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89章 小枪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朱健现在制定的大体战略布局是国内维稳,大力发展民生,尽可能的解决百姓的温饱问题,关外继续用兵,严防死守为主,袭扰抢劫为辅,猪马牛羊、牛皮兽皮、二脚羊妹子神马的都值点钱,能抢就尽量抢,带不走的就一把火烧掉,金军是怎么对付大明百姓的,他如数奉还,玩消耗,看谁先撑不住。

    大明帝国内忧外患,外患自然指的是不停犯边,一心想入主中原的金帝国,内忧指的是不断起事的民军,而在朱健眼里,内忧不光只是民军,还有以东林党为首的文官集团,他的种种改革措施,都没法绕过东林党这帮祸国殃民的老顽固,而且大多利民措施在他们的极力阻挠反对下流产,逼得他只能剑走偏锋,曲线救国。

    这些事还可以拖延或蒙混过关,或强制执行,但因下边的地方官员消极怠工、曲解圣意等种种抵制,收效并不大,而现在最直接的碰撞是新旧文化教育、科举制度的改革,他自掏腰包大搞皇家学院,就是为大明培养人才,这些人才将来想任用,都必被东林党为首的文官集团强烈反对,科举是文官集团的大蛋糕,动了他们的大蛋糕,遭到他们的强烈反弹也就不奇怪了。

    但旧文化旧制度实在太落后,严重影响新文化新制度的推行,说大了是影响大明的未来,必须推翻,历史的车轮只有前进,没有倒退,避也避不开,迟早会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交锋,直至旧文化旧制度败亡为止。

    为了这事,朱健可没少头痛,不说那些顽固守旧的老家伙们,就连忠于自已的帝党系官员一时间都难以接受,他费了不少口舌,喷了无数口水,先把宋献策等心腹说服,然后再由他们去说服其他帝党系的官员,把内部整合好之后,才能想办法对付那些守旧顽固的老家伙儿。

    幸好他不仅有宋献策这种满肚子坏水的鬼才军师,还有一群帮他出谋划策的皇家顾问团成员,十几个臭皮匠凑到一块,能顶好几个诸葛亮,在朱健的指示下,他们凑到一块,绞尽脑汁想出一些专打旧文化脸面的阴招诡计。当然了,这事也急不来,这打脸损招得让人去干才行,由童子军去当枪手最适合不过了。

    按朱健的要求,童子军的大姐头燕铁男在营里精心挑选出十几个各有天赋且机灵的少年少女,穿着小一号的德式野战军装,山地帽,小皮鞋,嘻嘻哈哈的上街玩耍。

    朱健当然对这些孩子不放心,不仅派龙虎侍卫中的慕容十二跟随保护,还暗派锦衣卫和东厂密谍在一旁盯着,以确保孩子们的安全。

    童子营的孩子们虽住京师里头,但却极少能出营游玩,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与训练,即便有一天的假期,朱健也没让他们上街游玩,仅让他们在营房附近耍乐,最多是带进宫里玩耍一天。

    今次是孩子们第一次正式上街玩耍,热闹喧嚷的大街,川流不息的人潮,琳琅满目的东东,让初次逛大街的孩子们眼花缭乱,好奇的东瞅西望,光是零食、小饰品什么的都买了一大堆。

    他们对各种东东好奇,别人也同样对他们好奇,这种看着神精气爽,英姿飒爽的怪服装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当年三大新军的士兵就有穿着逛街的,一度引起轰动,之后有猎人营的狙击手、皇家近卫团、皇家近卫独立营的将士穿着这些军装逛街或返乡探亲,老百姓也从刚开始的好奇到慢慢的习惯了,习惯之后,不仅没有抵触,相反还生出羡慕的心理。

    这种军服真的很帅气,很威武,这才是真正的军人样子嘛,都说好女不嫁当兵郎,但这些又帅气又英武的大头兵带有一种勾魂的魔力,让情窦早开的妹子芳心萌动,只可惜这些英武帅气的大头兵整天窝在军营里操练,很难出来一趟,即便有心,也没有勾搭的机会。

    不过,这难不倒暗生情愫的妹子们,她们害羞,不敢出面,可以请媒婆上门打听情况嘛,还别说,那些大头兵的爹妈因家里穷,正愁着怎么给当兵的儿子说一门亲事呢,有妹子主动抛来绣球,这事立马就成,交换过生辰八字,给一点彩礼钱,婚事就这么订下来了,不少大头兵都不知道自已已被老爹老妈给卖了。

    京师城里的百姓对穿着新式军装的士兵早已见惯不怪,但对一群穿着新式军装的少男少女,甚至有些还是孩童来的难免产生好奇,这些孩子这么小就当兵了,不可能吧?哦,对了,听说有个童子营来的,收养的全是无家可归的孤儿,真是童子营的孩子,这解释就说得过去了。

    听人说,童子营里的孩子经过相当严格的学习培训后都能成才,再差也能谋到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而且还听说龙子龙孙以后都要进童子营学习训练,难怪那些勋贵老爷纷纷把自已的孙子族孙什么的往童子营里送,看来这些传闻是真的喽。

    这些传闻当然是真的,早已传遍京师,象风一般向大明各个角落扩散,这是朱健授意托们有意无意的散布这些消息,为日后的文化教育改革做一些铺垫,文官集团拼命反对也罢,先给一些人一点心理上的准备,以免突然间蹦出来,太过新鲜,让人一时半会难以接受。

    大街上随处可见身穿白衫的读书人,他们都是来京参加殿试的,大明的科考分乡试、会试、殿试三级,殿试时间定在每年的三月份,因路途遥远,各地的学子们都会提前来京,以免错过殿试。

    考取功名是全天下所有读书人的伟大梦想,十年寒窗苦读,货卖帝王家,辛辛苦苦准备了三年,等的就是这激动人心的一刻,没人敢马虎大意,错过最后的殿试时间。

    不过,因山西战乱,今年的殿试延后一个月,也就是4月15日开科考试,学子们仍有一个来月的时间复习,勤奋向上的学子闭门苦读,打酱油混日子的公子哥们则四处游荡,出入烟花柳巷,沉沦风月之中。

    南城街尾,一家较为僻静的茶楼,打自上来十几个书生后就显得特别的热闹,他们边喝茶边聊天,内容多是某某楼某某院的红阿姑神马的风月话题。

    殿试临近,不闭门苦读,温习功课,敢出来逛街聊风月的学子,不是才高八斗,胸有成竹,信心满满的天才学子,就是打酱油混日子的假学子。

    “客官,楼上请。”

    茶楼的伙计堆着职业性的笑容,引着燕铁男等十来个童子军登上二楼。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