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42章 大明国柱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狙击手不能改变一场战役的胜负,但却有可能在一场战斗中让天秤倾斜,他们在战斗中的惊艳表现不仅让已方士兵折服,同时也极大的激励了他们的士气,千军万马的对决,最不能缺的就是士气。

    狙击手是天子的宝贝疙瘩,也同样是前线主帅心中的宠儿,祖大寿可是求爷爷告奶奶,死皮赖脸外加送了一笔银子,才辛辛苦苦的从洪承畴洪督师那里弄来了两组狙击手,自然是格外的关照。

    整个辽阳城就四名狙击手,柳大贵是其中之一,射杀了许多金军披甲勇士、军官,荣立不少战功,而且还是小组组长,突然失踪,他配备的单筒望远镜出现在陌生人手里,事情可严重了,祖大寿不敢有半点马虎,亲自率队搜查。

    当大队官兵把丽春院包围得水泄不通时,里边所有人都吓懵了,这到底咋回事?

    如狼似虎的士兵破门而入,不管是老板、妈妈、保镖、姑娘、大茶壶什么的,但凡是人,一律控制住,不听话的直接刀背招呼,胆敢反抗,乱刀剁成肉泥。

    整个丽春院被搜得鸡飞狗跳,一些士兵手脚不干净,乘机顺手牵羊,把一些值钱的小东东顺进怀里,最后掘地三尺,终于发现了一条暗道,在暗室里找到了柳大贵的尸体,他是在昏睡中被人一刀割喉死掉,死亡时间就在刚才,这也意味着凶手极可能还在丽春院内。

    祖大寿把丽春院里的所有人押回军营审讯,要逐一审讯这五十几号嫌犯可是件头痛的事,这个古老行业里能当上妈妈的,哪一个不是眼界活泛,心思玲珑之人,这时候得先把自个给摘清,在她的协助下,祖大寿命所有人站好队,让妈妈逐一点名,终于发现帐房管事赵有发和大牌红姑娘杏花没在。

    祖大寿心中一动,让人把车祸挂掉的尸体搬来,妈妈和一众丽春院人都认出这是帐房管事赵有发。

    “全城搜捕杏花!”

    祖大寿现在已能梳理出大致的脉络,赵有发和杏花是潜伏在辽阳城内的金军细作,杏花用美人计引诱柳大贵,弄到了单筒望远镜,赵有发想带单筒望远镜出关,结果因意外车祸毙命,单筒望远镜摔坏,没有落入金人之手。

    柳大贵被杏花囚禁在丽春院的密室里,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没有马上干掉柳大贵,直至发现官兵涌来,正在包围丽春院之际,她才匆匆下手杀了柳大贵潜逃。

    必须承认,她是一个心狠手辣,杀伐果决的女细作,在官兵涌来的时候马上感觉情况不妙,当机立断下毒手,从容潜逃,如果慢上那么一步就逃不掉了。

    官兵全城戒严搜捕,挨家挨户搜查,整整折腾到天色暗下来,依然没有发现杏花的踪迹,让祖大寿很郁闷,他知道杏花就在城里,但不知道躲藏在什么地方。

    妈妈屁颠屁颠的跑来献计,张贴杏花的画像,悬赏缉捕,城里的百姓有不少人的家眷、亲戚或朋友都受过金军的残害,对金军恨之入骨,加上高额悬赏,只要有人发现杏花的踪迹,必定举报,至于悬赏的花红,就由丽春院支付,以示清白,同时也是对官军的支持。

    妈妈这一手很对祖大寿的胃口,其实,他身为辽阳城的军事主官,没少拿过各家青楼的孝敬,也没少在那里白吃白喝白玩,不能把事给做绝了,凡事给自已留条后路。

    祖大寿接受了妈妈的建议,发缉捕公文,高额悬赏金军细作杏花,之后把丽春院所有人都释放了,坐等百姓举报,同时派人禀报辽东总兵官,自已的父亲祖承训,稍后再禀报督师洪承畴。

    狙击手自下派到辽东前线,战果丰硕,偶有运气不好,被流矢射中毙命的,每阵亡一名狙击手,都让辽东前线的将帅肉疼不已,狙击手实在太稀少了,死一个就少一个,目前根本没法补充,而柳大贵又是非战斗死亡,洪承畴也不敢隐瞒,写了一封奏折,连同祖大寿的报告书信,一同送往京师,由天子定夺。

    这事也没法隐瞒,潜伏在辽阳城内的锦衣卫密谍和红帮弟子已先一步密报天子,祖大寿和洪承畴要敢隐瞒不报,后果严重。

    朱健接到洪承畴的奏折,气得暴跳如雷,在朝堂上当着百官的面发飚,把祖大寿大骂了一顿,,罚奉半年,不过,鉴于他能快速破案,单筒望远镜没有落入金人之手,功过相抵,至于辽东督师洪承畴,则负督管不力之过失,记大过一次。

    随后有帝党系官员出班上奏,陈述当前军队现存的种种弊端,严重影响大明军队的战斗力,革新去旧刻不容缓。

    有人开了头,就有人跟着,所有帝党派的大小官员纷纷出班附议,摆明了早有预谋,只不过是演一下戏,走个过场而已。

    “臣附议。”

    江南派带头大哥,现已是内阁首辅的阮大铖出班上奏,他不仅支持军事改革,还提议要搞就全力搞,坚持到底,绝不能半途而废,谁敢反对阻碍,老夫第一个揍到他亲妈都认不出来。

    宋献策的一番话,位极人臣的高处不胜寒,天子的英明果决与狠辣杀伐让他想不醒悟都不行,他可不想象那帮东林党大佬一样的下场,明哲保身才是王道,他还想光荣退休呢。

    带头大哥带了头,江南派的所有大小官员跟着力挺,搞不清楚情况不要紧,跟着带头大哥走准没错,有好处捞就行。

    朝臣中还有一些东林党的官员,但都识趣的保持了沉默,大清洗虽然结束了,但余波仍在呢,想当初,阉党垮台,东林党得势的时候,只要看谁不顺眼,就乘机参上一本,把人家往死里整,现在完全颠倒过来了,他们害怕被江南派或帝党派整,想要保住头上的乌纱帽,要么选择同意,要么闭嘴,这时候出声反对,等于是把自个的脑袋往铡刀上送。

    “阮阁老乃我大明之国柱啊。”

    朱健突然有种想要放声狂笑的舒爽感觉,干掉了东林党之后,朝堂上再没有拆台的讨厌家伙,阮大铖也很识趣的配合,政令得以畅通无阻,心情想不好都难。

    他现在完全可以搞一言堂,独断乾纲,强制实施政令,但这样有点不好,会留下垢病,该走的程序的还是得走,阮阁老的面子得给,所以他毫不吝啬的夸赞了阮阁老一番,好好干,朕看好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