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03章 套中套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公审大会会场就在城内军营的演武场上举行,四周的围栏刚好把围观的百姓隔开,只有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者名人、士绅豪强才能进去旁听,当然了,必须经过严格的搜身,围观看热闹的老百姓只能挤在围栏边上观看。

    公审大会由山海关代都督,凤凰军团统帅吕红娘主持,辽东卫所锦衣卫雷震江为副手,负责审案的是山海关的伍县令,他即便收了八大家的各种财物,但不得不硬着头皮来,根本由不得他选择。

    山海关总兵赵率教率军负责维持秩序,他是辽东督师洪承畴手下的爱将之一,也是大明难得的忠义勇猛之将,没有糊涂到和吕红娘争权,很识趣的配合协助她镇守山海关。

    人员到齐之后,公审大会算正式开始,雷震江端坐正中说话,算是大会最没营养的开场话,很正式,很官方,平时很让人烦,但今天却透着一股子让人惴惴不安的莫明恐惧感,当然了,如果你心里没鬼的话,自然没有这种感觉。

    五花大绑的黄大发黄六爷等人被如狼似虎的士兵看押在营栏一旁,供围观的百姓观望议论。

    黄六爷抬头在围观的百姓群中搜索着什么,他虽然贪生怕死,不仅把知道的全招供了,还签字画押了,但那是被逼的,他还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自家的老爷或其他7位家主会出手搭救,毕竟,他为黄家卖命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看着眼神冷漠的百姓,黄六爷的心渐渐沉下去,如果家主有指示的话,必会派人混在围观的百姓群里,用眼神手势通知他怎么做,但是,一个熟悉的面孔都没有看到,他渐渐的绝望了。

    黄六爷仍不死心,眼睛扔睁得老大,拼命的在面前的百姓群里搜寻,突然,他的目光定格在一个人身上,眼睛里本能的流露出恐惧。

    他看到其中一个表情冷漠的年青人,阴森森的目光把他锁定住,在他手上,竟然持着一把手弩对准他,这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啊。

    “有……刺客啊……”

    若在平时,黄六爷早就吓尿了,眼睁睁的看着弩箭贯箭身体里,但今日的他有如神助,反应迅速,身子往旁一窜,确切的说,是看守他的士兵在他背后猛推了他一把。

    黄六爷仅来得及嘶叫出声,肥胖的身躯撞倒了旁边被五花大绑的一名家丁,几乎在同一时间,混在百姓群中的刺客发射了弩弓,而且不止一个,两只弩箭闪电般射出,两个被五花大绑的家丁中箭,惨叫倒地。

    “有刺客,有刺客。”

    负责看押嫌犯的士兵大声呼吼,整个现场顿时乱成一团,各种惊恐的尖叫声响起,吓坏的百姓到处乱奔,但围观的人太多太挤,全都挤压成一团,好在维持秩序的士兵反应迅速,很快将两名刺客抓获,在士兵的强力弹压下,恐慌在渐渐消除。

    两名刺客被士兵捆成棕子一般,拎到主审官伍县令面前,一同呈上来的还有缴获的两把弩弓和几支弩箭,两把锋利的匕首,有人认出其中一名刺客就是黄府的家丁二喜子,这下不用审讯也能明白个大概了。

    “大胆,尔等何人,光天化日下竟敢行凶杀人,说,受何人指使?”

    伍县令一拍惊堂木,大声喝问,心里把黄家家主黄云发问候了N百遍,你丫的精明一世,在这种时候怎么却干糊涂事?派人来灭口好歹也派个靠谱的高手来啊,偏派两个小杂鱼过来,而且还被人认出来了,蠢死了。

    死道友总好过死贫道,到了这一步,他即便心向八大家也不敢徇情枉法,只能硬着头皮公事公办了。

    两名刺客虽被士兵按倒在地上,但相当硬气,任伍县令如何威逼利诱就是不开口,把伍县令逼急了,喝令用刑。

    几名士兵一拥而上,把二喜子和另一名刺客掀翻在地,扒了裤子,抡起板子就噼噼啪啪的一通猛抽,痛苦的惨叫声响遏全场,令围观的百姓都听得胆颤动心惊不已。

    十数板后,两个刺客的屁股被抽得鲜血淋漓,终于熬不下去了,哭喊着愿意招供,他们是奉家主黄云发之命来杀黄大发黄六爷灭口的。

    两名刺客当着所有人的面签字画押后,被锦衣卫力士抬下去,拘押在锦衣卫的大牢里等候最终的裁决。

    “哎哟……痛死了……那几个王八蛋真抽啊……”

    在锦衣卫的临时大牢里,两名刺客趴在铺了厚厚一床棉被的木床上直哼哼,两名随军医官正在给他们清洗伤口上药。

    “哥俩个,辛苦了。”一名士兵一脸的歉意,他是刚才抢扳子抽人的人之一,下手的时候虽然已经尽量轻了,但打板子可是一门高深的技术活,没几年的功底,真能伤着筋骨,他的技术也算相当高明了。

    这会,身为主要嫌犯的黄大发黄六爷自然受到重点保护,屋里有六名士兵守着,屋外更多,全都荷枪实弹,戒备森严,毕竟刚才闹了刺客嘛,黄六爷可是刺客的首要目标。

    黄六爷这会仍全身发软,额头冷汗直飙,在屋内一侧,可是躺着两名代他受过的家丁,确切的说,已是两具冰冷且发黑的尸体,如果不是他反应快,恐怕早象那两个倒霉蛋一样,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弩弓近距离攒射的威力本就惊人,弩箭上还抹有见血封喉的剧毒,尸体才会发黑,流出来的血水都是黑色的,看着让人心里瘆得慌,很显然,家主这是要杀他灭口呐。

    受到极大惊吓的黄六爷胆颤心惊,同时悲愤不已,老子虽然招了,但招的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根本就没有半点危及黄家的事,你们竟然派杀手来暗杀老子,这是不给人活路呐,既然你们不仁,老子就不义了,老子就算死也要拖你们八大垫背,哼哼。

    “军爷,军爷,我招,我全招,请红帅移驾。”黄六爷对着看守的一名士兵咬牙切齿说道,他已下定决心反水,当污点证人了。

    端坐会场副席旁听的吕红娘听了贴身侍卫的小声禀报,俏面绽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花费了不小的功夫布下这些连环套,任你黄六再狡猾也得掉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