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93章 脸脸脸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在通判李高义提议,众官员和那些书生的激动、盲目起哄下,谭湘阳终于决定,就在应天府外进行一场比试,让百姓围观,也让他们知道,不是阿猫阿狗就可能随随便便读书识字的,读书人才是帝国的栋梁之材。

    燕铁男等人当然没意见了,这本来就是挖好的坑,她们还担心谭湘阳不上当呢,现在倒好,主动跳进挖好的坑里,省了不少麻烦。

    有赌当然得有彩头才好玩,童子军输了话,当面道歉认错,并赔付连带药费在内的五万两银子,如果那些书生输了,只需要赔付五万两银子就行,怎么看都是那些书生占便宜,再者,他们都是读了十几二十年书的大才子,在激烈竟争中过关斩将,在乡试、会试中胜出,来到京师参加殿试的贡生,哪一个不是饱学之才,而他们的对手仅是十几个未成年的顽童,实在找不出半点输的理由,稳赢不赔的赌局,傻笔才不赌。

    当然了,也有个别官员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总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但人单言轻,根本没人听,何况他也说不出不赌的理由,再者,连府尹谭湘阳在内的官员和书生都已被激将法刺激得热血沸腾,比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还要冲动,除非内阁首辅这样的大员或东林党党魁钱谦益等人出面压制,这事还真没人能压得住。

    谭湘阳有意想打童子军的脸,暗中吩咐衙役上街宣扬,很快,顺天府外的空地处就挤满了围观看热闹的百姓,上百捕快衙役如临大敌,他们围成一道人墙,把百姓阻隔在外边,中央留了一片空地,摆上桌椅等物,就成了一座简易考校场。

    第一场比试是考算学,试题由应天府的官员出,为表示公平,试题当着所有围观百姓的面书写,再同时交给童子军和书生答题。

    试题一共五题,无非就是加减乘除混合运算这一类,比如,其中的一题是一个人一天吃三斤米,三百个人一个月(30天)要吃多少斤米?

    试题下发后,书生们审题,然后拿起摆放在桌上的几百根小圆木开始算数,算学是所有读书人必学的基础功课之一,就算不精也至少会计算,他们使用的计算方法是传承了千百年的算筹。

    算筹是古华夏的数学算法,最早出现在何时已不可考,有横竖两种算法,算速快,精准,在春秋战国时期已普遍使用。

    童子军们则用自制的硬炭笔在纸上列式计算,很快就算出了答案,其实,背熟了乘法口诀,象这么简单的题目,心算口算就随便搞掂,但他们担心忙中算错,还是老老实实的用竖式乘法计算了一遍,五道试题,喘气的功夫就做完了。

    “这么快?”监考官失声惊呼,脸上尽是惊讶与不信的表情,算得这么快,瞎写个数字来忽悠人的吧?

    谭湘阳的脸色也变得相当的难看,他也同样的惊讶与不信,不仅是他,就连在场的所有官员,还有那些参加比试的书生,都是完全相同的惊讶表情。

    嘶——

    负责核题的官员一对答案,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他也刚用算筹计算出第一题的答案,童子军计算出来的答案正确无误,但这算速也太夸张了吧?他的算速在同僚中已算高手级别了,正要计算第二题呢,人家已算完五题交卷了,肯定是见鬼了。

    “快点快点……”

    那十几个书生见童子军交卷,而他们第一题还没算完呢,难免有点紧张着急,真要输给这群屁大的顽童,这脸就丢大发了,更要命是五万两银子的赌注啊,家境不好的只能卖身赔钱了。

    “哪有算得这么快,瞎蒙乱写的吧。”有人安慰道,为同窗好友打气,这算速也太逆天了,算学高手都未必有这样的算速呢,肯定是瞎蒙乱写的。

    “对对,肯定是瞎蒙乱写的,咱算咱的,不急,只要算对就行。”

    当他们算完第二题的时候,核题官已计算出五题的答案,他把童子军的试卷和计算出来的答案一并交给府尹谭湘阳后,从袖里摸出手帕擦拭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珠子,尼玛这算速也太快了吧?只有算学天才才能做到呐。

    谭湘阳只扫了一眼,脸色瞬间变得极难看,狠瞪了那群还在拼命计算的书生一眼,一万只***在心中呼啸奔腾,老夫一世英名,就被你们这群混蛋给坑了,想哭都没有眼泪。

    第一场比赛,结果不用猜,包括围观的百姓都知道是童子军赢了,而且赢极漂亮,那些自命不凡的读书人输得一塌糊涂,脸被抽得啪啪作响。

    “大人,下官以为,他们当中可能有算学天才,可以再出一次题,挑三个来做题,下官不信还能挑中三个算学天才不成?”李高义凑过来低声说道。

    “这样……有点不好吧?”谭湘阳听得眼睛一亮,但心生纠结,李高义所提确实挽回颜面的最好办法,但用一群读了十几二十年书的书生跟一群未成年的顽童比算学,已经是以大欺小,有点不厚道,再这么搞,就真的是把脸扔到地上让人随便踩了,必须承认,这位谭大人还算有点节操下限的。

    “大人,顾不了那么多了……”几名顺天府的官员在一旁鼓动,真要输了,打的可不光是那十几个书生的脸的,也包括他们的脸呐,说大了去是全天下读书人的脸,他们会被无数口水活活喷死的,没有退路了,只能再无耻一次了。

    “老夫拉不下这个脸面。”谭湘阳扳着脸冷哼一声,他实在拉不下这个脸面,要去你们去,老夫已经丢不起这个人了。

    “我去。”李高义自靠奋勇,众同僚全体支持,反正无耻的是李高义,不是他们,即便真输了,以后被全天下的读书人口伐笔诛,也有府尹大人在前边顶着,他们只是奉命行事的小虾米而已,嘿嘿。

    李高义甩袖走过去,低声和童子军们低声嘀咕了一阵,又和司礼监掌印大太监王承恩低声说了几句,然后笑眯眯的回来报喜,童子军同意再比试一场,唯一的条件是彩头增至十万两银子。

    谭湘阳眼皮子一耷拉,算是默认了,十万两银子其实不算多,那帮书生赔不起,大不了大伙儿每人凑一点,重要的是脸,脸,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