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22章 让人憋屈的战斗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砰砰砰……

    私兵的火枪开火了,乒乒乓乓的打得欢,不过命中率为零,距离太远,没有进入有效射程内,不过还是给冲锋中的同伴带来了一定的激励。

    “杀啊……”

    私兵呼吼着,再次发起冲锋,前面几排是盾兵,后面的持着各种武器,在泥泞中奔跑前进,也有一些人不小心摔倒,爬起来时已变成泥人。

    “开火!”

    由装满湿泥沙的布袋构筑成防御工事后,阵前指挥的军官大声呼吼。

    砰砰砰——

    严阵以待的士兵射出一波排枪,冲在最前面的盾牌兵惨呼倒下,他们至死都想不明白,为啥能挡住箭矢的盾牌毛用都没有?

    “第二队上前,开火。”

    在军官的指挥下,皇家近卫独立营的士兵极有秩序的进退,射出一波又一波的排枪,几轮轰射,冲锋的私兵一片接一片的倒下,泥泞的地上躺满死状各异的尸体,还有大量挣扎惨嚎的伤兵,泥地都被血水染成了红色。

    这些私兵的武器装备比一般的地方府兵还要精良,但并没有接受过多少训练,打顺风仗或许还行,打这种攻坚战就吃不消了,看到满地的尸体和呼号的伤兵,剩下的吓得面无人色,全都拼命的往回逃。

    “不许后退,违令者斩!”

    统兵的东林党大佬大声呼吼,喝令督战队砍杀胆敢退后的士兵,督战队在砍杀了二十几个逃兵后,总算把混乱的局面稳住。

    “大炮,我们的大炮呢?快开炮!”

    四门笨重的自制土炮被吃力的抬上来,炮手装填火药,从炮口放入实心铁弹,然后点燃引信,跑到一边蹲下,双手捂住耳朵。

    轰——

    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实心铁弹脱膛射出,射进对面的军营里,轰塌了营中的一个瞭望塔,引得所有私兵欢呼,原本降低的士气再次得到提振。

    “进攻。”

    东林党大佬再次下令进攻,这一次,他命盾牌兵掩护火枪兵和弓箭手押前放箭放枪,压制敌人,掩护已方士兵冲锋。

    “目标好密集啊。”

    第四道防线的工事后面,几名持着单筒望远镜观战的高级军官象是在喃喃自语,又象是对站在旁边观战的主帅高杰说,目标密集,如果让投弹手抛投轰天雷的话,铁定炸得爽歪歪,可惜高帅下令不许使用轰天雷啊。

    高杰一直举着单筒望远镜观察,部下的牢骚只当听不见,如此密集的目标,他何偿不想使用杀伤力强大的轰天雷,只是害怕打得太狠了,把这支造反的叛军吓跑了,到时只怕不仅无功,还有纵敌之过呐。

    他转头仰望天空,狼烟呢?说好的狼烟呢?怎么还没见信号?

    轰轰轰,轰——

    私军的四门土炮连续怒吼,说是连续,其实间隔了有近十分钟之久,打完一炮,得把炮膛内的渣子清理干净了,才能装填火药,不然可能引发炸膛,加之炮手平时就没有经过训练,水平渣渣,能放炮真的已经很不错了,不能要求太高了。

    这不,旁边的另一门土炮,就因为被长官催得太急了,残渣没清理干净就放火药,后果是炸膛了,炮手被炸得不成人形,大炮也炸坏了,幸好没有波及堆放在旁边的火药,不然更惨。

    这种老爷炮好歹也算是炮,炮声隆隆,震耳欲聋,不仅能激励已方将士的士气,还能震摄敌军,杀伤敌人,作用还是不小的。

    几轮炮击,实心铁弹还是撞死了两个叛军士兵,轰塌了两个瞭望塔,砸伤了十几个,战果马马虎虎,总好过那些0战绩的火枪兵。

    弓箭和火枪是远程攻击武器,但得进入有效射才管用,而且还得有精度,因此,私军的火兵枪悲剧了,他们在盾牌兵的掩护下向前押,放了一枪后,手忙脚乱的装填弹药。

    弹药还没装填完,对面的哥们已经射出三波排枪,把顶在最前面的盾牌兵全部射倒,等他们装填好弹药,对面已射出第四波排枪,密集的弹雨打在人体内,炸出一蓬蓬血花,那些私兵惨呼倒下,等到第六波排枪响过,私军的火枪兵几乎全倒了,剩下的几十个吓得扔得手中的火枪,转身逃命,最后都被督战队砍翻。

    弓箭手还好点,射速相当快,洒落的箭雨还是射伤几十个士兵,皇家近卫独立营的士兵戴有野战的铁制头盔,战术背心的胸背放有两块铁板,挡住了要害部位,大多是肩部、手臂部位中箭,被战地医护兵抬下救治。

    没有盾牌兵在前面掩护当炮灰,这些弓箭手也只是能射出几轮箭雨,好运就结束了,密集弹雨构筑的死亡罗网内,任何生物都不能幸免,剩余的弓箭手吓得连忙退后,站得远远的放箭,能不能射中对面的敌人,他们不管了,只要不往回跑,被督战队砍翻就万事大吉。

    私军虽伤亡惨重,但在督战队的逼迫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再一次发起进攻。

    “让兄弟们放弃阵地后撤。”

    放了三波排枪,射倒了不少私兵,高杰下令放弃第三道防线,撤到第四道防线坚守,这也是最后一道防线了,不能再撤了,佬佬个熊的,狼烟咋还没见啊?

    私军阵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在他们前仆后继的悍勇冲锋下,终于突破了叛军的另一道防线,一时间,原本低落的士兵再一次得到提振。

    “冲,继续冲,一鼓作气拿下最后一道防线!”统兵的东林党大佬也是精神大振,挥舞长剑呼吼,最后一道防线了啊,兄弟们,加把劲啊,灭了对面的叛军,老夫重重有赏啊。嗯,赏你们一杯毒酒,别怪老夫心狠,谁让你们知道得太多了。

    士气大振的私兵挟着连胜之锐气,呼吼着发起冲锋,想要一鼓作气攻破叛军的最后一道防线,后边的私兵也在拼命的把剩余的三门笨重的土炮往前推挪,自制的土炮射程比官制的佛郎机炮渣多了,射程不太远,得进入炮弹的射程之内才有效。

    砰——

    一座用湿泥沙堆成,用木桩加固的高台上,一名狙击手开枪射杀了一个私军头目,旁边负责观察的助手则拼命的挥舞一面小红旗,他看到远处的后方升起三道浓烟,连忙发信号。

    “狼烟,哈哈,大帅,狼烟来了。”

    几名高级军官看到高台上摇动的红旗,同时也看到三道冲天浓烟,全都高兴得嚷嚷起来,奶奶个熊的,反击的信号终于来了,这一仗打得太憋屈了,现在终于可以放手开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