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267章 死守县城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山阴县县令李志诚听闻张献忠率二十万大军杀来,吓得魂飞魄散,跑回家收拾金银细软跑,带上妻妾跑路,在城门口被新任主簿卫文山带青壮拦截,一刀砍下脑袋。

    卫文山是皇家学院首批提前毕业,匆匆参加科考中举入仕的举人之一,出身寒门的他虽不是狂热的帝粉,但有一颗火热的上进心,很会审时度势,抓住机会。天子已经下旨,弃城跑路者斩,献城投降者满门抄斩,左右都是死,他只能拼了,万一赌赢了,前途光明。

    身为一县之尊的李志诚想要弃城逃跑,他毫无犹豫的出刀把人砍了,顺势取代他的位置,下令封闭城门,安抚百姓,拼命的征召青壮,加固城防工事。

    身为第三把手的县尉曲波原本也生出跑路之念,但见卫文山如此狠辣,只能硬着头皮留下,带领全城的捕快衙差和青壮死守城池。

    山阴县是小县城,没有驻军,平时也就三十几个捕快衙役负责维持秩序,战时才召集青壮组成县兵守卫县城,张家军的种种暴行早已传遍山西境内,加之卫文山有意宣传,妖魔化张家军,张魔王的名头吓坏了很多老百姓,但也激起了他们死守县城的决心。

    城门已经关闭,禁止出入,想跑也跑不了,投降也是死,妻女受辱,与其这样,不如拼死一搏,只需要守个二天,各路援军就能抵达解围。

    卫文山只是一介书生,在皇家学院所学的全部是有关民生方面的知识,但被逼到绝境,也激发出他的潜能,县库存的所有武器全部发放给刚召集起来的近二千三百多县兵,加上附近的地主粮绅豪强有一部份携家带口躲进城里,他们眷养有不少家丁,也被卫文山软硬兼施,把这些家丁弄到手,加入县兵,马马虎虎凑足了三千之数,同时还软硬兼施,逼着土壕们捐助了一笔军费。

    没有火炮,就十几杆不知什么时候会炸膛的劣质火枪,其余的全是刀剑棍棒铁叉弓箭等冷武器,担心擂石流木等守城武器不够,百姓连自家的门板、梁木什么的都拆除了,搬运上城头充当守城武器,为能守住县城,卫文山狂开空头支票,等战事结束,拆除或损毁的房屋一律免费重建,杀一贼者赏银二两,只要守住二天,援军必定到达,各种忽悠下,百姓越发坚定死守城池的决心。

    孙可望急于拿下县城,抵达山阴县城后没有下令休息,让士兵匆匆赶造了几十架长梯后就开始发起进攻,他手下仅有三千多兵力,无法把县城四面困死,只是围攻打北、西两城门。

    兵法云,围三阙一,意思就是放开一门,让守兵感到有逃生的希望,不会拼死守城,他现在就放开东南两门让守城军民逃跑,却不知四座城门被代理县令卫文山用石块沙袋封死了,要死大家一块死,不想死就拼命吧。

    张献忠手下只有三千多骑兵,但都是经历过多次战阵的老兵,算得上是他手里的王牌精锐之一,现在用来步战攻城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县城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主力大军一时半会又没能赶到,只能把精锐骑兵当步兵用了。

    武器装备相当精良的精锐老兵,又挟连胜的锐气猛攻城池,对于守城的县兵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压力。所有县兵都是贫民百姓,平时务农,闲时才偶尔训练一下,武器装备渣渣,战力跟张献忠的精锐骑兵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唯一可依仗的优势是县城的城墙,仗着人多,抱着保护家人不受辱的决心,硬是把攀爬上来的民兵乱刀砍翻,乱枪捅倒,擂石滚木一通乱砸,硬是打退了民军的两次猛烈攻城。

    孙可望没想到县城里的县兵会如此顽强拼命,死守城池不退,两轮进攻,部下伤亡了三百多人,把他气得哇哇暴叫,命手下心腹头领张德望亲自率军发起第三轮进攻。

    卫文山虽是一介书生,但手提长剑在城头上呼吼,给县兵打气,拼命的激励他们的斗志,也正因为他的身先士卒,伤亡比民军更多的县兵依旧顽强战斗,死守城头阵地不退,和攀爬上来的民兵撕杀成一团,直至倒下。

    一架长梯上,正在向上攀爬的几个民兵被城上洒下的热油烫着,惨呼摔下,幸好城下堆满了厚厚的一层尸体,没有摔死,倒霉的只是摔断手脚,但也失去了战斗力。

    一名县兵站在墙垛上,高举大石头往下砸,长梯上的民兵被砸得头破血流,惨呼摔下长梯,县兵还没来得及欢呼,一支流矢射来,正中胸脯,惨呼摔下城。

    双方将士浴血奋战,全都杀红了眼,但缺乏训练,武器装备渣渣的县兵即便占据城墙之利,人数上的优势,伤亡却比民军多,如果不是保护妻儿老少不被污辱的信念支撑着,恐怕早就崩溃了。

    张德望背插砍刀,一手持盾,一手扶梯,向上攀爬,他的身先士卒极大的激励了其他的民兵,一个个嗷嗷吼叫着冲到城下,冒着城上扔砸下来的擂石滚木,架起长梯,奋勇向上攀爬。

    张德望用铁盾撞飞砸下来的一根梁木,继续向上攀爬,又一块大石头呼啸砸来,他咬牙举盾,砰的一声震响,大石头弹开,掉落城下,他的整条左臂也被震得发麻,但他仍咬牙继续向上攀爬。

    攀爬到顶,他用铁盾挡住劈落的钢刀,推开刺来的长枪,一支流箭射来,正中他的左肩窝,痛得他怒吼一声,扶住墙垛跳上城,抽出插在背后的大砍刀一通狂砍,砍倒了两个县兵,其余的几个被他彪悍的气势震摄,竟无人敢上前迎战。

    “兄弟们,为了妻儿老小不受辱,杀啊。”

    站在城头一侧的卫文山大声呼吼,拼命激励士气,他也被张德望的彪悍气势所震摄,但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拼命了。

    张家军的军纪太败坏,张大魔王的名号太吓人,让那些县兵恐惧害怕,但也把他们逼到绝境,家中的妻儿老小就是他们的魔咒,誓死要保护,当即有人狂吼一声,挺枪冲上,张德望挥刀横斩,斩断长枪,顺势箭步冲上,砍刀反撩,削断那名县兵的一条腿,再飞一脚,把人踹翻,那名县兵喷血倒地,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二弟,我跟你拼了。”

    一名县兵发出一声悲吼,挺枪冲上,被砍倒的县兵是他亲二弟,上月刚说了一门亲事,准备年底结婚,此刻却惨死在张德望的刀下,令他悲伤愤怒,恐具已抛之脑后,悍勇冲杀上来。

    勇气固然可佳,但战场就是这么残酷,张德望不仅久经战阵,力大如牛,武功也不俗,一刀斩断长枪,顺势把人劈成两半,鲜血喷洒到他身上脸上,让他显得越发的狰狞吓人。

    剩下的几个县兵吓得扔掉手中的长枪,转头就跑,其中一个跑得太急,被脚下的尸体绊倒,惨呼落下城下。

    “哈哈哈……呃……”

    张德望忍不住放声狂笑,下腹陡然传来椎心剧痛,令他的狂笑声嘎然而止,低头一看,发现自已的下腹透出半截枪头,这是……怎么回事?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1782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