声响彻云霄。

    陈棠打定了主意要死守,自然以刀盾兵为,布下重重厚实坚固的盾山,火枪兵和弓箭押阵,乘机杀伤进攻中的民军。

    传统的阵地战,这种密集的防御方阵很难从正面强行突破,只能依靠骑兵从两翼起进攻,凭借战马强大的冲击力量冲阵,凿穿对手布下的密集防御方阵,造成阵型混乱崩溃,才有获胜的可能。

    王自用等民军头领还是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把全军的战马都集中起来,凑出六百多骑的骑兵,绕过正面战场,冲击太原府军左翼。

    陈棠依城摆阵,右翼靠近城墙,骑兵无法展开攻击,加之有城头士兵的掩护,右翼根本不用担心,他唯一担心的左翼。

    好在民军的骑兵部队不多,他又做足了准备,即便民军的骑兵越过陷马坑和拒马栏,他还备有一些后手,为的是确保已方的右翼被突破。

    隆隆的战鼓声伴着震天的吼杀声,正面战场,双方将士浴血撕杀,天空是交错纵横的箭矢,不时有士兵惨呼倒下,后边的又马上填补上去,直至战死倒下。

    太原府军原本就只有三千人的编制,战时紧急征召青壮入伍,巡抚杨鹤留下二千老兵守城,陈棠的八千人马里头仅有一千人的老兵,另外的七千人全是从没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此刻身临千军万马惨烈拼杀的战场,要说不心慌恐惧那是假话。

    新兵蛋子们即便害怕得手足软也不敢转头往回跑,密集的防御方阵可是胸顶着背,背靠着胸,密集得无法转身,只能硬撑着,再者,总兵官陈棠亲自督战,他的亲兵卫队就是督战队,谁敢临阵脱逃,杀无赦。

    挤在一线撕杀必死,转身逃跑必死,但拼命防御撕杀却不一定死,所有的新兵蛋子即便害怕,也只能硬撑了,也幸好民军连夜赶路,体力消耗极大,挥不出平时的五成战力,硬是被战力偏弱的太原府军死死的顶住,正面战场陷入僵持状态。

    右翼战场,高迎祥负责指挥几百骑兵冲阵,身为高字营的大头领,当然要坐镇中军指挥,李自成是他的得力大将之一,破阵的重任也理所当然的落在他身上。

    “兄弟们,跟着我冲啊。”

    李自成挥舞铁剑,高声呼吼,率着刘宗敏等一众兄弟杀向太原府军密集的防御方阵。

    “矛兵准备,弓箭手押住阵角,等我命令再放箭。”

    太原府军的密集阵里响起军官的呼喝声,步军对付骑兵的冲击,若无坚固的防御工事依托,只能以如林的枪阵应对,面对滚滚碾压而来的钢铁洪流,考验的是士兵的勇气与胆量。

    当然了,陈棠做足了准备,给矛兵们配备可不止是常规的长矛,还砍百姓砍伐了不少树木,一头削尖,制成三四米长的粗大木枪,前端用两根削尖的木桩交叉打进地里,形成一个简易支架,把粗大沉重的巨枪支起,末端钉入木桩固定住,每隔两米的距离安设一支巨枪,密密麻麻的分列成三排,形成一个可以阻滞骑兵冲阵的木枪巨阵。

    前面几排的枪兵遮挡着,把三排木制巨枪挡在身后,直至李自成率领的几百骑兵冲杀将近,才在军官的指挥下,沿着巨枪的间隙往后退,然后在间隙处竖直长枪,准备抵御战马的凶狠冲击。

    “弓箭手,放箭。”

    随着这官的一声喝令,蓄势待的弓箭手松弦,一支支箭矢呼啸着飞向天空,划出一道道完美的弧线,如密密麻麻的雨点洒下来。

    凄厉的惨呼声中,一朵朵血花迸现,冲锋中的民军骑兵不时有人中箭坠马,也有的战马中箭,负痛长嘶,把背上的骑士甩飞,摔得手折脚断,隆隆铁蹄踏过,瞬间变成肉饼。

    会骑马并不代表就是一名合格的骑兵战士,民军这支临时拼凑出来的骑兵队伍充其量只能叫作骑着战马的步兵,大半骑术渣渣,战马都控制不好,冲锋的队型有点凌乱。

    “兄弟们,冲啊。”

    冲锋在前的李自成看到太原府军阵前的一支支粗长的巨枪,忍不住咒骂起来,但战马已在全冲刺,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锋了。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0454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