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16章 廷审2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皇上圣明。”

    不等一众东林党官员反应过来,江南派的官员已抢着出班支持,理由是彰显我大明皇帝的胸襟气度,同时也是给犯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常言道,浪子回头金不换嘛,我们不常是这样教导别人的么?

    “君无戏言,黄云发你且放心大胆的交待。”朱健紧接着说道,看看东林党那帮人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差点想笑出声来,憋笑的感觉特么的好痛苦,腹部的肌肉都抽得发痛。

    一众东林党官员的脸色非常难看,等他们反应过来时,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再反对也已经没用,剧情骤然转变,令他们措手不及,这该死的黄云发是不是吃错药了?

    “黄云发,你听好了,天子当面,你若有半句虚言,犯的可是欺君之罪,要抄家灭族的。”

    剧情突变,前天商量好的种种后招全部失效,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好招应对眼前的困局,他们只能恐吓黄云发,你丫敢乱说,把我们扯出来,灭你全族,哼哼。

    黄云发面无表情的迎视一道道充满怒火与杀机的凶狠目光,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他早被东林党众官员愤怒至极的目光剁成肉泥了。

    “草民对天发誓,如有半句假话,必遭天打雷轰不得好死。”

    有皇上那句话,他心中大定,他跪在地上,挺直胸膛,三指指天发毒誓,他原本只是打算把想干掉他的7个哥们卖了,没想和这些朝廷的大佬们扯上半点关系,但根本由不得他选择,皇上玩的是一石数鸟之计,既要撸掉八大家,又想撸掉一些东林党的大佬精英骨干,他想要活命,保全族人,就得老老实实的配合,按着雷震江写好的剧本演下去。

    但看目前的情况,他除了一条道走到黑,死命的抱着天子的粗大龙腿外,根本就没有和这帮东林党官员有缓和的余地,东林党是不会放过他和他的家人的,与其被他们干掉,不如把他们干翻了。

    “都闭嘴,听嫌犯招供,谁敢中途插嘴,乱棍轰出去。”在朱健的示意下,王承恩尖声喝道。

    原本乱哄哄的金銮殿瞬间变得寂静无声,所有目光全集中到黄云发身上,各种眼神极为复杂,有饱含愤怒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事不关已,只是围观看热闹的,也有茫然不解的。

    “皇上,草民有罪,但草民也是受范永斗等人指使,不得不这样做啊,不听从他们的指使,他们就会杀了草民和草民的全家啊……呜呜呜……”

    跪伏地上的黄云发边坦白边哭嚎,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拼命的往范永斗等7个哥们头上扣屎盆,把自已罪过摘得轻一些。

    当他把这些年来所做的一些事情说出来时,包括东林党在内的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嘶嘶的吸气声响成一片,随便挑一件,都是资敌卖国的死罪,砍一百次脑袋,抄一百回家都不算过份,何况这么多件,件件让人闻之心惊。

    “皇上,草民自知罪不可恕,但这些都是范永斗他们逼我做的啊,他们拿我的家人来威胁我啊,对了,范永斗还有族弟叫范文程,很得皇太极重用,帮着出谋划策,祸害我大明啊……”

    黄云发把所知的都抖出来,也全往范永斗等人头上栽脏,哭嚎自已是被逼迫的,还把原本没有任何血缘族亲关系的两范硬凑成兄弟,反正节操神马的他不要了,只要保住老命就行。

    “黄云发,你可知你说的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吗?”朱健猛的站起身,指着黄云发厉声喝问。

    “皇上,草民知道,草民敢对天发誓,今天所说的话句句是真,皇上如若不信,可派人前往山西捉人,必能搜出各种罪证。”

    黄云发又指天划地的发起毒誓,并顺势说出最后一句台词,捉人抄家,就能搜出一大堆罪证,他真不是忽悠,各家都有各家的帐本和某些官员往来的书信,甚至还有关外金帝国一些贝勒王爷或官员的秘密书信,这些帐本与书信本是八大家留来保命的王牌,但如果被朝廷搜出来,就变成阎罗王的催命牌。

    “皇上,八大家资敌卖国的证据确凿,臣愿领旨,前往山西拿人。”一名武官出班请旨。

    “皇上,不可,此事尚未弄清楚,不可草率行事。”

    东林党全体出班,强烈反对,他们不怕抄了八大家的家,怕的是那些帐本与书信被搜出来,就算罪不至死,但贪污、徇情枉法等罪名是跑不了的,头上的乌纱帽肯定保不住,拼命也得保住八大家,就算保不住,起码也要拖上几天,派人赶往山西报信,让八大家把那些罪证销毁跑路。

    “放屁,明明人证物证都有了,你们睁眼说瞎话啊?”江南派的官员跳出来,指着东林党一通狂喷,眼看胜利在望,他们岂能再让东林党翻牌。

    “你才放屁……”

    东林党回击,双方不免又爆发口水大混战,一时间,庄严肃穆的金銮殿又变成了菜市场。

    东林党领袖钱谦益对几名派内官员使了个眼色,那几名官员心神领会,卷起袖子加入骂圈,边喷边凑近江南派的官员,然后突然出手,或海底捞月,或突使断子绝孙的撩阴脚。

    “哎哟……”

    几名江南派的官员措不及防,海底中招,痛得捂着裆部直惨叫,额头上尽是豆大的冷汗珠子。

    “尼玛敢动手打人,兄弟们,上啊。”

    江南派的官员发出愤怒的吼声,撸袖冲前,或抓或撕或扇,把那几个偷袭的东林党官员抓撕得披头散发,满身满脸尽是一道道血痕,惨得没法形容。

    东林党的人当然不甘示弱,也撸袖冲杀上前,我抽你踹,你撕我扇,双方混战成一团,菜市场一下升级成了战场,幸好双方的武器只是双手,大多人没学过功夫,即便以前练过,当官享福多年,招式可能还记得,力气早没有了,没法造成致命的伤害。

    殿内的甲士反应极快,迅速冲上前,把主要人犯黄云发拉走,一些甲士组成人墙,防止某些打红眼的官员误伤或乘乱追杀黄云发。

    “退朝,明天再议。”

    朱健甩袖离去,王承恩尖声吆喝了一句,也跟着跑了。

    钱谦益等一众东林党大佬悄悄了喘了一大口气,交换了一下眼神,乘乱溜出金銮殿。

    (第二章正在赶码中,稍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