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17章 神机妙算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钱谦益等人溜出皇宫,回到家里,立刻把府中的管事钱志鹏叫来,低声吩咐一番,钱志鹏立马带上几名家丁从后门出府,骑马出城,赶往山西。

    “还是受之冷静啊。”

    几名东林党的大佬纷纷奉承,他们这会仍心有余悸,幸好党魁急智,支使派内成员和江南派打混仗,把个金銮殿搅得一塌糊涂,把天子气疯了,甩袖离去,他们才有机会派人赶往山西通风报信。

    没过多久,东林党的其他官员纷纷过来,他们大半脸上都带有伤,基本都是披头散发,脸上有抓痕,身上的官服被撕破,显得极狼狈,引得百姓纷纷围观,但他们已经顾不得形象,先商量出对策才是王道。

    “黄云发这个杀千刀的,剁碎了喂狗都难消老夫心头之恨。”

    众人无不咬牙切齿的咒骂黄云发这个叛徒,差点把他们给坑惨了,也有较为冷静的人询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黄云发怎么就突然反水了?

    “诸位,冷静,冷静。”钱谦益说道,他也不知道原因,但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得等钱志鹏回来之后才可能弄明白,好在他用拖字诀争取到了应对的时间,只要范永斗等人速度够快够果决,应该啥事都没有。

    众人纷纷竖起大拇指点赞,带头大哥不愧是带头大哥,在大伙儿都乱了分寸的时候仍能保持冷静并迅速想出解决的办法,等锦衣卫赶去山西拿人的时候,黄花菜早凉了,嘿嘿。

    北城门附近的一家偏僻小茶楼里,一身便服的雷震江正和几名心腹在悠闲的品茶,整座茶楼都被锦衣卫包下了。

    这时,一名锦衣卫密谍匆匆上楼禀报,钱府二管事钱志鹏已带人出城,赶往山西。

    “哈,果然都在皇上的算计之中。”一名锦衣卫百户忍不住一拍大腿,得意洋洋道。

    “圣上神机妙算,英明神武啊。”其他的锦衣卫纷纷跟着奉承,自前任指挥使田尔耕被喀嚓后,锦衣卫已经散架了,随时有被裁撤的可能,是皇上英明神武,重新整合,大胆启用雷寅大人为指挥使,且权力、福利待遇什么的都有所提高,他们才有今天的舒爽日子过。

    “真羡慕陆老六他们跟着指挥使大人去山西抄……呃……”

    一名锦衣卫百户一脸羡慕宛惜的表情,八大家这么富有,随便贪墨一点都能发大财了,让人眼红妒忌恨啊。不过,他后面的话被雷震江和几个同僚各种鄙视不屑的目光瞪得满面通红,坐立不安,后边的话没敢说出来。

    “难怪陆老六他们都升千户了,你特么的还只混个百户,想想赵老七他们的下场,不想死就老实点。”

    雷震江瞬间扳起面孔,踹了他一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通,锦衣卫现在的福利待遇比以前好了几倍,你特么的还不知足,不知道现在规矩变了么?该拿的,大伙都有份,不该拿,你敢伸黑手,哪天被查到,你就等死吧,皇上在清廉方面可是抓得非常严,发现一个处理一个,绝不姑息。

    “是……是……大哥教训得对……”

    那名锦衣卫百户臊得满脸通红,额头冷汗直飚,赵老七等人是他们之前的老兄弟,就因为手脚不太干静,被革职清出锦衣卫,现在混得很惨,全靠兄弟们接济一点,日子才勉强过得下去,整日抹泪哭诉,捶胸顿足的叫后悔,赵老七更惨,因贪墨的数额巨大,脑袋搬家,家财被抄,真不是开玩笑的。

    其实,细算一下,每月发的饷银,加上各种补贴什么的,收入也不算少了,虽比伸黑手贪墨少了一些,但这钱拿得光明正大,不用整日提心吊胆的,害怕被人举报,被东厂请去喝茶,高薪又舒服的好工作丢了,那才叫得不偿失呢。

    也正因为福利待遇提高了好几倍,皇上又严抓廉政工作,指挥使雷寅以身作则,狠抓廉政,风向规矩行情都变了,绝大多数的锦衣卫都不敢胡乱伸手,更别说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雷指挥使砍起脑袋来真不是开玩笑的。

    “都给老子好好盯着,出了事,老子倒霉,你们倒大霉。”雷震江咬牙切齿的训斥一通,这才下楼,前往皇宫奏报天子,他老爹雷寅在几天前早就带了一队人马悄悄溜出城,前往山西待命,高杰统率的皇军近卫独立营也打着野外演习的旗号悄悄赶往山西协助缉捕八大家,他留在京师坐镇指挥。

    “果然都在皇上的预料之中,皇上英明神武。”在接到雷震江的密报之后,首席军师宋献策不失时机的拍天子的马屁。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朱健明知是马屁话,但心里仍然很受用,他提供的是大体方向,细节方面则由御用军师宋献策及顾问团商讨布置,自从组建皇家顾问团后,很多事都扔给他们商讨处理,他不用再烧脑费神,日子过得比以前轻松多了。

    按剧情估测,明天的廷审,东林党仍会玩拖字诀,拿辽东卫所的锦衣卫千户雷震江说事,各种胡搅蛮缠,再与江南派文官干架斗殴搅局,最快也就拖到傍晚,最迟也就后天会妥协默认他下旨拿人。

    这帮狡猾的老狐狸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哥费尽心机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岂会让你们这么轻易搅局。

    山西,太原府。

    巡抚杨鹤这些天来被各种烦心事搅得头晕脑胀,所有事的根源只有一个,抗议并声援被锦衣卫抓走的黄云发,八大家频频施压,手下官员说情,百姓被煸动起来,他担心闹民变,不得不下令府军做好弹压的准备。

    他也清楚,在任的这些年中,他自已都不知道收了八大家多少重礼了,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人情越欠越大,何况,若无八大家的全力支持,他在山西恐怕干不了三个月就得卷铺盖走人,所以,他欠的人情债已经多到还不清,也正因为如此,面对八大家的施压,他才感觉头痛。

    从府衙出来,在回家半路上,杨鹤的官轿被人拦住,心情不好的他本想发飚,但一看来人递上的身份腰牌,顿时吓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老老实实的下轿,跟着来人进了旁边的一家大宅里。

    这是一幢普通的大户人家的大宅,从外边看没啥异常,但一走进去,立时感觉到非同寻常,甚至能嗅到一股子让他心惊肉跳的危险感,就好象进了龙潭虎穴一般。

    大宅内站满了穿着飞鱼服,腰佩终绣春刀的锦衣卫力士,甚至还有穿着新式军装,端着火枪的士兵,把整座大宅守卫得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杨鹤刚跟着领路的年青人走进大厅,穿着太监服饰的高起潜尖声叫道:“杨鹤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