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07章 面基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阮大铖官居外阁次辅,江南文坛的领袖,一年下来,白花花的银子多到自已都数不清,现在只差一步就可以登上人生巅峰,换谁每天睡觉都会笑醒。

    当然了,阮大铖也有烦心事,就是死对头东林党每天都能折腾,各种找茬各种坑,他领袖的江南派文官虽然坚决回击,但每天这么折腾,还是挺头疼的。不过,这些事都是小儿科,真正让他寝食难安的是把柄落在锦衣卫的手里,若是泄露出去,他就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了,幸好锦衣卫指挥使雷寅没来找他的麻烦,即便有事找他,也都是在合理的,能够应付的范围之内。

    有些事,你越是越害怕,它越找上你,这不,管家来报,雷某人派人来传话了,老地方,不见不散。

    阮大铖面庞的肌肉抽了一下,最终还是无奈叹气,他不是没有过花重金聘请杀手干掉雷寅的念头,但想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你宰了雷寅,还会有王寅赵寅顶替,谁敢保证他们会象雷寅那般好说话?

    阮大铖乔装打扮,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出门面基,每次接到雷寅的传话,他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但上船容易,想下船就难了,他唯一的选择就是一条道走到黑了。

    老地方是一幢普通的民宅,其实也是锦衣卫的一处秘密据点,阮大铖来过几趟,早已熟门熟路,不理会坐在门口的瞎眼婆婆,径自推门进去,登堂入室,看到里边端坐的两人,面色不禁微变。

    每次都是和雷寅单独约会,但今次却多了一个宋献策,这丫的也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莫明奇妙的就混了个六品官,官职虽小,但权力却大得吓人,就连雷寅都得对他客气七分,没办法,这厮有时候代表的就是天子。

    看到宋献策在座,他已知道今天的事肯定很麻烦,搞不好是天大的麻烦,这已经够让他疼了,雷寅还好对付过去,宋献策这丫的鬼精鬼精的,简直就是千年老狐狸转世投胎,被他卖了还乐呵呵的帮他数钱呢。

    三人抱拳作揖,一番假惺惺的客套之后落座,开始了正儿八经的谈事,这次的会谈显然是宋献策为主,雷寅只是牵线搭桥,他殷勤的给阮大铖倒茶,阮大铖也不客气,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灌,似乎以此来发泄心中的不爽,宋献策装着没看到,雷寅也只是洒然一笑。

    三人嘀咕了大半天,阮大铖原本紧绷的老脸渐渐的露出了笑容,这一次的合作虽然是个大麻烦,但他也没有退路,何况是为了对付东林党,而且他也有好处捞,脑子进水了才会拒绝。

    阮大铖回去后,连夜把本派的几个大佬都请来,窝在书房里商量了大半宿,以至于第二天上朝时一个个眼圈发黑,连打哈欠,一副熬夜睡不够的样子,让人怀疑他们昨夜是不是又玩命折腾哪个宠妾。

    隔天,《江南报》在杂论版面上刊登转载了《大明时报》这几天有关的为官清廉的内容,还有大量的评论解说,江南派的一干在文坛上颇有影响力的大佬都亲自操刀捉笔,文笔词藻华丽引人。

    不仅《大明时报》、《江南报》连续刊登评论为官清廉之一类的文章内容,就连那些茶楼里的说书先生也受了影响,解说的全是包拯包青天、海瑞海青天这些著名的大清官的故事,还有大量的职业托混杂百姓群中,说的也全是这些事儿,隐有引发全民讨论为官清廉事儿的风潮。

    东林党的大佬们对此并未觉察到什么异常,有的还跟风发表评论,那些年青的才子书生们更拼命的写评论投稿,期待自已的文章能出现在报纸上,刷个存在感,混个名气。

    十几天后,八大家中的靳良玉和梁嘉宾悄然抵京,分别携重礼拜会了东林党所有的大佬,也让一众东林党大佬既欢喜又愤怒,没人会嫌钱多咬手,靳梁二位家主出手大方,一次就顶他们全年的工资,谁不偷着乐呵?

    他们愤怒的是辽东卫所锦衣卫千户雷震江竟敢以莫须有的罪名拘捕黄云发,象黄云发这种每年都孝敬他们大把银子的好商人当然要保护,而且在他们的门生中有许多可都是得八大家资助,才得以继续读书考取功名,总之都欠了人家一大笔人情债呢。

    好吧,不扯这些都是高大上的东东,在众文官眼里,八大皇商等商贾巨富就是他们眼中取之不尽的金山银山,谁敢动他们的蛋糕,他们就和谁拼命,没听说过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这句警世名言么?

    看着一众东林党大佬义愤填膺,咬牙切齿的表情,靳良玉和梁嘉宾都松了一大口气,有东林党撑腰,这天下还有什么能让他们害怕的?

    第二天的早朝,有东林党小官率先出班,弹劾辽东卫所锦衣卫千户雷震江目无王法,拦路抢劫贡品,绑架皇商敲榨勒索,贪污枉法,欺男霸女,意图谋反等罪名,抛砖引玉下,所有东林党大佬也纷纷出班,跟着弹劾雷震江,总之,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各种罪名如屎盆一般,拼命的往雷震江的头上扣,一副不把他干掉绝不罢休的态势。

    “有这等事?”端坐龙椅上的朱健一脸的茫然,你们听到啥消息了,朕怎么就不知道呢?

    “对啊,皇上都不知道,你们咋就知道了呢?”

    有江南派的官员接二连三的跳出来嘲讽,连皇上都不知道,你们咋就知道了?老实交待,你们这么拼命的帮一个低贱的商人说话,这里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猫腻?

    “猫你妹的腻,不懂你们瞎BB什么?”

    “瞎你妹……”

    东林党和江南派早就势同水火,不管是哪一派,但凡逮到机会,都会往死里整对方,在庄严肃穆的金銮殿内掐架喷口早已是每天早朝必不可少的节目,一时间,双方撸起袖子,互喷口水,金銮殿瞬间又变成了乱七八嘈的菜闹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