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228章 又出大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一拨拨赶来京师声援东林党的书生被燕铁男等人以各种借口挑衅,然后被揍昏,拖进树林里扒光衣裤,捆在树上,要命的是几个大姑娘把一堆男人扒得精光,竟然没有半点羞赧,脸都不红一下。

    有个书生某方面的能力可能较强,或者有某种喜欢被虐的不良嗜好,竟然还石更了,如果不是燕铁男及时阻止,这丫的祸根必被笑靥如花的唐甜甜一刀削掉,后半生只能进宫当公公了。

    燕铁男等人胡闹了好一阵,看看天色渐晚才收手回城,她们不担心那些被捆绑在树林里的书生,有个别绑得很松,稍稍挣扎就能挣脱,不过,裤子一件没留,就留了件长袍遮体,没有裤子,看你还敢进城?

    京师方圆百里都在锦衣卫密谍、东厂和红帮的严密监控之下,任何风吹草动,朱健都知道,燕铁男等人的胡闹自然也知道得一清二楚,接到消息时,他是又气又好笑,但他不敢让周皇后和懿安皇后知道,两个妮子分别是她们认下的义女,两个大姑娘家干这么荒唐缺德的事,两后不气得吐血才怪。

    朱健承认对燕铁男和唐甜甜的教育失败,两人的性格与心理的阴暗面已无法扭转改变,幸好两人的克制力都还不错,没有干出什么出格得让他头痛的要命事儿,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作不知道了。

    锦衣卫等仍在抓紧时间清理统计那帮东林党大佬的家财,最费时的是统计他们在城外的田庄、良田、房产等,据说数量大得惊人,光是东林党党魁钱谦益名下的田产就有数万亩之巨,把负责清查统计的官员都吓傻了。

    朱健身为穿越众,了解明史,当然知道钱谦益是明末最大的贪官,如果他入阁,贪得更多,只不过被他提前终结,历史的轨迹发生了一点改变,说他是清版的和坤也不唯过,他不吃惊,只是肉痛,这些抄没的海量财产是置东林党众大佬于死地的重要罪证,必须公开,公开的财产只能如实充入国库,没法进入他的小金库,换谁都肉痛啊。

    整个局势都在控制之中,剧情都按着预设的方向发展,东林党群龙无首,那些小鱼小虾都跪在皇宫门前抗议,想回家也不行,等于是变相的被软禁在宫里,城外的东林粉书生进不来,社会舆论完全掌控在《大明时报》和《江南报》手中,江南派是东林党的死对头,逮着如此难得的机会,肯定拼命的落井下石,各种抹黑东林党,加上大量职业托混杂在百姓群中,有意无意的散布各种小道消息,引导百姓向着剧情需要的方向走,基本上可以说是胜券在握。

    不过,朱健仍不敢有丝毫大意,严令宋献策坐镇督促,确保剧情没有走偏,后续剧情的材料、道具神马的都要加紧准备好,以免到时慌乱出错。

    将近傍晚,高杰统率的皇家近卫独立营押解三千多衣衫褴褛,垂头丧气的俘虏浩浩荡荡进城,队伍后面是一串长长的马车、牛车,车上载的全是死状各异的尸体,再次引发全城轰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都在到处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

    “兄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有这么多俘虏和尸体?”

    所有人都在议论打听消息,这种时候,又是消息灵通的职业托们大显神通的时候了,身为天子的水军,他们知道的内幕消息很多,而且是经过整合提炼后的,很容易就能把人忽悠住。

    “王兄,你消息一向灵通,给咱说一下。”

    “这个嘛……说来可话长了。”王兄捋着颌下长须,欲言又止,一副高深莫测样。

    “诸位还记得前几天的那场倾盆大雨?”

    “这跟雨有什么关系?王兄,求求你了,别卖关子了,哥几个的口胃都快被你吊死了……”

    “呵呵,我不是想吊你们口胃,我也是听我那族叔说的,事情大概是这样……”

    在职业托们绘声绘色的描述下,东林党勾结流贼袭击皇家近卫独立营,意图销毁罪证的消息很快就传扬开了,不过,大多数人仍持怀疑态度,毕竟钱谦益等东林党大佬是清流的代表,官声太好,怎么可能和流贼勾结?再说了,他们是两袖清风的大清官,肯定没有贪污什么的,销毁罪证什么的纯属扯蛋,谁信?

    为此,几方人争吵起来,就差撸袖子干架了,最后打赌,谁输谁摆一桌奢华酒席,口水仗这才消停,当然了,各种争吵各种赌约都是职业托们自导自演的大戏,硬是把老百姓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要相信哪个,同时也给他们提了个醒,在没有看到结果之前,谁忽悠也不信。

    在全城的注意力都被皇家近卫独立营吸引的时候,皇家近卫团配合协助锦衣卫又抄了十几个地主老财,士绅豪强的家,这些人都是借家丁给东林党的土壕,朱健现在是秋后算帐,同时增加置东林党众大佬于死地的筹码。

    这些土壕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全都吓得面无人色,有的吓瘫在地,有的直接吓尿了,还有的眼睛翻白,一口气喘不过来,直接昏死过去。

    “大人,我等愿弃暗投明,检举揭发东林党的罪行。”

    在锦衣卫的诱供引导下,这些已经吓得半死的地主老财士绅豪强没有半点犹豫,果断秒变,变成了官府的污点证人,然后被安排在单间牢房里,拿着剧本默记剧情与台词,准备出演几天后的大戏。

    为表忠心,他们还得捐出一半的家产和一半的田地,虽然肉痛,但好歹还能留一半,重要的是保住脑袋,钱没有了还可以赚回来,脑袋没了啥都是浮云。

    朱健的心其实还算软的,他本来完全可以借此事把这些地主老财士绅豪强抄家砍头,财产充入小金库,但想想还是心软下来,只拿了一半的家财和田产。

    封建社会,大量的田地掌握在地主老财和士大夫阶层的手中,还有大量没有登记入籍的流民,这些流民不仅是发家致富的工具,也是潜在威胁的私人武装力量,迟早要改革清理掉,现在急不来,步子迈得太大,会扯着蛋的,当务之急是先把东林党撸掉。

    第二天中午,在人们焦燥不安的等待中,官府终于在城门口等显眼地方张榜公告。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1779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