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19章 人生如赌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一  钱府,书房。

    一众东林党大佬骨干正在开会,管事钱广志匆匆进来报告,靳良玉、梁嘉宾一干人被锦衣卫抓获。

    “怎么回事?”钱谦益惊得跳起来,他之前早吩咐心腹亲信把靳良玉和梁嘉宾悄然送出京师,暂时到乡下躲避一阵,等风头过了再说。

    一名东林党苦笑解释,他就是负责把靳梁两人悄悄送出京师的人,但靳梁两人却不听他的劝,还说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还把好心帮忙的东林党人甩掉,自个悄悄开溜,躲藏到某个角落,结果却被锦衣卫逮住了。

    “怎么办?”

    所有人都慌了,万一靳梁两人熬不住酷刑招供,他们岂不完蛋?

    “慌什么慌?”钱谦益厉声喝道,他不愧为东林党的带头大哥,越是关键时候反而越显得冷静,靳梁两人招供了又能咋样,捉奸还要捉双呢,空口无凭,他们完全可以赖掉,只要远在山西的范永斗等人及时销毁证据跑路,天子能拿他们怎样?

    所有人都松了一大口气,就是嘛,空口无凭,他们怕个球,一个赖字就能摘清,还是大哥高明啊,唯一担心的是山西那边的情况了。钱志鹏在几天前就已经快马赶往山西通风报信,理论上应该不用担心什么吧?

    山西境内的官道上,高杰正统领他的皇军近卫独立营的将士护着三辆马车在浩浩荡荡的行军,马车上装载的全是八大家的各种帐本和一些官员书信,这些全是重要的证据,必当面呈交天子,绝不容许有半点闪失。

    这一路上,高杰的神经绷得很紧,命手下士兵严加戒备,傍晚都不敢进城宿营,只在野外宿营,最多在是派人进城购买粮食肉类等物品,以防发生意外。

    其实,他过于紧张了,此次大抄家完全是突然袭击,八大家根本没有半点防备,人全被逮到不说,连那些藏在隐秘处的重要的帐本书信都被搜出来,没人真正的不怕死,酷刑之下,各家的大佬骨干都乖乖的招供。

    皇家近卫独立营三千人的编制,装备清一色的精良鲁密铳和轰天雷,接受的是近似现代的军事训练,基层军官都是从吕红娘的凤凰军团、李信的神机营、曹文诏的广平军等精锐部队抽调的老兵充任,比一般的地方驻军强了好几倍,所缺的只是实战考验而已。

    就这阵仗与实力,有谁敢找死?就算真有,时间反应上也来不及,要召集军队或人手,不是一两天就能OK的,何况兵权掌握在武官手里,文官和武官一向不对路,谁也不鸟谁,东林党的文官哪指挥得动那些手握兵权的武官。

    不过,话说回来,凡事没有绝对,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来,高杰不小心谨慎不行,他是弃暗投明的民军将领,被人各种BS穿小鞋很正常,如果不是抱紧了天子的粗大龙腿,估计早被整得呆不下去了,这事太重要,绝不允许搞砸,不然不是砸饭碗的问题,而是颈上吃饭家伙搬家的要命问题。

    官道上行人络绎不绝,有一拨拨的骑士策马狂奔,他们都是受过八大家好处的人,此刻正赶往京师通风报信,自然也看到了正在快速行军的皇家近卫独立营。

    当钱谦益等人收到消息,全都惊得面无人色,胆小的更是吓得瘫倒在地上,这下真要完蛋了。

    “时间或许还来得及……”某大佬杀气腾腾道,唯一的补救方法就是半路设伏,截杀高杰的皇家近卫独立营,只要把那些证据销毁就万事大吉。

    “拼了!”在场的所有人咬牙切齿的吼道,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豪赌一场了,输了啥都没有,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万一赢了,他们照样继续风光,嗯,只能赢,必须赢,他们输不起。

    一杯茶的时间,一众东林党大佬们很快商量出应对之策,然后马上散去,派出府中的心腹亲信出城,赶往各田庄召集家丁,同时忽悠当地的一些地主老财壕强借人办事。

    还别说,东林党的能量很大,只一天的时间就召集到了上万人马,全是地主老财豪强们在田庄里劳作的青壮农户,还有各家召集起来的家丁,光是钱谦益等东林党大佬就贡献了超过五千人的青壮农户和家丁,由一位颇知兵事的大佬统率,那些习过武的保镖护院充任各队军官。

    这些庄户平时在田庄里劳作种田,有战事时武装起来就变成了私人武装力量,大明私兵盛行,一些带兵打仗的武将,麾下的部曲亲卫队都是由自家的家丁组成,装备最精良的武器装备,享受最好的福利待遇,战力也比一般的士兵要高出好几倍。

    钱谦益等东林党大佬拥有多座田庄,良田万顷,还有大量的劳作的农户,光是他们就贡献出了超过五千人的私兵,其他各家的地主老财豪强们也凑够了五千之数,一万人的私兵可是一股让人怕怕的力量了。

    当然了,明间太紧,啥都没准备好,私兵们的衣服五颜六色,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有官军制式的刀枪斧盾,有江湖人的各种奇门兵器,有老百姓常用的砍柴斧、菜刀、锄头、烧木棍等,数量最多的就是木棒了,这玩意在各田庄都有大量装备,制作容易,成本低廉。

    也不是所有的武器都渣渣,那些官军制式的刀枪斧盾可都是做工精良的好武器,比一般的地方驻军还要精良,还有三百多张弓,有弩弓、有猎弓、有骑弓、有长弓等等,甚至还有几十杆火铳,五门自制的土炮,这实力真能把战力低下的地方驻军暴揍,乌合之众对战乌合之众,一般都是人数多,武器好的一方赢嘛。

    这些私兵肯定不能大张旗鼓的出征,被分散成几百上千的小队,稀稀拉拉的走小道前往指定的地点集合。

    这一次,东林党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来临,高杰不得不下令扎营避雨,耐心的等待雨停,这让东林党有一定的时间调动、集结人马,赶往预设的伏击地。

    这场大雨足足下了两天一夜才停,让一些长时间没有下雨地方减轻了灾情,百姓脸下难得的露出了笑容,都说这是老天爷开眼。

    雨停了,但道路泥泞,严重影响行军速度,这不是大问题,完全可以克服,让高杰担心的是定装纸弹壳里边的火药受潮打不响,正纠结着要不要拔营起程时,数骑踏着泥水奔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