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29章 往死里黑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公子,这上边写的什么?”

    许多百姓围聚在官府刚张贴出来的一排公告旁边,好奇的询问,他们没读过书,连自已的名字都不会写,自然认不得公告上的字了。

    “是啊,这位公子,我们不识字,您就给念念吧。”

    旁边的百姓纷纷出声,恳请那些穿着长衫的才子书生们念读并解释给他们听,这上边到底写的什么东东,怎么这么长这么多?

    “唉,枉我这么崇拜这些人,把他们当成努力奋发的榜样,真没想到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年青书生仿佛没有听到周围百姓的声音,自顾仰天长叹,泪水横流,苍天啊,大帝啊,什么狗屁清流,整一个大明的超级大蛀虫啊。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在场围观的书生不少,大多人表情芒然、内牛满面,嘴里喃喃自语,好象丢了魂一般,亦有人捶胸顿足,号淘痛哭,好象死了亲妈一般,更夸张的直接大吼一声,卟的喷出一口血水,当场裁倒。

    这些读书人的激烈反应让围观的百姓茫然、紧张,也更加对公告榜上的内容好奇,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一个年长的书生长叹一声,给围聚的百姓讲读公告上的内容,有不明白的还耐心解释。

    “鸿胪寺卿钱某人,名下良田一万七千六百多亩,次田八千多亩,房产十七处,估值现银五十六万两,家中查抄现银五百六十一万两,珠宝古玩字画等贵重物品N多,估值三百六十万两,歌姬舞女二十七人,宠妾五人……”

    嘶嘶嘶——

    嘶嘶的吸气声响成一片,这些数字对于穷人来说,十辈子不吃不喝都赚不到,真的太吓人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吓懵了。

    “清官……不是两袖清风么?”

    一个带着疑惑的声音弱弱响起,随后有众多声音附和,清官到底是两袖清风?还是万贯家财,多到花不完?

    “没错,真正的清官是两袖清风,一心只为百姓办实事的好官。”有书生义正词严道,给清官这个词下定义,真正的清官是真的很穷,看看前朝的海瑞海大清官,穷得连官服都是缝补过的,一日三餐,也象百姓一样喝稀粥的,全靠同窗好友接济,家人才偶尔能吃上点肉。

    “那……”有百姓手指公告,那上边的人钱多到花不完,怎么会是清官呢?而且还是世人推崇的清流代表呢?

    “他们是假清官。”年长的书生叹道。

    “假清官?这位兄弟台用词太客气了,他们连人都不配,是吸食民脂民膏的超级吸血鬼!”

    “对,他们是祸害大明江山,祸害百姓的吸血鬼。”

    有义愤填膺的书生大声附和,给似懂非懂的百姓讲解,你们每天辛苦劳作,但为什么日子越过越穷,最后被逼得卖田地,卖完田地卖儿女?就是这些大贪官吸血鬼害的,因为你们交纳上去的税金什么的,都被他们贪墨进自个的腰包了,朝廷根本没钱来建设道路,修水渠等基础建设,这些都是为百姓着想的民生建设啊。

    今天可是最重要的一天,大量的职业托混杂在百姓群中,发挥自已的影帝级演技和嘴炮神功,拼命的把东林党往死里黑,激起善良朴实百姓的愤怒。

    还有不少江南粉的书生也挤在里边看热闹,这会逮着机会,也是拼命的落井下石,往死里黑东林党,他们既是来看结果的,同时也肩负江南派领袖阮大铖交付的使命,往死里黑,一定要把东林党打进地狱,让他们再无翻身的机会。

    在各处张榜公告的地方都有不少东林粉的读书人,若在平时,有人胆敢黑东林党,他们早群起而攻,口伐笔诛,把人活活喷死,但这一次,他们集体失声了,公告上那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把他们吓懵了,冲击他们的灵魂,三观完全被颠覆,在心中有如神一般存在,让他们顶礼膜拜的偶像瞬间轰隆倒塌。

    这样的场景,在每一处张贴公告的地方都能见到,在职业托和江南派的拼命抹黑之下,东林党清高的形象已完全倒塌,成为人人喊打喊杀的过街老鼠,曾经的东林粉书生们都不敢说自已是粉了,被喷满头满脸的口水只是小事,倒霉的还挨揍得皮青脸肿,浑身是伤。

    等到那些从外地赶来声援,被卡在城门外的东林粉书生进城时,大势已去,舆论已完全是一边倒的碾压,谁敢说自已是东林粉,必定倒霉。

    张榜公告抄家结果已让东林党没有翻身的余地,那么,接下来的公审大会更是让一众东林党大佬死得不能再死了。

    公审大会会址就设在原京师三大营中的三千营的军营,军营宽阔,能容纳不少人,营拦拆除一小半,供百姓入场观看,荷枪实弹的官兵和捕快衙役等负责维护秩序,内阁、六部等大员都到场陪审,天子亲审,也算是名义上的廷审吧。

    来看公审的百姓很多,黑压压的把会场都挤满了,让负责维持秩序的官兵和捕快衙役都紧张得如临大敌,里层的宫中甲士同样紧张,手按刀柄,做好突发状况的准备,幸好百姓都质朴老实,也没人敢在这种场合煸动百姓搞事。

    被押上来的是一长串的俘虏,一个个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王承恩一出声喝问,他们一个个全都老实招供,承认自已是高迎祥高闯王的部下,民军溃败后,躲藏在深山老林苟且偷生,然后头领接到八大家的密涵,一路潜来京师,与东林党某大佬会合,伏击押解证据回京的皇家近卫独立营,然后再混进城里,控制皇宫,逼天子让位,扶持一个听话的傀儡皇帝。

    围观的百姓哗然,东林党和八大家竟然勾结流贼杀官,还想挟天子令诸候,吃果果的造反呐。

    先审的人犯都是小喽罗,或许所招供词的还没有够份量,随后提审头目首领级的流贼,他们所招的供词大致差不多,不过细节更多一些,比如许以官职,给多少奖赏等等。

    这些剧情都是高杰奉旨弄好的,有一些人是托,大半是被俘的家丁,想要活命,就得乖乖的按着准备好的剧情来演,充英雄好汉的都被剁了,一颗颗血淋淋的脑袋把那些贪生怕死的家丁都吓坏了,谁敢不听话?

    接下来是提审那十几个借家丁给东林党的地主老财,士绅豪强,他们都统一口径,死咬着东林党不放,人家是官,他们只是地主粮绅,哪敢不借,至少借去干什么,他们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