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77章 孤注一掷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形势突然间变得有点严峻,张献忠不得不紧急召开军事会议,明军援军已经抵达,到底是继续攻打阴山县城,还是从马上撤军,走蛇盘岭?

    走蛇盘岭可避开高杰、秦良玉、孙传庭三路大军,但会和卢象升的天雄军遭遇,击败卢象升的大军,就能跳出重围,如果被缠住二天左右的时间,会被从一侧赶来的曹文诏所部攻击侧翼,陷入两面受敌的困境,说老实话,张献忠没有信心打败卢象升的天雄军,别看卢象升是儒将,打起仗来比曹文诏还要凶悍,天雄军是一支久经战阵的雄军,他实在不想和这样强敌对阵。

    如果能攻占山阴县城,只要留下一支偏师死守,就能把明军的五路大军都阻挡在城下,他则可以率领大军从容开溜,向西可渡黄河,向北可绕至几路明军的后面,玩躲猫猫的游戏,总之是海阔天空,他八天王想飞哪都行,所以,他骨子里还是倾向于猛攻山阴县城,刚才不就差一点攻下来了嘛,再加把劲必能成功,唯一要担心的是那支袭击了艾能奇大营,焚毁粮草等重要军用物资的明军。

    他到现在仍然想不通,按脚程估算,高杰的皇家近卫独立营再是长有飞毛腿,最快也得明天下午才能赶到这里,全军玩命赶路,将士疲惫不堪,至少也得休息个把时辰,到那时天已经黑了,他等于又多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包括李定国在内的一众大头领也倾向于继续强攻山阴县城,他们同样担心谭彪的二营在大军攻城的时候突然杀出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留一部份主力防范嘛,又不能全力攻城,有点束手束脚的难受感觉。

    正万般纠结的时候,派出去的斥候和艾能奇派人送来的口信让张献忠等人都松了一大口气,那支所谓的援军不过千人左右,不是高杰的主力大军,只是先锋部队,清一色的骑兵,所以才能这么快赶到这里,艾能奇粗心大意,被人家偷袭,几万大军被一千人袭营,打得落花流水,损失惨重,太特么的丢人了。

    “义父放心,孩儿已派人留守蛇盘岭。”李定国说道,为了让张献忠安心攻打山阴县城,他把底牌抖了出来,狡兔三窟,多备一条后路也是应该的,这也是最坏的打算了。

    蛇盘岭是他们的第二条退路,且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只需要二三千人就能守住,把追来的几路明军阻挡在岭下,他派了二千人马过去,并让他们伐树垒石建营,尽可能的加固蛇盘岭上的防御工事,以防不测。

    “甚好。”张献忠高兴得一拍大腿,他还真忘了这茬,还是义子李定国想得全面周到,只要占据了蛇盘岭,他还真敢放心大胆的豪赌一把。

    一番商议之后,他决定主攻西北两城门,东南两门佯攻,严防被明军偷袭,并把军中所有骑兵集合起来,防范谭彪的二营偷袭,当然了,四大营的后军都得严加防范,如果再被偷营,焚毁粮草等重要军用物资,不管是谁,哪怕是他的铁哥们,心腹大将,照样砍脑袋。

    惊天动地的隆隆战鼓声再度擂响,标志着张家军重开开始发起新一轮的攻城战。

    张献忠对山阴县城是势在必得,不仅命李定国尽派精锐,连自已亲掌的五千精锐都分出一半,听命李定国的指挥。

    首轮进攻的张家军精锐持盾握刀,发出震天的吼杀声,向前冲锋,在刀盾兵的后面是弓箭手和少量的火枪兵,他们负责掩护,压制城头上的县兵,后面是扛着长梯,推着攻城车等重型攻城器械的众多士兵。

    城头上,李连诚看着密密麻麻的敌军象潮水一般涌来,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他没想到张献忠这么快就发起进攻,看来张家军中也有能人呐,看穿了谭彪的二营不是主力,接下来的战斗恐怕压力山大了,因为急于赶路,携带的轰天雷不是太多,在前面连场的恶战中已消耗大半,定装火药和铅弹倒是还有不少,还够支撑几轮,但也得省着用才行。

    冲锋的张家军冒着不算很密集的箭雨和稀疏枪弹冲到城下,把长梯搭靠到城墙上,士兵持盾扶梯,勇敢的向上攀爬,前面的中箭或中弹摔下,后面的人继续向上攀爬,前仆后继,给守城的军民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城头上的军民为守护自已的家园,保护妻儿老少,顽强抵抗,誓死不退,双方将士都在浴血奋战,山阴县就象一座巨大的绞肉机,疯狂的吞噬双方士兵年青的生命。

    在西南面的树林里,谭彪攀爬在一颗大树上,一手扶树,一手举着单筒望远镜观察,脸上表情显得极凝重,看来还是低估了张献忠的疯狂,端了艾能奇所部的后营不仅没能把他吓退,相反还激起他的凶性,玩命的强攻县城。

    他不知道城里什么情况,能坚持多久,但从稀疏的爆炸声可以断定李连诚手里的轰天雷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他这边倒是带来了不少轰天雷,但没法进城增援,想再次偷袭端营也不可能,张家军已有防范,一支近五千人的骑兵部队游弋在西北两大营之间,一看就知道是专门防着他的。

    这样干坐着,眼睁睁的看着张家军疯狂攻城也不是办法,守城的李连诚所部压力太大,得想办法减轻他们的压力才行。

    谭彪滑下树,把四个连长叫来商议,最后决定冒险出击,主动进攻那支五千人马,专门对付他们的骑兵部队。

    他心有顾虑很正常,皇家近卫独立营的基层军官都是从神机营、狼营、凤凰军团里抽调的老兵充任,但士兵是清一色的新兵蛋子,只经历过阻击东林党私兵的战斗,但那不是真正的战斗,那些私兵全是战五渣,跟张家军没法比,何况要面对的是五千之数的精锐骑兵。

    几百匹战马狂奔起来的声势本就很吓人,何况是五千之数,简直就是山崩地裂,即便是身经百战的精锐老兵也得紧张得面色苍白,何况是新兵蛋了?他最担心的是当密密麻麻的铁骑如滚滚洪流碾压而来时,手下士兵能否撑得住?这可是很考验一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但他现在只能孤注一掷,豪赌一把了,谁都担不起山阴县城丢失的罪责,只能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