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10章 劫狱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你知道所有帝王最忌惮的是什么吗?”

    “大臣结党营私。”

    “你知道……”

    在黄云发多年积威下暴发的黄大发挥舞双拳,嘶声咆哮,表情显得狰狞吓人,这种报复的快感让他有点歇斯底里,酣畅淋漓,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舒爽不已。

    他现在所说的这些话,所透露出来的任何信息都是雷震江告诉给他的,并授意他透露给黄云发,一点一点的攻破黄云发已经很脆弱的心理防线,这也是天子所说的最高明的审讯**,吕红娘和雷震江把他用在黄云发身上做试验。

    黄云发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刚昏沉沉的醒过来就被黄大发那扑天盖地砸来的废话轰得头晕脑胀,若不是他睡了一大觉,得到了一些休息,只怕早已崩溃。

    不过,尚有几分理智的他还是听懂了黄大发的话,必须承认,这些话确实很有道理,要换是他皇帝,他也忌惮大臣结党营私,大明王朝的历代皇帝就有不少是被手下大臣联合起来架空的,根本没有多少话语权,发出的圣旨被大臣说退就退,吃果果的抽皇帝的脸啊。

    东林党在朝中的力量强大到令人忌惮,不正是犯了天子的禁忌么?前朝有魏忠贤压制东林党,崇祯皇帝登基后,第一个开刀的却是魏党,理论上,没有了魏忠贤的压制,东林党的力量应该越发强大才对,但显然没有,反而是东林党的死对头阮大铖的江南派慢慢的壮大起来,与东林党分庭抗礼,嗯,崇祯皇帝是打压东林党,扶植江南派,帝王心术,玩的就是一个平衡。

    黄云发突然间发觉自已的脑子异常的灵醒,竟然在这一瞬间,在有黄大发废话狂轰滥炸的干扰下想通这些复杂的东东,心中不禁嘶嘶的直吸冷气,他现在真的可以完全确定,雷震江之前跟他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忽悠他,而是真实的,天子要对付的是东林党,八大家是东林党的财源力量,注定了要倒霉。

    东林党的大腿固然很粗,可以说,放眼天下,没有哪一股势力能够招惹得起的,阮大铖的江南派也不行,但当今天子却把东林党当成欲除之而后快的敌人啊,那是九五之尊的真龙天子啊。

    想明白了这里边极其复杂的门门道道,黄云发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在普通百姓眼里,即便是见识多广,钱多到花不完的黄云发也一样,皇帝是真龙天子,神一般的存在,东林党再牛笔,那也是给皇帝打工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他们这些草民?

    黄大发喷够爽够后才一摇三摆的离去,随后雷震江提着一个食篮进来,把酒肉摆上,还替黄云发倒满酒,不过,黄云发仍处在发呆之中,似乎没看到他进来。

    “据眼线收到的消息,你们八大家派了几批高手潜入山海关,估计是做最坏的打算。”雷震江懒洋洋说道,想劫狱?别逗了,大爷我敢捅马蜂窝,能不做准备吗?这里可是凤凰军团的军营,那些所谓的高手能混进来劫狱救走你,老子的名字倒过来念,嘿嘿。

    黄云发的眼睛眨了一下,本已绝望的心又生出一丝希望,如果他能逃出去,二话不说,立马收拾东东逃往到关外投奔金军,先保住老命再说。不过,他也没抱太大的希望,雷震江已在山海关内布下天罗地网,只怕前来营救他的人是自投罗网啊。

    “现在是……什么时候?”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的他本能的问道,他不清楚自已昏睡了多久,牢房阴暗,分不出白天黑夜,他目前仍享有一些特权,牢房是单间的,每天都有好酒好菜,还有一盏油灯,他是根据狱卒送来的食物判断时间的。

    “现在是夜晚,你该不会是希望那些人杀进来救你吧?”雷震江随口回答,忽然明白黄云发询问时间的原因,不禁出言嘲讽,这里已布下天罗地网,进来的人,只有变成死人才出得去,你丫就别想了,乘早死了这条心吧,老老实实的坐等朝廷派来的联合调查小组调查取证后,押解回京,天子宣判后拉到菜市口喀嚓,不用怕,刽子手的刀锋利得很,只一下就过去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不过呢,你的家产,你的老婆小妾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估计要在教坊司里边快活了。

    “别……别说了……”黄云发捂着耳朵哭嚎,他最害怕就是这个悲惨的结局,但同时又抱有一丝侥幸的希望,大多数人不到黄河是不会死心的,他就是其中之一。

    “啊……”

    凄厉的惨叫声突然自远处响起,打破了大牢阴森森的幽静。

    “有刺客,有刺客……啊……”

    砰砰砰—

    报警声伴着乒乒乓乓的枪响起,整座大牢乱成一团,到处能听到纷纷嘈杂的脚步声、咒骂声,凄厉的惨叫声,更多的是乒乒乓乓的枪声。

    “怎么回事?”

    原本大马金刀端坐的雷震江象被毒蝎蜇了屁股一般猛然蹦起,脸上的表情极慧丰富,刚还嘲讽黄云发,那些高手根本混不进来,结果就被打脸了,让他情堪何以?

    “禀大人,有刺客杀进来,人数相当多……请大人移驾。”牢房外有士兵报告。

    雷震江二话不说,五指如勾,扣住黄云发的手腕脉门,硬拖着他出门,黄云发即便挣扎着想拖延也没用,半边身子麻痛难忍,由不得他不跟着走。

    其实,雷震江只是拖着他从这间牢房钻进对面的空牢房里,有士兵打开暗栏,他们钻过去,接着七拐八折,又钻了几间牢房,来到一间宽敞坚固的大木屋。

    屋里有十数名荷枪实弹的凤凰军团士兵,其中几人正透过木梁的缝隙向外观察,看到雷震江进来,连忙行礼。

    “看好他。”雷震江指了指黄云发,随后凑到缝隙处观望外边的情况,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有些烦燥,或者说,突发的意外情况让他的心情相当不爽。

    “大人放心,这里很隐密,即便被发现了,那些刺客也冲不进来。”带队的一名军官回道。

    黄云发一惊,转头四处打量,但宽敞的屋内空荡荡的,除了有一道门通往里边外,什么特别之处也看不出来。

    那名军官似乎看穿他的心思,把他押到一处木梁的缝隙处,逼着他向外望。

    黄云发向外一望,不禁张大了嘴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