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39章 铁杆粉丝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放心吧,姐姐有办法把你弄出来。”燕铁男摸着小圆圆的小脑袋安慰道。

    “嗯,谢谢姐姐。”小圆圆粉嫩的小脸蛋上才绽开出开心的笑容,她很聪明,明白燕铁男话里的意思,不会连累别人,也不会伤着妈妈,不过,妈妈伤心肯定是有,毕竟花费了不少心思培养她。

    “给。”燕铁男突然从怀里摸出几张写满字迹的纸卷。

    “什么?”小圆圆怔道,接过纸卷,打开一看,眼眸瞬间亮了起来。

    “当是姐姐送你的礼物。”燕铁男咯咯笑道,为了坚定小圆圆加入童子营的决心,她可是下了点功夫,不惜把珍藏的天子墨宝送给她。

    那几张纸卷是她和唐甜甜进宫给两后请安时,在周皇后的寝宫里发现的,朱健偶尔也会练习一下硬笔书法,对自已的硬笔书法还是相当满意的。

    “谢谢姐姐。”小圆圆开心得不得了,激动得粉嫩的小脸蛋满是红潮,但头都没抬一下,眼睛已被纸卷上密密麻麻,乱七八糟的硬笔字吸住,再也挪不开。她冰雪聪明,不用燕铁男说出来也明白这些字迹是谁写的。

    陈圆圆现在的心情就象后世狂热的追星族,铁杆粉丝,如果突然间得到了明星的一张签名照,或者大球星穿过的球衣,激动得嗷嗷尖叫,幸福得不要不要的,狂晒朋友圈吸仇恨。

    朱健练习书法是随心所欲的书写,脑子里闪过什么就写什么,根本就没有固定什么字句,也没有讲究按格式间隔,随意挥洒,自个乐呵就行,因此,整张纸上的密密麻麻,乱七八糟,当然了,单看字体的话,他的硬笔字体还是不错的。

    什么高山流水人生巅峰白富美高富帅,物以稀为贵等字词字词,也有来上一小段歌词的,你是风儿我沙,缠缠绵绵到永远,那一天我漫步在夕阳下,看见一对恋相互偎依,那一刻往事涌上心头,你的眉目之间锁着我的爱恋,你的唇齿之间留着我的誓言之类。

    有时也来上一段古人的诗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休言女子非英雄,夜夜龙泉壁上鸣等。

    这几句诗句在密密麻麻,乱七八糟的字堆就象沙堆中金光闪闪的金子,小圆圆一看到,眼眸中的神彩变得越发晶亮动人,唇角在不知不觉中逸出一抹盈盈笑意,谁说皇上不会作诗的?出来,本姑娘保证不打你。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她闭上眼睛,细细品味其中的深意,可惜的是她的年龄,阅历等都无法品味中诗中的最高境界,但她可以肯定,这几句绝对是千古绝句哟,足可流传百世,

    她被卖入水云阁后,就一直接受琴棋书画歌舞礼仪等严格训练,她冰雪聪明,一学就会,小小年纪已隐露天赋,被姐姐们誉为水云阁的小才女,也更得妈妈的宠爱,当然了,未来的摇钱树嘛,换谁不爱?

    确认了大偶像会作诗,而且作的是流芳千古的绝句,小圆圆越心的开心与崇拜,可惜都是只有一两句,没有完整的,好可惜。

    看到她投来的眼神,燕铁男耸肩摊手,表示没有了,或许周皇后、田贵妃那里有,但下次进宫再问问看了,也可以等到家宴,一家人热闹开心的时候乘机问问。

    “姐姐,给我再说说皇上的一些事嘛。”小圆圆摇着燕铁男的手臂撒娇,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粉丝们都对偶像的各种事儿充满了兴趣。

    “好好。”燕铁男摇头苦笑,昨夜她和小圆圆同睡一床,被她缠着说了一夜有关天子的事儿,不管是国事还是私事,小妮子都充满了极大的兴趣,把她给折腾得睡眠有点不足。

    童子营里的所有孩子都把朱健当成再生父母,加上他各种贯输洗脑,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神技能,让孩子们既敬爱又崇拜,象燕铁男、唐甜甜等一些性格偏激的更狂热得不得了,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无不是赞美的话,再经过一些修饰加工,把天子描述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完美圣君,也让小圆圆听得心驰神荡,崇拜得不得了。

    三天后,小圆圆跟两位姐姐回返南京,除了休息的时候会趴在窗前发呆,基本没啥异常,仍象平时那样刻苦学习各种技能。

    某一天中午,妈妈要上街买点东西,小圆圆缠着跟去,妈妈被缠烦了,只好带上她。

    南京是大明王朝的陪都,缩小版的朝廷,内阁六部等部门一应俱全,属一线大都市,街上行人川流不息,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眼花缭乱,各种叫卖声、笑声、讨价还价声构成了一副繁华热闹的都市画面。

    妈妈出门虽带有保镖,但仍不放,一直牵着小圆圆的手,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穿行,也不知道从哪窜出来几个喝得醉熏熏的大汉,不小心和在前边开路的保镖发生了一小摩擦,争吵中,妈妈突然发现小圆圆不见了,连忙四处找寻。

    在水云阁的人满大街找人的时候,小圆圆已舒舒服服的躺在一辆大马里,由一队锦衣卫力士护送,隆隆的驰向京师。

    燕铁男和唐甜甜不能跑去南京把人拐出来,只能去找锦衣卫独臂指挥使雷寅帮忙,雷寅哪敢拒绝,派了几个机灵的手下在水云阁附近候着,等着小圆圆发出信号就动手拐人。

    童子营里多了一名叫邢沅的小女生,营长大人即便知道也不会太关注,这段时间有一些勋贵世家子弟进营,也有一些颇有天赋的孩子被送走,接受更专业的学习与训练,来来去去,谁记得这么多?再者,人是燕铁男和唐甜甜带进来的,天子赐封的公主殿下,哪敢真的调查,汇报的时候只是说营里又增了一名十来岁的小女生。

    朱健虽然知道童子营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但事多人忙,只是扫一眼报告情况就放过一边,邢沅这名字真的没有一点印象,如果是陈圆圆这名字倒是念念不忘,就历史的轨迹在这里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改变。

    或许是蝴蝶翅膀的连琐效应,在边远的辽东也发生了一件事,一件让朱健大发雷霆,下决心要加快进行军事改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