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12章 秘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联合调查小组抵达山海关的当天,东林党的三名官员就迫不急待的提审黄云发,说是提审,不如说是想确认一下黄云发有没有背叛而已。

    为营救黄云发,八大家动用了手中所有的力量与关系,他们想方设法想混进凤凰军团的军营里打听消息,给黄云发传递消息,确认他是否平安,是否撑不住大刑而背叛,毕竟黄云发的胆子有点小,让他们心有不安。

    以范永斗为首的仍然做了最坏的打算与准备,派出一批花费无数心血与金钱训练出来的死士混进山海关潜伏,等候行动的命令,不过,这批死士一混进来,就已处在锦衣卫和红帮弟子的严密监控之下。

    吕红娘和雷震江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当然做足了准备,之前的公审大会已经成功的赢取山海关内百姓的相信,加之凤凰军团军纪严明,没有发生一起骚扰百姓的事件,比驻守山海关的赵率教所部士兵要好多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山海关的百姓对凤凰军团是打心底的拥戴,吕红娘乘机用朱健说过的招数,发动人民战争,整个山海关的百姓都提高了警惕,任何进入山海关城内的陌生面孔都被人盯着,稍有任何异常举动都被举报,最主要是举报了,确认后还能获得银两奖赏,老百姓更加踊跃了。

    黄云发在联合调查小组抵达山海关之前,因那一夜的劫狱事件早已完全崩溃,主动向吕红娘和雷震江坦白交待,争取宽大处理,同时要求保护家人的安全。

    吕红娘和雷震江对此欣然接受,派人通知潜伏在太原府的人,暗中把黄云发的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在此之前,他们布置有另一手“灭门惨案”的大杀招,就是把黄云发的家人给“灭”了,让黄云发产生误会,最终背叛八大家,不过,现在已经用不着这招了,直接把他的家人安全弄走就行。

    现在,黄云发在联合调查小组面前表现得硬气,只呼冤枉,就是为了麻弊所有人,为锦衣卫密谍安全转移家眷争取时间而已。

    江南派的三名官员虽已得本派领袖阮大铖的吩咐,全力配合帝党派的人,但他们不知内情,处处与东林党的官员针锋相对,帝党派保持沉默,反而把剧情演得越发逼真。

    在东林党官员的维护,帝党派暗中放水,黄云发没挨大刑吃苦头,接下来,联合调查小组的官员又提审了黄大发及一干已经招拱的黄府家丁,这一次,东林党毫不客气的用施用大刑,对待叛徒当然不用客气。

    不过,江南派与之针锋相对,力保黄大发等人,帝党派暗中维护,黄大发等人也没有挨板子,双方算暂时打了个平手。

    接下来就是走访调查城内的百姓,无一例外的,不论是东林党的,还是江南派的,又或是帝党派的,百姓的声音基本一致,八大家资敌卖国,该杀,这样的调查让东林党的官员额头直飙冷汗,江南派和帝党派暗中乐呵,当然了,百姓的声音只是作为一个参考,对本案没什么具体用处,东林党这一次利用不了社会舆论,直接把它给无视了,但江南派、帝党派、高起潜仍是把这些走访调查写进了奏折里。

    东林党的三名官员在山海关找不到半点有利于黄云发的材料,但在山西却是一边倒的叫好,没办法,山西是八大皇商的地盘,人家的地盘人家做主,再说了,山西的穷苦百姓也确实有不少人得到了八大家的资助,八大皇商如果不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那就真白混了。

    在八大家的煸动下,密密麻麻的百姓围挤在街道两道,既是热烈欢迎联合调查小组的官员到达,同时也是声援黄云发,抗议锦衣卫千户雷震江的暴行,要求严惩贪脏枉法的官场败类,总之,雷震江的名声在山西迎面臭十里。

    事情是吕红娘和雷震江搞出来的,但八大家只针对雷震江一个,是因为吕红娘的身份特殊,真要把她扯进来,事情只会变得更加复杂,他们很明智的把她排除在外,可怜的雷震江只能独自承受所有的火力轰炸,幸好他明智的没去山西,而是窝在山海关内。

    调查取证之后,联合调查小组返回山海关,押解主要嫌犯黄云发,已经反水成为官方污点证人的黄大发和所有已经招供的家丁前往京师,光是囚车就达百辆,队伍浩浩荡荡,颇为壮观。

    雷震江身为主事之一,当然得随同上京,他负责押解嫌犯,带了五百锦衣卫随行,加上护送联合调查小组的五百禁卫骑军,场面确实很壮观,想半道劫囚车的就得好好考虑一下自身的实力了。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被这支浩大的队伍吸引的时候,黄云发的豪华府第的后门,大总管黄大安客客气气的把一个长相普通的年青人迎进去,还小心翼翼的左右张望了一下,才命家丁把门锁紧,小心看守。

    访客自称路人甲,但拿出来的信物却是黄云发随身佩挂的玉佩,由不得黄家不重视,同时也很紧张,现黄家之中,由黄云发的原配夫人黄孙氏做主。

    “先生有何指教?”黄孙氏屏退左右,紧张问道,能出示这块玉佩,说明人家的身份不简单,搞不好就是雷震江的手下。

    路人甲不吱声,从怀里摸出一块小木牌子递过去,黄孙氏接过一看,心头突的一跳,果如她所猜测的,路人甲果然是一名锦衣卫百户。

    路人甲收回身份木牌,又从怀中掏出一封书递过去,弄得神秘兮兮的,让人越发紧张不安。

    黄孙氏接过一看,面色大变,书信的内容只有几个字,“玉香,务必听从来人安排,切记,落款是偷香贼。”

    玉香是黄孙氏的小名,除了黄云发外,没人知道,偷香贼代表的是黄云发本人,这里边有一个故事,两人新婚恩爱,情到浓时之际,黄云发开了个黄色小玩笑,自诩偷香贼,这是两人之间的秘密,无人知道。

    这封内容极少的书信透露出的信息只有黄孙氏明白,她没有半点犹豫,深吸了一口冷气,努力平复内心的波澜起伏,肃容道:“先生只管请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