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83章 迷路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张献忠其实不是患上困难选择症,而是已经萌生退意,身边的几个幕僚准确的猜测到他的心思,加上高杰的皇家卫近独立营战力太强悍,已方损失惨重,即便攻占山阴县估计也守不了一天,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乘着几路明军还没有追上来,四面合围之前,利用这个夜晚撤军跑路。

    李定国和艾能奇这两个独掌一军的大头领倒是希望继续攻城,他们坚信只要再加把劲,必能攻克县城,但张献忠已经胆怯,萌生退意,他们的建议被其他人反对,被张献忠否决,只得无奈回营,做好撤退的准备工作。

    天黑后,张家军的四座大营内灯火通明,仍象前夜一样没啥异常动静,不过,所有人卷好铺盖,悄悄撤离,站在营门前站岗的都是穿上衣服帽子的稻草人,用来忽悠明军的。

    在谭彪率二营将士和王定国的五千精锐骑兵在城外激战的时候,魏双喜正带着敢死队员在茫茫林海里穿行,除了殿后引走追兵掉队的小组失联,没有归队,还有两名队员意外失足,摔落天然陷坑造成损失外,整支敢死队还有68人,不过,他们迷路了,幸好带有几天的干粮清水,又猎杀了野兔等小动物充饿,倒不至于挨饿,只是有点郁闷与垂头丧气,好端端的咋就迷路了?

    敢死队在茫茫林海中穿行了不知多长时间,累了席地休息,饿了啃干粮,或捕猎一些小动物,天黑后缩在树下睡觉,第二天一早继续起程,找寻出林的路,但林海茫茫,无边无际,谁都没有把握,士气低落。

    走了很长一段路,乘着休息的时候,魏双喜爬上一棵大树,举着单筒望远四处观望,入眼处尽是无边无际的茫茫林海,不过,这一次运气好,他发现正前方远处的密林里有一股烟雾冒起,有烟雾意味着有人。

    所有人精神大振,忍着疲倦,朝着冒烟的方位前进,冒烟的地方看着不是太远,但走起来可是要走大段的路,且是崎岖不平的山路,越过一座小山,淌过一条小溪流,众人在溪流边休息了一下,补足清水后才继续前进。

    一直将近天色暗下来,敢死队员攀爬上一座陡峭的高山,才来到冒起炊烟地的附近,此时才过午时没多久,但在密林下就显得阴暗。

    众人已经闻到烤肉的香味,一个个馋得直咽口水,但魏双喜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潜近,举着单筒望远镜观察,这一看不禁傻眼了。

    他从单筒望远镜里看到好几座简陋的大营,里边有很多人,没有三千也至少有二千,张字号战旗迎风飘扬,分明是张献忠的部队,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一支张家军的部队在这里驻扎?

    魏双喜小心翼翼撤回藏身的地方,和手下的几个排长低声商量了一阵,决定抓个俘虏问清情况再做决定。

    这座险峻的山岭上没有清水,取水得到山岭下的小溪里打,岭上不时有士兵下来打水,魏双喜等人很容易就抓到了两个俘虏。

    “赵三叔,怎么是你?”

    两个俘虏的年纪都有四十几岁了,被捕俘的士兵押回来的时候,一名叫赵六娃的排长惊呼起来,一脸的惊讶。

    “六娃,真是你啊?”瘦高个的俘虏激动得全身颤抖,一时间老泪纵横。

    得魏双喜首肯,赵六娃上前给赵三叔解绑,扶着他坐下,然后询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家里头的情况怎么样了?

    赵六娃是陕西人平村人,曹文诏率广平军在入峡围剿三十六营民军时,见他胆大机灵,就招他入伍,赵六娃作战勇敢,连立战功,升为哨长,朱健组建皇家近卫营等新军,从各军抽调骨干,赵六娃被调入皇家近卫独立营当一名排长,赵三叔是他的族叔长辈。

    “唉……”

    赵三叔长叹一声,把情况说明,张献忠的部下率军进村时,赵六娃的老爹因儿子在明军里头当兵,害怕被张家军清算,带上老婆儿子女儿和儿媳妇躲山里头去了,村里跟着躲深山老林的就几户人家,没躲的就惨了,漂亮的大姑娘都被糟蹋了,男人被强拉壮丁,年青的上前线,年纪大的当民夫挑夫什么的,他和另外一个俘虏李老实就被派到这蛇盘岭上干着伐树建营、挑水等繁重的活儿,他们即便心有怨恨也不敢逃跑,曾有不少人逃跑过,大多都被抓回来砍了脑袋,只能听天由命了。

    赵三叔把所知道的全都倒出来,魏双喜等人这才知道此处叫蛇盘岭,就在山阴县城的东北面,距离县城有二十几里路,是扼守东北官道的险要之地,守住蛇盘岭,可挡住卢象升的天雄军围堵,退可走羊肠小道,避开几路明军的合围,绕至明军的后面,跳出包围圈。

    驻扎在蛇盘岭上的张家军是李定国的部下,有二千三百多人,实际上战兵仅五百人,其余的全是象赵三叔、李老实这样的民夫民工,忙着伐树捡石建营,储备大量的擂石滚木等武器,做好固守蛇盘岭的准备。

    赵三叔知道的就这么多,他们被困在蛇盘岭上,不知道外边的消息,更不清楚山阴县城现在什么情况。

    魏双喜和几个连排长商量了一下情况,他们不知道山阴县城是否已经失陷,也无法确定张家军会不会走蛇盘岭这条险道,但端掉蛇盘岭这股民军是必须的,他们人数虽少,但有赵三叔等百姓的帮助,夜袭必能成功。

    为确保夜袭成功,赵六娃冒险乔装成民夫,跟赵六叔和李老实回去,暗中通知营里的百姓做好准备,敢死队的具体人数更不会告诉赵三叔他们,反正魏双喜忽悠了一个千多人的大概数字。

    “军爷,太好了,我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赵三叔和李老实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他们不是不想逃,而是不敢逃,这深山老林的,逃进去不迷路活活饿死或成为猛兽的美食才怪,现在有官兵袭营,又不用担心被误伤,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随后,赵六娃脱掉身上被树枝划破不少洞的军装,脸上再弄点泥就OK,他们在密林里走了两天,身上脏兮兮的,跟沿街乞讨的叫化子没啥区别,根本不用去刻意化妆。

    赵六娃怀揣一支短铳,两枚轰天雷和火折子,和赵六叔一起抬水,李老实则背了一捆干柴走在前面,一路战战兢兢的回到蛇盘岭上。

    其实,三人的担心与紧张是多余的,蛇盘岭上有二千三百多人,战兵只有五百人,一千七百多人全是民夫民工,这五百战兵分成十几个小队看管这些民夫民工,其他的全是躺着睡懒觉,或跑去别处狩猎,弄点野味解解馋。

    这些民夫民工每天伐木挖石垒建军营,屯积大量的擂石滚木,下岭挑水什么的,进进出出,非常混乱,几天的高强度工作,累死的,受伤的,病倒的,失足摔落悬崖的就有四十几个,根本没人去清点具体的人数,多一个少一个更不会发觉。

    魏双喜带着敢死队员躲藏在岭下的密林里,啃过干粮,喝过清水后,在草地上躺下,用摘下的枝叶往身上一盖,加紧休息,等到天黑后再行动。

    感谢书友的打赏与支持。

    请个假,年末大冲刺,大结算,大老板驾临检查,头也大了,各种忙,这几天没时间码字了,一号恢复更新,实在抱歉,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