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86章 童子军3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义父不是常教导我们,要做一个有用的人么?时值风雨飘摇之际,铁男虽是女儿身,也愿为义父,为大明尽一份力。”

    朱健带着燕铁男来到营地角落处,他费尽口舌,就是要开导燕铁男,做人要看开一点,抛掉过去,把握当下,若无法忘记仇恨,一辈子只能活在痛苦之中。

    他之所以先开导燕铁男,是因为唐甜甜更极端,心理扭曲更严重,幸好她视燕铁男为大姐头,听从她的话,只要开导好燕铁男,唐甜甜再极端,也能慢慢转变好。

    但他发觉自已想得有点简单了,燕铁男根本不听他的劝告,相反还理直气壮的反驳,她不是放不下心里的仇恨,而是不想再看到千千万万的百姓受苦,义父您不是曾经说过,发动战争就是为了消灭战争,让这世上不再有纷争,让天下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么?

    女人怎么啦?女人就不能为国效力?远的不说,就说本朝,四川石柱总兵官秦良玉不是女人么?她不照样统兵打仗,不是立下赫赫战功么?红妃娘娘还是义父您的宠妃呢,您还不是派她统率凤凰军团上阵杀敌么?

    您连心爱的宠妃都能派往前线冲锋陷阵,铁男身为您的义女,身为大明的一份子,也有报效帝国的义务,再说了,若没有义父收养,整个童子营的兄弟姐妹们恐怕早已饿死冻死,哪还有今天?为义父您分忧解难,也是孩儿们的义务,也是为了报答义父您的养育之恩。

    “……”朱健语滞,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反驳,愣了好半晌才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他不仅没能开导好燕铁男,相反还被她给说服了,这都什么事啊?

    他即便认输,但出于对两女未来人生的着想,还是一振龙躯,抖出龙威气势,说出强制让两女执行的条件,想上阵杀敌不是不可能,但得先把本事学好学足了,还有,不能象现在这样走极端,要学会放下,忘掉仇恨,珍惜并享受生活,如果做不到,那就象一个普通的女人一样学针线活儿吧,上阵杀敌就甭想了。

    “是,女儿谨记义父的教晦。”燕铁男恭敬道,朱健提出这样的条件着实让她愣了好一阵,不过,想明白后,心里涌起阵阵暖意,义父真的是很关心她,但是,义父又怎么体会到她的痛苦,想让她放下仇恨与报仇,除非杀了她。

    她不敢违抗义父的命令,虽然知道违抗义父也不会责罚她,但她又不想让义父生气为难,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掩饰内心的想法,装着真能放下的样子了。

    “别这么绷着脸,笑一笑,对了,这样才更漂亮更有女人味。”

    朱健逗着她,燕铁男很配合的调动面颊的肌肉,挤出一抹生硬的笑容,说实话,她自从被金军掳掠到关外,受尽磨难,早已不会笑,女人味?还是算了,她不想当女人,就算是女人的身体,也要当一个女人中的男人。

    朱健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以为自已的威胁起作用了,心里也松一口气,他又叮嘱燕铁男一番,让她帮着开导开导唐甜甜,有空的时候可以来皇宫玩玩,他想好了,就由温婉娴淑的周皇后陪着她们,顺便帮他开导一些,多少也有点用处。

    “义父放心,女儿会的,只是……需要一些时间……”燕铁男小小声声的应喏,她鬼精着呢,如果直接拍着胸脯保证OK,必引起朱健的怀疑,才装出一副没有多少信心的犹豫表情来忽悠朱健。

    朱健还真上当了,他也清楚,没有专业的心理医生来进来一系列系统性的疏导治疗,短时间内很难治愈,这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只要燕铁男肯开导唐甜甜,一向以她马首是瞻的唐甜甜肯定能慢慢变好起来。

    回去后,朱健再三思量,最终没有同意军情处请求对一些天赋极好的孩子进行专门的培训报告,他更愿意让孩子们在童子营里快乐健康的成长,至少再等个一两年的时间。

    当然了,他也知道现在的教材、老师的教学水平等大有问题,但实在没有办法,原因太多了,涌现的新理念新知识太多了,一时半会让人难以接受,幸好童子营和皇家学院都是他自掏腰包捣鼓的,可以以大老板的身份命令、影响那些高薪聘请来的老师,象诸如琴棋书画这一类的知识只能当课外兴趣爱好,想学的可以自已跟老师学,最重要的一点是教材的编写、老师的讲课都尽量用通俗易懂的大众文体,那种文绉绉的古言直接给枪毙掉。

    朱健也明白,新旧知识迟早会有激烈碰撞的一天,旧观念旧知识迟早会被淘汰,但童子营的这批孩子是赶不上了,搞不好自已的第一个儿子也赶不上,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需要不断的摸索与改进,才能整合出类似现代社会的那种教学、教材等东东。

    他可是打算好了,自已的儿子女儿也不请什么专门的特级老师了,直接扔童子营里学习,过完童年再说,为了这事,他可没少跟周皇后、懿安皇后吵架,好在儿子尚在哺乳,至少还要等个几年,这事倒不急。

    不过,这事传出去后,却引起了轩然大波,文官集团集体强烈反对,反对的奏折多如飘舞的雪片,里边的内容都是各种冠冕堂皇的反对理由,朱健只看了几份,就让小太监全扔掉,看来,得好好想一下怎么跟这些思想守旧顽固的老家伙来一场比试了。

    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反对,象宋献策等帝党系的文官武将就支持,也有一些人三缄其中,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其实,这些人还是暂时没法接受太多的新鲜事物,仍倾向于传承了千百年的旧东东,只是害怕惹毛天子,不敢吱声而已,这类人就包括孙承宗、孙传庭、李精白等人,真正支持的只是极少数被他贯输了各种先进知识与理念的人,诸如宋献策、李信、曹变蛟、吕红娘等人。

    还有一类是为了拍他的马屁,不管是对是错,先支持再说,这类人是人才凋零,日渐没落,不再掌握太多实权,在朝中基本没多少发言权的勋贵。这些勋贵突然发了疯一般,把家族中十来岁的孙子侄子什么的一股脑儿往童子营里塞,美曰其名是支持天子的革新。

    朱健对此哭笑不得,不过,看在这些老家伙都捐出一大笔银子作为童子营的教学等费用的面子上,他这个名义上的校长也就统统收下,说不准这些只知吃喝玩乐的纨绔公子哥们在燕铁男等人的拳头下,兑变成好人也说不准。

    正和宋献策等人在御书房里商量捣鼓一些抽老家伙脸面的新东东,太监来报,福建水师游击郑芝龙携子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