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75章 袭营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突袭艾能奇后营的是谭彪亲率的皇家近卫独立营第二营,他意外的击溃孙可望的精锐骑兵后,率部藏身在附近的密林里,张家军疯狂攻城,吼杀声震天,谭彪冒险潜近,端着单筒望远镜观看,看到艾能奇所部攻城凶狠,南城门城头阵地数度易手,为减轻城里守军的压力,他不得不冒险出击,突袭艾能奇的后营。

    不过,为能更好的起到突袭的效果,他先派人把艾能奇派在附近搜索的几组斥候清理掉,行动期间发生了点意外,不得已开枪,但枪声都被城池那边爆发出的阵阵震天的吼杀声掩盖住。

    谭彪做好战斗准备后,率部尽可能的潜近艾能奇的后营,营里建有瞭望高塔,很快就被塔上的士兵发现并报警,谭彪只得率部冲锋。

    说是冲锋,其实只是象平时的训练一样,均速慢跑前进,现今的火枪威力、精度仍旧渣渣,得依靠排队枪毙的战阵才能凸显效果,所以必须保持战阵的完整性。

    后营是存放所有军用物资,保证三军供给的重地,自然派有重兵把守,负责留守后营的主将是艾能奇的得力副将飞天猴,他的部下就有一万人,瞭望兵很尽职,及时报警,加上谭彪所部是慢速冲锋,飞天猴有足够的时间反应,他率部出营列阵,连带那些在后营休息的炮灰都被驱赶出营。

    飞天猴率军出营迎战,且没有派人报告艾能奇,是因为进攻的谭彪所部仅有千把人,他的部下就有一万人,加上在后营休息的炮灰,足有二万多人,数量上完全碾压,光一个吐一口唾沫都能把谭彪的一千人活活淹死,他没有任何理由不出战,不拿送上门的战功。

    谭彪率部慢型冲锋,飞天猴也率部冲锋,他亲率五千人正面迎战,其他的左右包抄,把谭彪的二营全部包了饺子。

    二营虽身陷重围,但并不慌乱,在谭彪的指挥下迅速停下变阵,最外层是圆防御战阵,第二三层也是圆形防御战阵,把指挥官、随军军医、武器弹药等围护在中央。

    圆阵内尚有百多名兵充当投弹兵,并作为预备队,随时补充战损的防御圆阵,一箱箱的弹药被打开,一枚枚轰天雷摆放地上,为防止紧张或慌乱中出错,不小心点燃火药,投弹手们和堆放的弹药堆都隔着一定的距离。

    “一排准备,射击!”

    随着军官的口令,一排的士兵点燃引信,率先放枪,密集的弹雨打在人体上,爆出一蓬蓬血雾,中弹的惨呼倒下。

    因为飞天猴的部队四面包抄,冲锋速度快慢不同,率先冲近的是飞天猴亲率的正面部队,二营的排枪轰射是以连排等为单位。

    飞天猴所部的弓箭手也射箭还击,不过箭矢稀少,还大半射飞,对二营的将士造成的伤害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艾能奇一心想抢在李宝国之前破城,不仅把三军的精锐都抽调到前线,还把所有的弓箭手抽调一空,现在射箭的都是菜鸟,还不能称之为弓箭手,力道掌控不好,准头更不用说了。

    “儿郎们,冲啊,杀光这些狗官兵。”

    飞天猴大声呼吼,激励部下全速冲锋,所有民军都在冲锋,他们绝大半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只是被挟裹入伍,更被强迫上战场,前进是死,退后死得更快,前进不一定死,只要冲近,把这伙官兵干掉就有活命的机会。

    这些连新兵都不能算是的菜鸟们虽然是初次上战场,但也知道火枪威力渣渣,精度更渣,而且装填弹药再放第二次的速度慢死,最多再捱过官兵的第二枪就能冲近,贴身肉搏,打白刃战,他们手里的菜刀砍柴刀都比官兵手里的烧火棍更好使。

    但是,当官兵手中的烧火棍再次喷出一团团火光和硝烟的时候,他们都懵圈了,不是说开第二枪要很长时间的么?

