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82章 线膛枪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妹的,谁咒哥?

    朱健揉着发痒的鼻子低声咒骂一句,提着朱笔在一份名单上打上红叉叉,一个红叉代表一颗脑袋落地。

    山西围剿战结束后,宋献策、孙传庭等将领的报功奏折送达京师,一同押解来的还有王自用等一众被俘的民军头领,大小头目,数量有一百多人。

    这些人,不管是死硬到底还是哭喊着要归顺的,结局都是一个样,全部拉到城外斩首,当然了,斩首之前还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宣判大会,向百姓公示民军犯下的各种令人发齿的罪行。

    为了增强忽悠百姓的效果,朱健还让人花钱从外地的窑子里雇了几个老妹当托,她们先后上台,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民军对全家人犯下的各种罪行,爷爷奶奶、老爸老妈、哥哥弟弟被残忍杀害,自已和妹妹被各种群兽,惨无人道,人间惨祸,一直到王师到来,打败作恶多端的民军,才把她们从火坑里救出来,感谢王师,感谢朝廷,感谢英明神武的天子。

    这场别开生面的宣判大会在京师一度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趣谈,热闹了一阵,朱健日理万机,没有时间得瑟一下,山西围剿战,民军是真正的伤筋动骨了,各种头领差不多被一锅端,高迎祥等大头领和不少头目都死在战乱之中,暂时可以安静个一年半载的,遗撼的是还是让李自成和张献忠再次溜掉,他不得不佩服两人真是打不死的小强,运气牛笔得不行,这或许是老天爷给他安排的克星吧?

    砍完一众民军头领的脑袋,接下来就是对一些弃城逃跑的无能官员的清算了,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朱健在赏罚问题上还是相当分明的。

    死守城池,直至战死的官员都得到表彰,追封各种谥号,反正不用花一分钱,朱健乐得大方,什么忠勇公、义勇侯的,家属也能拿到一笔相当丰厚的抚恤金,一些打了败仗,守不住城池跑路的还算情有可原,只是被撸掉官职,连打都没打一下就跑路的官员,不管你官职多大,一律由锦衣卫锁拿进诏狱审讯,享受过大刑之后再拉到城外喀嚓掉。

    这些待死的官员有的被屈打成招,有的胡乱招供,临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反正最后的供状怎么整都由锦衣卫说了算,而锦衣卫是朱健手里清理内部的一个工具而已,这些供状难免会牵连到一些无辜的官员,害得他们丢官破财,不择手段剪除东林党的羽翼,扶植自已人上位是朱健在帝党内部定下的朝堂战略方针,帝党一系的所有官员都在朝着这个伟大的目标而努力。

    当然了,说是不择手段剪除东林党的羽翼,其实也不是就真的胡整乱搞,而是小心翼翼的利用各种事件什么的为借口,堂堂正正的下刀子,但动作很慢,一点一点的割,动作太大必然引发东林党的强烈反弹,不动不痒才会让他们失去警惕。

    在忙碌这些事情的时候,科技院的精英们终于给他带来的好消息,第一支线膛枪造出来了,因钢材质量还没有完全过关,暴废了十几根枪管,钻头也折断了十几根,一个月才生产出一支,可谓是千辛万苦,成本高昂,效率低下,锥形弹头倒是很容易搞定。

    经过试射,最大射程七百多米,有效杀伤射程三百二十来米,跟原历史著名的米尼前装式来复枪差了二百来米,不过,这三百二十多米的有效杀伤射程对仍然大量使用冷兵器的古武战争来说,也算足够了,至少朱健还算满意。

    在冶炼钢材还没有达标之前,这种制作辛苦、费时费力、成本高昂、产量严重低下的前装式来复枪仅生产二百来只,给猎人营的狙击手专门使用而已,故命名狙击步枪,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步,但朱健就是这么任性。

    后装式狙击枪才是科技院精英们重点钻研的目标,所有兵工厂仍以生产后装式遂发枪为主,工人日夜赶工造出来的一千支后装式遂发枪优先装备给曹变蛟的狼营,让李信等统帅眼红不已,但狼多肉少,没办法,只能继续等下一批枪械造出来了。

    朱健现在的主要工作除了重点盯着军工科研,再就是民生了,老百姓有饭吃,有衣穿,自然也就安稳了,到时任凭李自成、张献忠怎么忽悠,心里有了盼头的老百姓自然不会跟他们去玩那种掉脑袋的冒险游戏,民军杀入山西,没象原历史那样登高一呼,马上就能召建十数万的大军,几十路民军,光是头领级的就多达近百人,但全加起来也就三万多出头,这就是最好的事例。

    后世有一句著名的话,想致富,先修路,朱健除了拨发专门的款项修建道路,水利水库等便民设施,还针对各地的实际情况,减免赋税徭役,免费分发一些稻种、土豆种苗等农作物,还尽可能的给老百姓弄一些水牛、铁制耕犁等农用工具。

    科技落后的年代,人口即生产力,几次清剿民军和各山头的山大王,总共俘虏五六万青壮,这些青壮就是免费劳动力,在官兵的皮鞭和刀剑威逼下,用劳动来救赎自已犯下的过错,如果好好改造,满五年之后才得以释放回乡,一些屡教不改的死硬家伙只能一辈子做苦工,直至病死累死。

    免费劳动力的来源可多了,作奸犯科被抓的犯人,贪污克扣等罪名被拘拿下狱的犯官,曹变蛟偶尔渡海袭扰金军后方俘获的部族战士等,都被押来干苦活,用朱健的话来讲,大明的大米不能白养好吃懒做之人,何况是没有人权的俘虏,想填饱肚子,就得拼命的干活,用工时来换取一碗饭,否则,等着饿死吧。

    阳泉关之战结束后不久,御用军师宋献策就率大军班师回朝,各军回返各自的驻地,皇家近卫团继续在军营里接受全新的军事训练,一同回来的还有高杰夫妇,夫妻俩进宫面圣后,奉旨组建编制三千人的皇家近卫独立营,与皇家近卫团一起接受训练。

    天子的信任与重用让高杰和邢娴感激涕零,叩头谢恩,发誓把命卖给天子,把李自成、张献忠等民军余孽全部干掉,夫妻俩也没有选择的余地,李自成就是他们的梦靥,他一天还活着,夫妻俩悬着的心就没法放下。

    夜深人静,朱健没有休息,只是负手站在窗棂边,眺望着东南方向出神。

    “皇上在想什么?”善解人意的田贵妃给他披上披风,挽着他的手臂柔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