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77章 炮灰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王自用等人都是叱咤风云,把脑袋别在裤头上的枭雄,被逼入绝望,怎么都要赌上最后一把。

    这是最后一波进攻,不仅王自用把自已手里最精锐的战兵派上去,各营的头领们也没有藏私,把手里的家当都拿出来,不仅许诺赏予重金,还把宠妾都拿出来当奖赏,以此激励将士拼命。

    总共四千多人的精锐分成三个攻击梯队,向着明军的要塞起了猛烈的进攻。

    明军依然是老规矩,先用佛郎机炮轰击,尽可能多的杀伤进攻中的民军,给予他们心理上的震摄,同时激励已方将士的士气。民军在付出二百多人的代价后,才冲过开花炮弹构筑的死亡封锁线,向着要塞继续冲锋。

    接下来,要塞里的明军射出一**密集的弹雨,大量的民军倒在血泊中,民军也有火枪,他们对着要塞乒乒乓乓的放枪,但对明军造成的伤害小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而明军的每一波排枪轰射过来,都有数十民军惨呼倒下。

    不说冒着枪林弹雨冲锋中的精锐勇士,就连在后边押阵观战的王自用等头领都感觉面前这支明军的火力和战斗力比陈棠的太原府军至少强上一倍,他们连太原府军都没能干翻,又如何击溃这支拥有大量佛郎机炮的精锐明军?

    不愧是拱卫京师的精锐啊,所有头领心中的绝望感越来越强烈,开始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暗中吩咐身边的亲兵护卫,召集兄弟们,只带上金子银子,做好跑路的准备。

    在明军的排枪和轰天雷的招呼下,第一攻击梯队的民军精锐所剩无几,王自用连忙下令第二攻击梯队起冲锋,第三攻击梯队做好出击的准备。

    民军精锐前仆后继,越过炮火构筑的死亡封锁线,再冒着枪林弹雨冲向要塞,他们悍勇无畏,无人转身逃跑,都倒在冲锋的路上。

    投入最后的第三攻击梯队后,在官军密集且猛烈的火力下,民军付出极其惨重的伤亡代价,依然无法搭起长梯,向要塞起真正的近战攻击。

    十里开外的后方,天雄军的前锋骑兵营突破了民军殿后部队的第一道防线,后军头领过江龙在混战中阵亡,不过,混江龙的拼命抵抗,不仅给前锋骑兵营造成了一些损失,也成功的为主力争取到了一点宝贵的时间。

    前锋骑兵营连日赶路追击民军,早已人困马乏,冲击民军的防线时早已是强弩之末,幸好过江龙的后军战力不强,没有足够的长矛布下密集的长枪大阵,也没有足够的弓箭手押阵掩护,火枪更没有一杆,全让王自用带走了,被前锋骑兵营三度凿穿阵型,最终引全军崩溃。

    前锋骑兵营击溃过江龙的后军后,没有继续追击溃兵,也没有清理战场,他们早已疲惫不堪,一个个累得趴在地上直喘粗气,若这时候有一小支百多人的民军杀来,必能轻轻松松的夺回防线,可惜的是第二道防线的头领早已吓破了胆,不敢率军出击,错失良机。

    半个多时辰后,卢象升率主力大军抵达,对民军的第二道防线起了毁灭性的攻击,远战用排枪轰射,近战狂扔轰天雷,根本就没让民军有贴身打白刃战的机会,只一波冲锋就突破了民军的第二道防线,继续向前推进,挤压民军的生存空间。

    镇守第一道防线的过江龙兵败身亡,溃兵连滚带爬逃回去向王自用等头领禀报,令一众头领越感觉绝望,当卢象升亲率天雄军主力距离第二道防线不足五里的消息传来时,民军精锐对要塞起的第三波攻击已是伤亡惨重,全军覆没只是时间问题。

    众头领交换了一下彼此领会的眼神,然后留下一军就地抵挡官军的追杀,其余的后撤,退回到十字岔道处,向北边的官道涌去,他们现在的唯一选择就是跟孙传庭的主力硬干,否则就只有被卢象升的天雄军、阳泉关的民军包围,再被秦良玉的白杆军拦腰截断。

    这是民军最后的一丝希望,只有击败孙传庭的主力,才能突围出去,逃出生天,现在不惜消耗尽体力,拼命赶路,就是要避开秦良玉的白杆军,抢在白杆军杀到之前冲过岔道,暴揍孙传庭。

    民军的运气逆天,竟然抢在白杆军抵达之前冲过了岔道,这是一个意外的大惊喜,也让王自用等民军都觉得这是老天爷在帮他们,嗯,肯定是命不该绝。

    王自用命一军留下殿后阻击即将追杀而来的白杆军和天雄军,自已带着主力拼命的向前狂奔,尽可能与两大明军精锐拉开距离,避免背腹受敌。

    负责殿后的头领是高迎祥,当带头大哥王自用点到他的名字时,眼角的肌肉忍不住抽动了一下,说得好听殿后阻敌,掩护主力撤退,说不好听就是十死无生的任务,这是拿他和手下二千多弟兄弟当炮灰呐,要说心里没怨念那是假话,不过,他看到手下得力大将李自成在对他眨眼,无奈叹气,接下这个必死的任务。

    “高兄弟,拜托了,你只要守两个时辰,马上带着兄弟撤退。”王自用拍了拍高迎祥的肩膀,然后跟着主力向前狂奔。

    脸色阴沉的高迎祥看向李自成,你丫的刚才跟我眨眼是啥意思?

    李自成低声说道:“闯王,你觉得他们能够击溃孙传庭的主力吗?”

    高迎祥低头想了一下,摇了摇头,就算孙传庭的主力是战五渣,但以逸待劳,而民军连续奔波,早已疲惫不堪,已无什么优势可言。再者,孙传庭所部的战斗力真是战五渣么?

    答案是否定的,他们又不是没和孙传庭交过手,都被他揍得损兵折将,狼狈逃窜,战力可比一般的明军强多了,而一他估测不会比卢象升所统率的天雄军弱,带头大哥王自用带着疲惫不堪的主力去硬碰这么一支强军,用脚趾头去猜都知道结果。

    高迎祥突然生出一种莫明的舒畅感,让老子当炮灰,活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