    密集的弹雨射倒了一排人,这么多人挤在一块冲锋,队型密集,不用瞄准,甚至闭上眼睛都行,只要把枪端平就能射中一个目标。

    砰砰砰……

    当第三轮排枪响起时候,又有许多人中弹倒下,大多数人只是负伤,痛得在地上打滚呼号,声音凄厉,瘆人肺腑,也让活着的人胆气迅速低落。

    “妈呀,官军手里的枪是妖枪,不用装填子弹……”

    也不知道是谁惨叫起来,转身就往后逃跑,有人带头,就有人跟着,被妖枪吓坏的菜鸟们纷纷调头往回跑,和后边冲上来的挤成一团,整个冲锋的队型完全混乱了。

    又是一轮弹雨射来,许多人中弹倒下,喘息的功夫,又一波弹雨射来,惨呼倒下的人更多了,想冲锋的人也吓坏了,拼命的往后跑,飞天猴的正面部队就这么垮了,垮掉的速度快得让谭彪都有点不相信,他原以为有一场硬仗要打的。

    飞天猴的左右两翼垮得更快,阵前指挥的军官见张家军如此不堪一击,胆子变大了,干脆让他们冲近了再打,先是投掷一波轰天雷,把冲近的民军炸得血肉横飞,鬼哭狼嚎,然后才是排枪轰射,二轮排枪轰射过后,民军就垮了,哭号着向后逃跑,兜后的部队还没冲上来,看到这情况直接撤了。

    溃散的民军只有少数跑回营,大部份乘乱跑路,他们本来就是老实巴交,只会种田的老百姓,只是被张家军挟裹来的,一直想找机会开溜,现在是绝好机会,不跑才是笨蛋。

    跟着跑路的还有不少是平时只会欺负乡邻,欺软怕硬的痞子小混混,他们加入张军家只是为了抢劫大户人家,发点小财,现在财没发到,小命可能不保,还不跑路更待何时?

    飞天猴砍倒了十几个溃兵,依然无法阻止部队溃乱,反被溃退的人潮挟裹,涌回军营。

    “线状追击。”谭彪大声呼喝,下令全军追击,不过,排队枪毙的队型仍旧不能散乱,万一民军拼命反扑可就惨了。

    线状追击注定了二营追击的速度不会太快,溃逃的民军都能逃回军营,除了那些四散溃逃,存心要跑路的,谭彪不理会这些溃兵,他也没时间去理会,杀进艾能奇的后营,放火烧营烧粮草才是正经事儿。

    “关闭营门,赶紧关闭营门。”

    飞天猴嘶声呼吼,喝令紧闭营门,据营栏而守,他发现部下很了很多人,但现在没时间清点损失,先守住后营再说,同时派人向大头领艾能奇求救。

    营里的民军依然很多,但却没几个弓箭手,射出的十来支箭矢完全被冲来的二营将士无视了,他们冲到营前,投掷轰天雷,把据营栏而守的民军炸得血肉横飞,排枪轰射,铅弹打在木栏上,碎木激射,打在人体上,血花飙现,惨呼声不绝于耳。

    飞天猴这才发觉自已错得有多厉害,没有弓箭手掩护压制,据栏而守全是瞎扯蛋,人家丫根没给你近战的机会,轰天雷炸,排枪轰射,揍得你哭爹喊娘,屁滚尿流,死伤狼藉。

    组队冲杀出去,和明军混战成一团当然是最好最合适的战术,但这根本不可能,明军还没炸塌营栏,只是跳进壕沟里,许多士兵已争先恐后的扔掉手中的武器逃跑,他们已经吓破胆了。

    “给我顶住,顶住!”

    飞天猴挥剑呼吼,指挥自已的亲兵卫队抵抗,十几枚轰天雷从天而降,然后是一连串的爆炸,火光和滚滚硝烟把他和身边的亲兵卫队淹没。

    二营的十几名士兵捡起扔了一地的铁剑砍刀,砍开营门,率先冲杀进去,随后是猛虎下山一般的二营将士涌进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