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51章 现形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浴后的秦雪凤经过精心装饰,减了几分英气,增了几分清纯妩媚。

    “这样行不行啊?”

    坐在梳妆台前的秦雪凤对着铜镜左看右看,一脸的惴惴不安,女人天生爱美,都想把自已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更何况要面对自已钟意的未婚夫婿,一向大大咧咧的她也不淡定了。

    扑哧——

    服侍着妆的两个贴身丫环忍不住掩嘴低笑,她们可是头一回见小姐这么紧张,完全颠覆了以往的认知,曹少帅果然是小姐命中的克星哟。

    回想之前老夫人之前宣布两家的婚事时,小姐还嚷嚷着打死都不嫁,来的一路上还黑着脸,一身的火药味儿,一点必爆,现在嘛,巴不得现在马上就嫁过去,让人忍不住想笑。

    “还笑,还笑……”

    “哎哟……咯咯咯咯……小姐……”

    三人在房里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早已沐浴更衣,过来想催人的秦雪枫站在门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总算合这位姑奶奶的意了。

    当晚,曹变蛟在府内摆了好几桌,菜肴丰盛,鸡肉羊肉牛肉马肉鱼肉等美味佳肴,刚洗劫了一个金人营地,赚了不少,何况是未婚妻驾临,不大方怎么?

    曹变蛟也邀请馨玉过来共进晚餐,但馨玉以身子不适为借口,拒绝参加晚宴,曹变暗无奈,只好由着她。

    “公子,不是我说你,你若不想惹雪凤姑娘不快,明早赶紧把她送走。”

    老管家曹什把他拉到一边,低声嘀咕了好一阵,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馨玉有点怪怪的,那种娇怜楚楚样不是很自然,有点装的感觉,这是他活了大半辈子的阅人经验与感觉,虽说馨玉是被金人掠去关外为奴,但谁又说得清楚呢,馨玉被他列入来历不明,有待核实考查的名单之上。

    曹变蛟苦笑,什伯你也太小心了吧?

    一个多时辰了,宴席仍在继续,厅内不时传出热闹的哄笑,看这架势,估计不喝到天亮不会结束。

    厢房内,馨玉已束装待发,她外披长袍,内穿黑色夜行衣,颈系黑巾,往上一拉就能遮住面庞,腰插两把锋利短刃,挂囊里边装有火折子、飞抓软索、**香等物,都是夜行人必备的行动工具。

    她原本有刺杀曹变蛟,拿走单筒望远镜的机会,但因贪功改变了主意,想留在曹变蛟身边,掌控皮岛的所有动静,说不准还能策动曹变蛟背叛大明,归顺大金,如果成功的话,还能把辽东水师的大型船弄到手,这些功劳可是比天还大。

    理想丰满,现实却太骨感,秦雪凤的突然到来让她的幻想全部破灭,如果她今晚再不抓紧行动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了,她只能乘着众人还在喝酒,放松警惕的时候先把单筒望远盗到手,然后伺机行刺,就算失败,拿单筒望远镜回去也能交差了。

    馨玉透过门缝向外观察了一阵,又侧耳倾听了一会,才拉开房门窜出去,避过巡逻的卫队,钻进曹变蛟的卧房,把悬挂在墙上的单筒望远镜摘下,收进怀里系牢,然后才悄然出门。

    不过,她刚出门,一道冷厉寒芒在黑暗中骤现,挟着一股凌厉的劲儿呼啸袭来。

    馨玉吓了一大跳,但她反应不慢,抽出插在腰间的短刃挡格,当的一声爆响,挡住了劈落的长剑。

    又一道冷厉寒芒自一侧袭来,馨玉扭身避开,低声喝道:“碧莲?”

    袭击她的是两个黑衣蒙面人,身形窈窕,一看便知是女人,武功不错,让她误以为是配合她行动的副手碧莲和珠珠。她虽没拉上黑巾遮面,但天色阴暗,看不清楚面容很正常,只能从身形上判断,先出剑袭击她的女人身形有点象碧莲。

    两个蒙面女人不仅没有回应,相反出手更快,闷声不响的挥剑攻击,令馨玉心头一沉,不是碧莲和珠珠,那又会是谁?

    她略一失神,差点被一剑刺中,令她大为恼怒,不过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这里可是曹变蛟的总兵府,虽说戒备不够森严,但闹出大动静,马上就会有侍卫赶过来,到时谁也走不了。

    馨玉不想跟她们纠缠,虚晃一招,就想开溜,哪知两个蒙面女人剑招倏变,竟摆出两仪剑阵,一个主攻,一个防守,硬生生的把她缠住,一时半会无法脱身。

    三人乒乒乓乓的打斗,兵器猛烈撞击的爆响声在寂寞的夜间格外响亮,自然惊动府内巡逻的卫士,有刺客的呼喊响成一片,几队侍卫涌来,把三个女人团团包围住,还有的侍卫爬上房顶,以防刺客从房顶逃脱。

    一盏盏灯笼把打斗现场照得雪亮,侍卫围了一层又一层,就连在厅内喝酒的所有人都赶过来了,但三女仍在乒乒乓乓的打得激烈,仿佛不知道自已已身陷重围。

    论单打独斗,两个蒙面女人不是馨玉的对手,但两人联手,摆出双仪剑阵,加之配合默契,硬是把馨玉给缠住了,不过仍是守多攻少,在馨玉的凌厉攻击下已败象显露。

    此时的馨玉已没有之前的娇怜楚楚,表情显得有点狰狞吓人,她这是气极败坏,被两个蒙面的鬼女人莫明奇妙的砍杀一通,已身陷重围,脱身无望,临死前也得拉个垫背,出手自然凶狠凌厉。

    铮铮铮的拔剑声连续响起,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秦雪凤拔出侍女递来的佩剑,秦雪枫也拔剑,赴宴的一众高级军官或拔剑或拔短枪,就连老管家曹什也拔剑出鞘,他是抢了秦雪凤的一名女侍卫的佩剑,曹家是将门之家,不仅是家丁会武功,就连管事都是玩剑的高手。

    曹变蛟没有拔剑,只是看着表情有点吓人的馨玉发愣,额头冷汗直飚,之前在澡房里头,他可是差一点就把馨玉给办了,现在回想起来,不飙冷才怪。

    “小兰小青,退下。”

    握剑在手秦雪凤娇喝一声,挥剑冲上,对着馨玉就是一通猛砍,剑招简单,直来直去的没有什么花架子,但快如电闪雷鸣,剑势威猛霸道。

    各部族都有自成一体的武功招数传承,并在修习切磋或撕杀中不断改进,秦良玉本身就是武技高手,经常上阵杀敌,也不断的参悟,把军中的搏杀技融入并改进家传的武功,秦雪凤使用的剑招就是经她改良后剑法,不仅简单实用,快捷狠辣,也更威猛霸道,完全是军中的拼命搏杀之法。

    秦雪凤顽皮好动,不喜针线女红,只爱玩刀舞剑,天赋不错,家传武功练得炉火纯青,且跟随秦良玉多次上阵杀敌,实战经验可不比馨玉低,只不过一个阴狠诡异,一个威猛霸道,乒乒乓乓的打得激烈,一时半会难以分出胜负。

    小兰小青收招退下,摘下遮面的黑巾,露出一模一样的姣美的面容,两人是孪生姐妹,也是秦雪凤带来的女侍卫之一,至于为啥扮成蒙面人,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老管家曹什和曹变蛟的几个亲信幕僚交换了一下眼神,都露出一抹苦笑,这位秦姑娘的醋劲儿可不是一般的大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