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47章 头号死敌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关外部族以放牧为主,不擅从事生产,加上地理、生产科技落后等种种原因,物资极为匮乏,所以每年都得征伐一些小部落,烧杀抢掠,以战养战,而大明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只超级大肥羊,每年都要在这只大肥羊身上割下几块肉,美滋滋的渡过寒冷的冬天,等到开春继续割羊肉,这已成为了惯例。

    这只中原绵羊不仅超级大,而且超级肥,咬一口都赚得满盆满钵,关外部族的首领们已经咬上瘾了,对那些比他们还穷的小部落已经没有兴趣了,他们现在只对中原大肥羊感兴趣,不仅要咬,还想永久霸占,对他们来说,中原就是人间天堂。

    不过,因为犯边失利,没有抢到多少粮食金银财宝两脚羊等物资,加上明军盘查很严,各种物资都严禁出关,且有狼盗团出没,到处烧杀抢劫,今年的寒冬,关外各部族过得很难受,好不容易熬过漫长且寒冷的冬天,春暖花开,他们已经迫不急待,蠢蠢欲动。

    各部族的领袖皇太极亲临辽东前线四处巡查,就是为了找寻入关的机会,不过,让他郁闷的是把守城的明军就象无数只胆小怕死的缩头乌龟,全都龟缩在高大厚实的城里,任你怎么骂,怎么挑衅,打死都不出战。

    金军铁骑野战无敌,但不擅长攻坚,且缺乏各种重型攻城武器,强攻损失太大,一点都不划算,关外各部族人口本来就少,死一个真的是少一个,打不起消耗战啊。

    “洪承略,你这只胆小如鼠的万年老乌龟,敢不敢出来决一死战?”

    得知辽东总督洪承畴在辽阳城巡察防务,皇太极亲率大军赶到城下,命士兵在城下骂战,但凡能够想到的脏话,全都一股脑儿的喷出来,可惜的是洪督师真把自已当成了胆小如鼠的万年老乌龟,只是站在城垛后面,笑眯眯的举着单筒望远镜向城下观察。

    四名狙击手站在墙垛后面,手中的火枪把城下骂战的数十个金兵锁定,但没有洪督师的命令,他们不敢开枪,以避免过早的暴露已方的实力。

    所有的猎人营狙击手已装备新式后装膛线火枪,锥形弹头,射程更远,精度更高,这种新式火枪被命名为华夏一式,只是产量稀少,造价昂贵,目前只装备猎人营的狙击手。

    金军在辽阳城下骂战三天,任你怎么骂,城里的明军就是龟缩不出,有一些胆大的明军还站在城垛上,用一道道的尿箭回应。

    城下的金军气得哇哇暴叫,有几个骑上快马冲来,想用手里的骑弓射杀撒尿的明兵,结果刚进入火枪的射程,就被一轮排枪轰成蜂窝,吓得后边的骑士慌不迭的退后,远离火枪的射程。

    骂战无效,皇太极只得下令强攻,成千上万的部族勇士以出震天的吼杀声,扛着云梯,推着攻城车、塔车等重型攻城器械,潮水般的发起冲锋,很快,隆隆炮声响起,稍后是密集的枪声,凄厉的惨叫声,满地的尸体,被血水染红的土地。构成了一幅战场场景。

    前线打得激烈,皇太极却四平八稳的端坐王帐内,帐内是各部族的首领王爷贝勒将领等心腹,现在攻城的汉军旗和投靠的小部落,炮灰嘛,死多少都不心痛,而且还能减少口粮的消耗,为主力省下一些物资。

    皇太极虽表面平静,但内心却超级的不爽,正面强攻且不说能不能攻下辽阳宁锦等坚城,光是损失就不是他能够承受的,只能另想办法,慢慢寻找战机了。

    最受伤的是八大家被一锅端掉,以后粮食铁矿火药等军用物资找谁买去?这些东东都是违禁品,禁运出关,你就算有银子也买不到啊,再者,想打听关内的军事等情报也困难了,崇祯这个混蛋小昏君,这一刀特么的捅得够狠的,差不多算是砍掉了他的一条胳膊,让他痛得心里在滴血啊。

    好吧,这些事也只能另想办法,他就不信那些商人不爱银子的,没了八大家,他可以再引诱另外的商人,把他们培养成大金帝国的狗狗,现在让他最愤恨恼怒的驻守皮岛的曹变蛟这个混帐王八蛋,比前任毛文龙还要坏一万倍,这丫的就是一把顶在肚子的尖刀,扎得他非常的难受,整个寒冬,他脑子里想的全是如何干掉曹变蛟。

    大金没有造大船的工匠,造不出战船,只能望海长叹,他已考虑对朝鲜用兵,征服这个弱国,强征他们的工匠来造战船,组建水师,和明军的水师决一胜负,不过,这也是以后的事,当务之急,还是先考虑如何干掉曹变蛟吧。

    细作密探收集到的有关曹变蛟的资料就有一大堆,包括他的叔叔曹文诏在内,这叔侄俩真的大金的大敌呐,无论如何也得想方设法除掉,曹变蛟更是头号要干掉的死敌,这小王八蛋比他叔叔还厉害,打起仗猛的象一只老虎,又狡猾得象一只成精的千年老狐狸,挖了无数的坑,设了无数的套,硬是没上当,气死人了。

    想正面干掉曹变蛟很难,那就只能玩阴的了,继续挖坑下套,并辅以离间计,美人计,外加死士行刺,他现在可是数管齐下了,此刻强攻辽阳城就是为了配合这些计划的实施,进而麻痹诱惑曹变蛟,行动已经展开了,接下来就只能祈祷老天爷开恩,数计中能成功一计就万事大吉。

    此时,皮岛之上,军民正在庆贺总兵兼岛主英明神武,又干了一大票大的,抢到了近万只牛羊马匹,数万张兽皮,还解救了数十受苦受难的大明百姓,也俘虏了上百个二脚羊。

    没错,现在被俘的金人就叫二脚羊,金人抢掠大明百姓当作奴隶,称之为二脚羊,现在,轮到这些金人当二脚羊了,那些被金人奴役过的百姓用石头、烂菜叶、臭鸡蛋等招待这些二脚羊,边骂边哭,他们在关外所受的非人待遇一辈子都无法忘记,永远成为他们的噩梦。

    狼营是第二批装备后装遂发枪的部队,整整一千支,整个狼营将士从上到下,都开心得不得了,新枪到手,肯定得试枪,曹变蛟一高兴,不管初春冰雪刚融化,道路泥泞,联系辽东水师渡海,冷不丁的就打了金军一个措手不及,洗劫了一个五百多人的小部落。

    现在的狼营将士经过战场的多次磨炼,已变成了凶残且狡猾的狼群,每洗劫一个部落,能搬走的全部搬光,搬不走的就放上一把大火烧个精光,只给金人留下满地的黑灰与残尸,手法跟金人入侵大明完全一个模样,你玩初一,我玩十五,一报还一报。

    按规定,缴获的战利品四成上缴朝廷,剩下的六成由狼营和辽东水师六四成分,皆大欢喜,马匹留着自用,牛羊什么的低价卖给老百姓,或运到另地销售,兑换成白花花的银子。

    有这么一位经常带来各种好处的岛主,无论是百姓还是士兵,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且又是他们的救命大恩人,曹岛主曹总兵官深受岛上所有百姓的拥戴。

    曹变蛟在庆功宴上喝得半醉,摇摇晃晃的回到自已的总兵府,推开房门时,不禁张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