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04章 水越浑越好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公审期间,李清和雷震江中途离场,到营房里审问黄六爷,吕红娘坐镇会场听审,实是监督伍县令,主犯黄大发正受保护,伍县令只能先提审那些家丁。

    那些家丁之前早就招供认罪并鉴字画押,再次被审问只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一个个都爽快招供,其实也就是把之前所说的重新述说一遍而已。

    虽有过百家丁嫌犯逐一提审,但他们都爽快招供,鉴字画押,没有片刻拖延,所以审得很快,也让四周围观的百姓愤怒不已,旁观听审的一众士绅豪强则表情各异,有人惶恐不安,有人幸灾乐祸,甚至有种扬眉吐气的舒爽感觉,八大家财力太雄厚厚,几乎把所有的财路都垄断了,让人既羡慕妒忌,倒台了才好呢。

    嗅觉灵繁的则感觉这天好象要变了,只有擅长捕捉机会的人才能在激烈的竟争中胜出,现在,先静观其变才是王道,他们等着踩八大家的尸体上位呢。

    最后提审的是主要嫌犯黄大发黄六爷,黄六爷很光棍,一股脑儿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倾倒出来,哪怕是自已奉命干过的脏事,都往家主黄云发身上栽,把自已摘干净,或尽量降低自已的罪行,并主动当污点证人,争取获得宽大处理,当然了,他也有条件,要保证他和家人的人身安全。

    黄六爷招供出来的种种黑幕有如一枚枚重磅炸弹,在百姓心中炸起涛天巨浪与愤怒,枉他们把八大家当成救苦救苦的菩萨来供奉感恩,谁想这一切都是假象与阴谋,你当卖国贼不关俺事,但你把俺的亲人朋友害死坑死,就是俺的仇人,俺跟你们八大家势不两立。

    百姓议论着,声音渐高,心中的义愤也渐浓,隐有爆发的可能,让在场的吕红娘、雷震江、赵率教等人都感觉不安,伍县令更是吓得面无人色,两股战战,如若搞不好,极可能酿成民变。

    砰——

    百姓怒海涛天,群势汹汹,极可能爆发民乱之际,震耳欲聋的枪声突然响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喧嚣声顿消,所有人扭头四顾,找寻枪声的来源。

    吕红娘站在案桌上,一手握着剑柄,另一手持着仍在冒烟的短铳,她人本就美艳致极,火红色凤甲凸显婀娜健美身姿,越发显得英气逼人。

    “父老乡亲们,听我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作奸犯科者必受律法制裁,本帅在这里向你们保证,绝不徇情枉法,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交待!”

    哗啦——

    四周的凤凰军团将士齐唰唰的端枪装弹,点燃火绳,黑洞洞的枪口对着那些义愤填膺的百姓,山关海总兵赵率教也命麾下将士竖盾支枪,弓箭手搭箭弯弓,做出射击的准备动作。

    百姓质朴简单,在刀枪的威摄和吕红娘苦口婆心的劝说与保证下,这才平熄心中的滔天怒火,逐渐散去,各自回家。

    吕红娘一边下令查封八大家开在山海关城内的所有商铺,同时命士兵加强巡逻,如发现有心怀不轨之人散布流言,煸动百姓起哄闹事,立即抓捕,顽抗者格杀勿论。

    大队官兵涌出军营,迅速在城内各交通要道设卡,禁止百姓聚集,整座山海关进入军事戒备之中。

    “伍大人对此事有何看法?”吕红娘对着面色苍白的伍县令问道。

    “本官这就回县衙发缉捕公文。”伍县令可不傻,这时候还敢保着黄家,最后掉脑袋的极可能是自已,他这会恨不得把自已跟八大家的关系摘得一干二净,而且事已至此,根本由不得他选择,他只是公事公办,让那些朝堂上的大佬们头疼去吧。

    雷震江身为辽东卫所锦衣卫千护,拥有一定的特权,人脏俱获且案犯已招供,签字画划的情况,已可以光明正大的前往山西太原府捉人,何况锦衣卫平时抓人,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之所以等着伍县令下缉捕公文,目的只是把水搅浑,依着天子的行事风格,这水越浑就越好抓鱼,就看谁倒霉了。

    雷震江拿到伍县令下发的缉捕公文,立时带上一队锦衣卫力士,随行的还有凤凰军团的骑兵营,骑兵营的五百将士有一半扮成锦衣卫力士,浩浩荡荡的杀向太原府。

    行动之前,吕红娘等人不是没考虑过封路,封锁消息,但又担心造成动荡,引发百姓恐慌,再者,八大家布在山海关内的眼线很多,人家额头上又没写有俺是八大家的眼线,怎么抓人?

    这个行动方案被否决了,雷震江一行快马加鞭赶往太原府,慢是慢了一步,但黄家肯定不会跑,挺多销毁一些罪证而已,他们本来就没有指望一下子能扳倒八大家,先拿黄家开刀也不错,顺带着威吓打击抹黑一下另外的七家,看他们还敢嚣张?

    吕红娘、雷震江也知道,山海关、太原府演的只是小戏,真正的重头戏是在京师,就看天子如何和东林党玩腹黑了。

    八大家在山海关城内开了不少家店铺,这些店铺既是他们赚钱的工具,也是他们收集情报等据点,黄六爷等人被押进城里时,早有眼线溜出城,快骑赶往太原府禀报。

    公审大会召开之际,两名黄家派来的刺客行刺黄六爷失手,又有眼线跑回去报告,到后来,所有被抓的家丁和黄六爷招供时,又有几名眼线先后溜出城,想要完全封锁消息根本不可能。

    “我什么时候派刺客了?”

    接到消息后,八大家马上紧急聚会,商量应对之策,黄家家主黄云发一脸的委屈,老夫和你们七位坐在这里呢,消息也是才刚收到好不好,就算真派刺客去灭口,这一来一去的,时间赶得上嘛?别那么智障好不好?

    “会不会是黄春忠那家伙擅自行动?”

    在座的哪一个不是修炼千年的老狐狸,黄云发的解释很合理,但不排除另外的可能,黄春忠是黄云发的族弟,没有请示就擅自行动也不无可能,出了这么大的事,这家伙还没发回一点有用的消息,废物一个啊,老黄家没人才了啊?

    对了,黄大发那家伙靠没靠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