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70章 置死地而后生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卫文山为了把更多的援军调来协助守城,真的是绞尽了脑汁,皇家近卫独营一营的骑兵步兵招数让他灵机一动,现学现用,把城里所有的马匹都征集起来,让人赶着去接高杰的主力大军,能接多少算多少,多多益善。

    李连诚对此欣然接受,哪怕多运来点弹药和轰天雷都好,他们骑马赶路,虽然携带了不少弹药和轰天雷,但仅千把人,要面对的是张献忠的二十万大军,虽然这里边的水份很大,真正的战兵挺多也就三四万,但也是十数倍的悬殊差距,两天的防守战必定很惨烈。

    在孙可望按兵不动,等待主力大军抵达的时候,城里的军民在李连诚的指导下,拼命的加固城防工事,由沙袋构筑的简易防御工事垒筑了一道又一道,即便城头阵地被攻占,仍可依托这些简易的防御工事进行抵抗,层层狙击,张献忠想要攻占整座县城,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李连诚还挑选出五十几个比较机灵的县兵和百姓进行短暂培训,就是摸摸枪,如何装填弹药和射击等,时间紧迫,能学会装填弹药和射击就算合格,动作慢不要紧,这也是预防万一手下士兵阵亡,有枪没人就尴尬了。

    代理县令卫文山又让捕快衙役放出风声,张献忠放言,破城后要屠城十日,虽然会造成恐慌,但也会把城里的所有人逼迫到绝境,激发他们的斗志,唯有誓死守城,抗争到底才有一线生机。

    被忽悠的百姓既恐慌又绝望,想逃出城,但城门已堵死,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死战到底了,城破必死,守城也会死,但运气好不一定死,至少有一线生机,如果守住了,妻儿老小都能保全,只能拼了。

    乘着民军没有攻城的时机,全城军民总动员,折围墙弄擂石的,拆房屋要滚木的,地主老财富商豪强们一向吝啬,但再次大方的捐出钱粮家丁武器,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因为他们有钱,是民军清算的首要目标,想要活命,就得守住城池,要守城,就需要炮灰,捐点钱粮算得了什么,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真的啥都没有了。

    将近傍晚,张献忠率二十万主力大军抵达,把整座山阴县城团团围困起来。

    城上的军民看到密密麻麻的民军,飘扬如海的战旗,林立的长矛,无不吓得面无人色,手脚发软。

    李连诚连忙大声安抚,大家别光看表面被吓着了,张献忠的大军虽然号称二十万,实际上大部份是被强迫挟裹的普通百姓,老少妇孺占了绝大半,真正的青壮也就三四万出头,兵力虽然悬殊,但县城就这么大,兵力根本展不开,得靠长梯攀爬,咱占据坚城优势,又加固了城防工事,垒建了十数道防御工事,守个半月我自个也没信心,但坚守两天我有十足把握,只要大家齐心合力,必能守住城池,保住家人。

    城上的军民半信半疑,这会,张献忠派出使者来到城下招降,李连诚对身边的狙击小组使了个眼色,整个皇家近卫独立营就四组狙击手,高杰都派给他了,也显示出高杰要守住山阴县城的决心。

    四组狙击手端枪瞄准,几乎在同一时间勾动扳机,把张献忠派来招降的使者和卫兵射杀在城下。

    有道是,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李连诚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得绝了某些人的侥幸心理,把所有人都逼上绝路,置死地而后生,同时也是激励士气,城头上的军民真被张家军浩大的声势给吓怕了。

    好半晌,城头上才爆发出震天的欢声,恐慌的情绪消减,士气提升。

    派出的招降使者被射杀,把张献忠气得哇哇暴叫,如果不是大军急行军赶路,人都累坏了,如果不是天色已黑暗下来,他必挥军攻城,破城后屠城十日,方消心头之怒。

    第二天一早,吃饱的张家军涌出军营列阵,然后在惊天动地的隆隆战鼓声中,开始对山阴县城发起了第一波进攻。

    轰轰轰——

    张家军的九门自制土炮一字摆开,对着城墙一通乱轰,声势还是相当吓人的,不过对城墙造成的伤害很小。

    张献忠率军袭夺两座县城的时候,就缴获了三门威力大,射程远的大炮,但那玩意太沉,他率军匆匆赶路,带上那三门笨重的大家伙完全就是累赘,只能破坏后扔在城里,好在还有九门自制的土炮,威力不咋样,但至少也能震摄官兵,激励已方士气。

    山阴县城没有驻军,也没有火炮,李连诚率部赶路,也没法拖上几门笨重的佛郎机炮,好在带了大量的弹药和轰天雷,轰天雷可是近战利器,又占居高临下的优势,够攻城的张家军舒爽的。

    震天吼杀声中,张家军将士顶着盾牌,扛着连夜赶制的长梯和攻城车等重型攻城武器冲锋,稍后是混杂的弓箭手和火枪兵,他们负责掩护攻城,压制城头的县兵。

    没有大炮,李连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密密麻麻的民军冲锋,心里默默的画圈圈,如果有几门佛郎机炮轰几轮,保证爽歪歪啊。

    “大家不用慌乱,昨天怎么守的就怎么打。”李连诚大声安抚城头上的军民,张家军人数太多,声势太吓人,即便多次安抚,守城的军官依然心存恐惧。

    砰,砰,砰……

    率先开枪的是四组狙击手,所有狙击手装备的是射程更远,精度更高的线膛枪,八名狙击手躲在墙机垛后面,在辅兵用单筒望远镜观察,指示方位目标后开枪狙杀,狙杀的目标全是身披战甲或骑在马背上指挥的军官,当然了,目标是快速移动的,加之没有更精准的高倍瞄准镜、风向等原因,锁定的八个目标只射中了五个,已算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等到冲锋的民兵进入火枪的有效射程后,尉级军官喝令士兵开枪,目标太密集,几乎不用瞄准,闭着眼睛都能射中,乒乒乓乓的枪响声中,不时有民兵惨呼倒下。

    几轮排枪响过,有百多民兵倒在血泊中,但这并未能阻吓密密麻麻的民兵疯狂冲锋,这会,持弓的县兵也开始张弓射箭,尽可能的射杀敌人。

    在密密麻麻的民兵冲到城下,架起长梯的时候,城头上抛下一枚枚冒着缕缕青烟的轰天雷,新兵蛋子一脸的茫然,这是啥东东?

    但那些三十六联营幸存下来的老兵则吓得亡魂皆冒,撒腿就跑,他们可是被曹文诏、孙传庭、卢象升等统率的明军精锐揍惨了,深知这铁疙瘩的可怕威力,第一反应就是使尽吃奶的力气,有多远跑多远。

    轰轰轰……

    接二连三的剧烈爆炸声中,硝烟滚滚,残肢断臂四处飞抛,原本密密麻麻挤在城下的民兵瞬间倒下一大片,负伤未死的躺在肮脏的泥地上挣扎惨嚎,没被爆炸的冲击**及的吓得面无人色,本能的退后,胆小的更是吓得转身就往回逃。

    城头上的县兵和百姓看到轰天雷的威力如此可怕,把张家军炸得人仰马翻,鬼哭狼嚎,无不发出震天欢呼声,士气空前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