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26章 水军的力量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何谓清官?

    “清官乃是……”

    一个书生装束的年青人摇头晃脑的向围拢在身边的一大群百姓讲解什么叫清官。

    清官嘛,当然是为老百姓办实事,不贪污,不收黑钱,不徇情枉法,两袖清风的好官,什么叫两袖清风?嗯,就是因为不收黑钱不贪墨,所以穷得叮当响,日子过得只比穷苦百姓好一点点,毕竟当官嘛,每月都有奉禄拿,但也不会好到哪去,总之日子过得很清苦,这样的官,才真的叫清流好官呐。

    这名书生的演技绝对是影帝级的,不仅说得绘声绘色,而且配上表情动作,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无不为穷得叮当响的好清官抹眼泪,百姓多贫苦,一日三餐都难以维持,体会当然最深刻了。

    “不对啊,我怎么听到的消息跟你的不一样啊?”

    在众人纷纷为东林党的清官鸣不平之际,围观的百姓群里突然响起一个反对的声音,显得那样的突兀明显,犹如站立鸡群中的那只白鹤,一下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这位兄台,你说的清官,小生认同,但那些人不是清官啊,而是贪官,大大的贪官。”

    “你有什么证据?”

    有人反驳,并且得到了绝大半百姓的支持,东林党在普通百姓眼里还是好官的,听多了,自然也就信了。

    “证据我现在没有,但我听说了,那些人被查抄的家产正在清点之中,明天就会有结果,并张榜公示,以请清白。”

    “好,现在是真是假且不论,明天你我在此碰面,小生就等着看官府的张榜公示,小生就不信钱大人等人会是贪官。”

    “一言为定,击掌为誓。”

    老百姓朴实简单,好忽悠,但有时候也不好忽悠,至少现在,经过这些热心肠读书人的提醒,想忽悠他们去盲目的声援被关押的东林党众官员可难了,至少在官府没出张榜公示,不知道事情的真假之前就忽悠不动他们。

    朱健担心的就是这个,如果光是读书人,他一点都不担心,但如果是百姓被忽悠,盲目的跟着闹事,还真有点头疼,所以,抢先控制社会舆论,占据道德的制高点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各种小道消息仍在大街小巷四处传播,天色渐暗,稍后城门关闭,为生计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回家吃饭,洗澡睡觉,有些大宅院则是灯火通明,不知道主人在忙些什么。

    城外的田庄处灯火通明,一盏盏气死风灯宛若夜幕中的点点繁星。

    借着朦胧的灯光,依稀可见不少人站在一块块田间忙碌着什么,看身上的服饰,有锦衣卫的飞鱼服,有东厂的,他们奉命连夜清查钱谦益等人在城外的田产地契,这可是把东林党从清流神坛上轰下来的核弹,也是快速安抚百姓的真相,必须赶工,大不了给个三倍的加班费。

    撸了八大家,朱健的小金库已经撑爆了,现在还没算上东林党的,他现在财大气粗,大方一回也是应该的。

    皇宫城门处,宫门已经关闭,但数十东林党官员仍跪在地上,双膝已经麻木得没有知觉,但他们都在咬牙硬撑,为解救一众大佬,他们真的豁出去了。

    在远处,同样黑压压的跪了一大群读书人,他们当中,有的是正接受组织考核,即将加入东林党的,有的东林粉,有的无门无派,是被同窗好友忽悠来的,总之都是来声援的。

    在他们面前是两道装满泥沙的简易防御工事,防御工事的后面是宫中甲士,皇家近卫团的士兵荷枪实弹,杀气腾腾,谁敢冲击皇宫,恪杀匆论。

    朱健身为穿越众,知道大明朝的书生牛得一笔,他可不会惯着这些读书人,胆敢惹事,先揍到爹妈都认不出来,然后革除功名,扔锦衣卫诏狱。

    先前真有二十几个不怕死的,被宫中甲士打残,当场革除功名,锦衣卫拖死狗一般把人拖走,经雷霆手段杀一儆百之后,这些群势汹汹的读书人开始冷静下来,除了长跪抗议,无人再敢冲击闹事。

    他们辛辛苦苦十年寒窗苦读,为的是考取功名,卖与帝王家,光宗耀祖,而不是来闹事的,如果被革去功名,这辈子就真的完蛋了,还真没几个敢拿自已的前途开玩笑,那就只能冷静抗议,要求一个公道,他们不相信被抓捕的东林党大佬们勾结流贼,意图谋反。

    “哎哟,王大人昏倒了,快抬下去。”

    长跪不起可是一件体力活,体质差的人没撑多久就吃不消,先后就有几个年老体衰的官员撑不住,昏倒在地上。

    在一名老太监的指挥下,几名小太监上前把昏倒的官员抬到一侧,给他们喂服加放了蒙汗药的茶水,还有几名老宫女专职服侍,细心的给这些官老爷们盖上被子,以防着凉。

    皇宫外边有N多人不睡觉,宫内的叶天呼呼的睡得死沉,其实,他之前因兴奋、紧张等原因,中枢神经受到强烈刺激,同样睡不着觉,不得已,只好折腾田贵妃,也是把自已折腾得累惨了才呼呼睡大觉。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童子营中以燕铁男、唐甜甜为首的十几个少年男女,他们聚集在大姐头燕铁男的房中,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儿,显得极热闹兴奋。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满城尽知,燕铁男和唐甜甜又借口看望干娘,进宫打听消息,缠着王承恩,知道了不少内幕消息,回营后就召开小会议。

    两女性格偏激,思维跳脱,一心想着要做点什么来帮干爹分忧解难,就算干不了大事儿,干点小事也行,回营的一路上,她俩早想好了怎么干,这么热闹的事岂能少了她们。

    “铁男姐,这样……不好吧……万一义父生气了咋办?”一个性格有点腼腆的小男生呐嚅道。

    “不会,我们这是帮义父做事,别忘了,我们还是小孩子。”燕铁男眨着眼睛笑嘻嘻说道。

    “笨蛋,我们要善于利用我们的优势。”唐甜甜直接给了腼腆男生一个爆粟,动作跟她温柔甜美的长相成反比。

    腼腆男生缩脖捂头,脸色胀得通红,却不敢吱声,整个童子营最怕就是这位有着天使面孔,却心狠手辣的小煞星,唯一能镇住她的只有大姐头燕铁男。

    “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你你,还有你们几个,回去做好准备,明早开溜。”燕铁男摆出大姐头的威势,食指对着房中的一些少年男女指指点点,她挑的全是年纪跟她相仿,武功练得不错的同伴,最后点的是两个一男一女,仅有六七岁,但在她的熏陶下,比一般的同龄人要机灵多了。

    “是。”屋内所有男生女生全都站起,齐唰唰的举手敬礼,动作整齐划一,显然是经过了一定的严格训练,颇有点现代军人的威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