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15章 廷审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信朱健与关若睫有正常的书信往来,或许是在穿越的时候与前任的灵魂混杂了一些,他的性格变得有点跳脱浮燥,在回复给关若睫的书信里经常夹带一些抄自网络,带点颜色的小段子,有时嘴贱,吃果果的各种撩妹大招,也幸好是老熟人,这要换是别的妹子,恐怕早就背负射狼银贼之类的骂名了。

    关若睫仿佛看不懂那些小段子,写给他的书信里倒是正正经经的,这月收入多少,开支多少,开采了多少斤铁矿石,吞并了哪家小商铺等等,偶尔也会写一些心情什么的内容,只不过仅几句话而已,全文没有透露出半点羞恼的意思,情商再低的人也明白,怕的就是你有射心没有射胆。

    朱健是既有贼心又有贼胆,只是忙得焦头烂额,根本脱不开身,加上现在又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只能在书信里过过嘴瘾,吃一点豆腐而已。

    说老实话,这种书信撩妹的感觉还是蛮好玩的,从中也能让他释放出一些压力,为了自已,为了大明帝国,他真的太累了,压力也太大了,有时候需要胡闹放松一下,心理术语上俗称的减压吧。

    在东林党和江南派欢快且热闹掐架的时候,各地的读书人纷纷声援自已支持的派别,最后也演变成了口水仗,甚至撸起袖子干仗,双方都有人受伤。

    南京,秦淮河畔,才子陈贞慧、方以智、冒襄、吴伟业四人结伴,流涟众香国度,在一众花魁的怂恿下插香结拜,四人皆是才情出众的年青俊彦,被誉为金陵四公子,又皆是复社成员,亦称复社四公子。

    这一年,被后人誉为复社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才十一二岁,虽已小有名气,但暂时还呆在家里用功读书,被吴伟业抢去了复社四公子的名号,历史的轨迹在这里稍稍发生了一点改变。

    复社是东林党的分支,复社成员当然声援东林党,四大公子凭着出众的文采,以华丽丽的文章大力声援东林党,赢得无数喝彩,也赢得不少秦淮花魁的青眯。

    复社四公子在花丛中混得风生水响,名声远扬,受许多年青学子和怀春少女的崇拜,纷纷成为四粉,但在嘴炮连天,口水横飞的京师,啥风浪也翻不起。

    当然了,尽忠职守的锦衣卫密谍仍把这事记录并上报,传到朱健手中时,他才知道这事,心里一度生出恶趣味,日后成长的侯方域没有了复社四公子的光环,还能不能勾搭上秦淮八女神之一的李香君?

    朱健掂记的几位女神还不知身在何处,至少还没有成长呢,或许因为他的翅膀效应,历史的轨迹发生了一点点改变,说不准她们没有沦落风尘呢。

    朱健只是遐想了一下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抛之脑后,因为联合调查小组已押解黄云发等近百嫌犯抵京,东林党和江南派的欢乐口水仗也暂时停止,只有那些还没有收到消息地方,口水仗和肢体冲突仍在激烈进行之中,当然了,只局限于读书人之中,老百姓就是旁观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黄云发等一干嫌犯是朱健手中的棋子,而且全都反水,成为他撸掉某些人的王牌,当然要好好保护,除了关在锦衣卫的诏狱里,他哪都不放心,而且还把高杰统领的皇家近卫独立营调派过去,加强那里的警戒。

    联合调查小组回京后,递交奏折,交完差,暂时休息一天,第二天廷审。

    说是休息一天,但实际上,东林党和江南派都召集派内所有大佬、精英骨干,关起门来开小会,为明天的廷审做足准备工作。

    第二天早朝,啥公事也没处理,先廷审完毕,有了结果,文武百官才能安下心来上班。

    先提审的是黄家近百家丁,宫中甲士象拎小鸡仔一般把人拎进殿内,由朝中大臣轮番审讯,无论东林党如何恐吓威胁,所有家丁都象乖宝宝一般老老实实的招供,除口才等一些小原因,表达略有不同外,大体意思完全一致,他们是打工仔,听命于老板的指挥,老板是范、王、靳、王、梁、田、翟、黄八大家,不单只是黄家一家。

    之所以强调是八大家为一体,是为了给反水的黄云发开脱,或者减轻罪名,撸掉另外的七家,实际上,八大家本来就结成共同进退,荣辱共存的盟友,相互间结有婚亲,关系极复杂,谁都看得出来。

    不过,擅长捕捉时机漏洞的东林党死揪住一个问题不放,各家各姓,别混为一谈,江南派可不依,双方为此又是一波口水仗,很明显,东林党自知情况对已方不利,他们玩的是搅局战术而已。

    接下来提审的是主嫌犯之一黄大发,黄大发招供出来的内幕更多更吓人,因为他是管事级别,有好多事是他亲手负责的,知道得多也不奇怪。

    黄大发的口才比那帮家丁要好上一百倍,而且也是一只修炼了千百年的老狐狸,影帝级的演技,装出一副吓破胆子样,在东林党官员的威逼恐吓下,很配合的坦白交待,不过,言语用语上尽往八大家身上引,有意无意的为黄家开脱,把一干东林党官员气得面色煞白,如果不是宫中甲士拦着,他们早冲上去把他活活掐死。

    黄大发被押下去的时候,东林党的官员都向他的背影吐口水,把个干干净净的金銮殿弄得让人恶心反胃。

    最后提审的是主嫌犯黄云发,这也是东林党唯一可依仗的,只要黄云发死不认罪,他们就有机会保下他,当然了,最坏的打算是保不住的时候,只能抛弃当背锅侠了。

    “黄云发,你可知罪?”东林党某大佬厉声喝问。

    “回大人话,草民知罪,草民坦白。”黄云发跪伏地上叩头认罪。

    呃……

    所有东林党官员都傻眼了,就连阮大铖等江南派所有官员也傻呆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下边的剧情应该是黄云发号淘大哭喊冤枉,死不认罪,屎盆拼命的往黄大发和锦衣卫千户雷震江头上扣才对,这画风转变得太突然,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脑子瞬间短路。

    “嗯。”

    端坐龙椅上的朱健精神一振,站起身,俯视跪伏地上的黄云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黄云发,你若好好坦白,检举揭发,朕就免你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