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31章 瓜分蛋糕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杀奸贼,杀奸贼,杀奸贼!”

    第二天中午,密密麻麻的百姓把公审会场全挤满了,当一众东林党大佬被如狼似虎的士兵押出来的时候,有人振臂高吼,跟着有人响应,随后是越来越多的百姓跟着高声呼吼,万千声音汇集,响彻云霄。

    钱谦益等东林党大佬全傻眼了,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混杂在百姓群中的一些东林党小人物和东林粉很想冲上去,告诉大佬们这几天发生的情况,奈何有心却无力,他们挤不开密密麻麻的百姓,更无法冲破由荷枪实弹的官兵组成的三道人墙,即便大声呼喊也没用,都被万千百姓愤怒的震天呼吼声给淹没了。

    “你等可知罪?”

    阮大铖看着被士兵强摁跪倒的一众东林党大佬,扳着脸沉声喝问,天子昨天回宫后突感身子不舒服,今天的公审大会就由他负责主持,让他有种当背锅侠的不舒爽感觉,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这是他当内阁首辅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等无罪。”

    “我呸……”

    一众东林党大佬还晕乎乎的,一时半会还没弄清楚现在的状况,但打死也不会承认他们有罪,他们要求进宫面圣,要求让他们信服的证据。

    阮大铖丫根就不想给他们任何机会,完全无视了他们的抗议、要求与咒骂,自顾宣告他们的罪行,在一众东林党大佬被震惊得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喝令马上执行处决,连时辰都不管了。

    “阮大铖,你个王八蛋,你敢杀我们试试?”

    “姓阮的混帐,你敢杀我们?”

    一众东林党大佬到死都不相信天子敢砍他们的脑袋,直至如狼似虎的官兵一拥而上,把他们一个个押至临时搭建的断头台上,这会,他们才真的吓傻了,皇上真的是要砍他们的脑袋啊。

    刽子手手起刀落,血光迸现,一颗人头落地,然后是下一个……

    “杀得好,祸国殃民的奸贼就该杀。”

    围观的百姓纷纷鼓掌叫好,这种贪污**,吸光百姓血汗的卖国贼就该杀。

    “阮大铖,你等着,迟早有一天必杀你报仇血恨!”

    混在百姓群里的东林党小官员和东林粉反应不一,有的默默的垂泪,有的茫然,有的恐惧,不少有野心有上进心的已悄然离去,找门路去了,只有极少数死忠则咬牙切齿的问候阮大铖的N代祖宗,发誓要为大佬们报仇血恨。他们不可能也不敢找天子报仇,只能把所有的帐全算到阮大铖和江南派的头上。

    该砍脑袋的砍脑袋,该发配去挖矿的发配,该关押的关押,那些无辜的丫环下人奴仆什么的该释放的释放,八大家之一的黄家家主黄云发因举报有功,功过相抵,免了断头一刀,全家被发配边远的蛮荒之地。

    不过,据小道消息,在某地有一个叫王云发的商人,长得跟黄云发很相似,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朝廷此次抄家,抄没了大量的资产与田地,天子下旨,抄没的田地,一部份留作军田,一部份留作官田,一部份分发给新近移民来京师居住的流民,此举赢得了百姓的拥戴,没分到田地的原住民也同羡慕与高兴,至少他们原有的田地不被均分出去。

    轰动京师,甚至是整个大明的大事件就这么结束了,但这件事一直雄居京师八卦榜榜首长达半年之久。

    朝堂内,这事并没有结束,或者说,只是一个开始,这事牵连太广,不少东林系的官员牵扯其中,不是被锦衣卫拘捕入狱就是被撸掉官职,所缺岗位由其他人顶上,各官署衙门虽受影响,但还是能够保持正常运转。

    天下的读书人太多了,等待安排入仕的候补官员同样不少,而官职岗位就那么一点点,都抢得头破血流呢,还怕没人?

    此次大洗牌,收获最大的当数江南派领袖阮大铖了,理顺成章的升任内阁首辅,算是达到了人生的巅峰了,原工部尚书李精白升任内阁次辅,也是让人眼红羡慕妒忌恨的晋升了,象徐光启、宋应星等能臣名臣都得到晋升,宋应星还是太年青,且入仕时间太短,还是一个七品县令,升得太高难以服众,也让大臣不满,朱健只给他弄了个工部郎中的官职,但在官场上,这已是火箭式的晋升了。

    六科道的东林党官员基本被清洗掉,换成帝党系和江南派的人,帝党系的官员占了三分之二,还能留下的原东林党官员都是思想进步,有上进心,改换了门庭的,要么加入帝党一系,要么投入阮大铖的门下,还有一些是没有任何派系的,但官声不错,能力也过得去,这种官员,朱健一个都没动。

    真正闪耀登场,亮瞎所有人钛金眼的是新任吏部郎中宋献策,这厮简直就是凭空冒出来的,没几个知道他的底细,不过,稍后一打听就知道了,帝党派的头号元老,天子的御用军师,有时候直接代表天子,牛笔得不行。

    六部中,吏部排首位,负责考核任免四品以下的官员,朱健当然要在吏部安插自已的亲信,宋献策就是这么的给他硬塞进去,先临时占一个官位再说。

    不过,让朱健尴尬的是满肚子奇谋诡计的宋大军师连秀才的功名都没有,更别说考中进士,安排外任,取得一定政绩神马的仕途资历了,简直就是全无官员,直接空降吏部郎中肯定难以服众,不得已,他不得不帮宋大军师设计了一整套的人生资历,书香背景的门第、出生、入蒙学,考童生……一直到在某个偏远得让人记不住地名的小地方任县令,加上内阁大佬阮大铖的配合,这才算忽悠过去。

    这次的蛋糕非常巨大,相关人员都得到提拔晋升,帝党系、江南派,甚至无派官员都皆大欢喜,虽然还有各种余波,但基本上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变化了,至少各官署衙门都保持正常运转,即便有些工作拉下,加加班,赶个十天半月的也能补上,都提拔了,这工作的干劲还是蛮大的。

    朱健依旧忙得焦头烂额,把最重要的朝堂事情处理完后,还得忙后续的收尾工作,这些收尾的都是小事,但相当繁琐,都得处理好了,为日后的革新铺好路。

    阮大铖升任内阁首辅,前往道贺的官员门生多如过江之鲫,据说光宴席就摆了几十桌。

    宋献策带了一份重礼也去道贺,酒足饭饱,阮大铖亲自送出大门,宋献策临上车前,笑眯眯的说了几句道贺的话,这才登上马车离去。

    阮大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眼神极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