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73章 生死之战2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李自成一马当先,挥舞手中的铁剑,把洒落下来的箭矢挡飞,他运气极好,没挨上一箭,但跨下的战马却踏中陷马坑里,出一声悲嘶,轰隆倒下,把背上的李自成甩飞出去。

    李自成反应极快,身手相当高明,凌空翻身,调整姿势,落地时顺势一滚,卸去了撞击地面的力量,很快弹起,轻灵的跳到一边,避开战马的冲撞。

    铁蹄声隆隆,地动山摇,民军骑兵冒着如蝗箭雨的洒射下,冲向太原府军的密集枪阵,在越过陷马坑和拒马桩的不时出一声声悲嘶,轰隆倒下,被甩飞的骑士不是摔得手断脚折,就是被同伴的战马踩踏成肉饼,能逃过此劫的也就李自成等少数几个气运加身的人而已。

    刘宗敏是李自成手下的头号猛将,他率先冲到阵前,及时勒住战马,挥舞双刀劈砍一支粗长的巨枪,这玩意阻滞了战马的冲击,得先砍断才行。

    他力大刀利,一刀就砍断了一截木枪,但其他兄弟可没他这样的力气,得砍上十几刀才能砍断,实际上,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砍这些粗大结实的巨枪,两枪间隙处的官兵挺着长矛一通乱捅乱刺,瞬间就有好几个民军战士惨呼倒下。

    两支巨枪间隔二米,对从上在马背上长大的关外部族勇士来说,闭着眼睛都能驾驭战马冲过去,但对骑着战马的民军步军来说,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何况间隙处还有如林的长矛,硬生生的把民军的骑兵冲势给阻挡住了。

    失去战马的冲击优势,骑在马背上撕杀的民军或被乱捅乱刺的长矛挑翻马下,或被流矢流弹射倒,冲到近前的民军将士干脆下马步战,战力反倒得到挥,冲在最前面的刘宗敏挥舞双刀,砍断了一根根刺来的长矛,砍翻了几个矛兵,正拼命的向前冲杀。

    坐镇中军的陈棠高在木制的简易高台上指挥,他对台下的传令官打了个手势,传令官立时命人挥舞一面蓝色大旗。

    “开炮!”

    城头上,十数门佛朗机炮早就架设好,除了民军遗弃的四门火炮,还有原先从太原府带过来的,全都装填好火药和实心铁弹,只等待射的命令而已,看到蓝色大旗舞动,军官立时下令开炮轰击。

    轰轰轰——

    十数门佛朗机炮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吼响,实心铁弹呼啸出膛,砸在地面上,复又弹起,惯性作用下仍继续向前快飞跳,撞进民军群里,砸出一片片残肢断臂和一蓬蓬的血雾。

    光听十几门火炮的怒吼声就够吓人的,实际上,实心铁弹用来轰击城墙等建筑物还行,用来轰击人或马,杀伤力并不大,加之炮手的操作水准等原因,有近半的炮弹打到无人的空地处,运气好的也只是砸中几个民军而已,真正起的作用是威摄敌军,鼓舞已方的士气而已。

    “投弹手,准备。”

    方阵中,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正面阵地和右翼阵地的二十几个投弹手用火绳点燃引线,心中默数三下后,用力把手中的轰天雷抛扔出去。

    轰轰轰——

    冒着青烟的轰天雷砸落民军群中,随后,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炸响,残肢断臂飞抛,血雾喷洒,惨呼声不绝于耳,成片成片的民军倒下。

    “撤!”

    眼看伤亡惨重,进攻的锐气已挫,王自用不得不下令暂时停止攻击,不过,这一场战斗事关民军的生死存亡,第一攻击梯队是退下了,第二攻击梯队接着马上起进攻,惨烈的战斗仍在持续。

    “大哥……”

    浑身污血的李自成一脸的惭愧表情,他气运加身,左肩窝只中了一支流矢,倒下时,身边又有一名兄弟中箭倒下,正好压在他身上,一枚轰天雷在附近爆炸,他十分幸运的躲过一劫,是侄儿李过背着他退下火线的。

    其他的兄弟就没这么幸运了,他手下的头号猛将刘宗敏中了三箭,大腿被长矛捅了个血窟窿,是被兄弟们抬回来的,高亮高进兄弟在拼杀的时候,一枚轰天雷落在两人身后,兄弟俩双双受伤倒下,被官军的长矛手捅成了蜂窝,惨死当场。

    王自用和高迎祥无奈叹了口气,安抚一番,让他们退到后营治伤,第一波攻进,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几百骑兵不仅没能冲破太原府军的右翼,相反损失惨重,仅剩下百多骑,已失去作用。

    “大哥,火枪……把所有的火枪集中起来……用三段排射……”李自成被抬下去之际,拉住王自用的手提醒道,在与卢象升、孙传庭、曹文诏这三大精锐明军的几次交锋中,民军被官军猛烈且密集的排枪轰得损失惨重,溃不成军,也让他见识了排枪集中轰射的厉害。

    “好。”王自用眼睛一亮,自已真是昏了头了,竟然没想到这招,他也多次也明军交锋,都惨败在明军的排枪轰射之下,那火力真特么的猛烈,轰得兄弟们一片片的倒下,现在,他们也可以山寨,用来对付面前这支太原府军嘛。

    他一声令下,各头领把各自的火枪兵都捐献出来,一集合,王自用、高迎祥等头领这才意外的现,其实他们手上的家当还算蛮厚的,只不过分散在各营的兄弟手里,力量被分散而已。

    民军手上的火枪的种类五花八门,有三眼铳、鲁密铳、鸟铳、劣质的火绳枪、抬枪等,全部是从官军手里缴获,但竟然也有近四百杆之多,实力比一般的明军强多多了,如果再有几门佛郎机炮更牛笔。

    在场的所有头领都领教过排枪三段射的厉害,基本也知道使用方法,王自用让自已的心腹亲信过山虎负责统率这支匆匆忙忙拼凑起来的火枪营,他心里打定了注意,等过了这道坎后,就多组建几个火枪营,让明军也偿偿火枪排射的滋味儿,还有那个杀伤力更加恐怖的轰天雷,怎么也要大量仿制。

    在过山虎的命令下,近四百火枪兵扛着五花八门的火枪排成三列,一手拿着点燃的火绳,开始向前推进,后面是三百来人的替补枪兵,随时接替阵亡的火枪手。

    火枪营出动,正在进攻的各营民军自然是奉命撤下来,让出正面战场,攻击太原府军的右翼。

    “撤退,快,火枪手顶上。”

    陈棠坐镇阵中指挥,他站在简易高台上,居高临下,纵观整个战场,一见民军的火枪兵出动,他记起孙传庭在信里的叮嘱,连忙下令阵前的刀盾兵撤下,火枪兵顶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