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86章 大肥羊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一道黑影如夜间幽灵,悄然无息的潜至岗哨身后,猛然扑起,象凶狠的猎豹扑击猎物,瞬间把猎物扑倒在地,不过,把岗哨扑倒之后,人却傻眼了,被摁倒锁喉的岗哨只是一个穿着衣服的稻草人,这……怎么回事?

    黑影迅速撤离,隐入黑暗中,只一会,几道黑影聚在一块,低声说着话。

    “岗哨是稻草人。”

    “我的也是。”

    这几道黑影是二营的勇士,想抓几个舌头回去,却没想到岗哨都是稻草人,几人低声商量了一会,都潜至营栏下,耐心的潜伏,发觉整座大营静悄悄的,一点声息都没有,他们冒险攀过营栏,潜入营里。

    一名勇士潜近最近的一个帐蓬,用锋利的军刺小心翼翼的挑开帐帘,仔细察看了一会才摸进去,营帐里空荡荡的,鬼影都没有一个,只遗下一地乱七八糟的破布烂鞋稻草地什么的。

    侦察小队担心有诈,潜在暗处仔细观察倾听了好一阵,这才小心翼翼的往大营深处摸去,一连察看了几座大帐蓬,都发现没人,最后干脆直入中军帅帐,也是鬼影都没看到一个。

    张家军悄悄撤退了?还是摆空计诱伏?

    侦察小队的队员满怀疑惑,碰头后又低声商量了一会,然后分头搜索,不仅把艾能奇的前中后三个营都搜了一遍,存放后营的所有重要军用物资一样都没剩,他们心里已有**成怀疑张家军已利用黑夜的掩护悄然撤退,但仍不敢粗心大意,又分散开来,把方圆五六里地也小心翼翼的搜了一遍,这才敢确认张家军真的撤退了,连忙回去报告。

    得知张家军已撤退,谭彪不禁松了一口气,他的二营除了还剩不少轰天雷外,定装弹药已经所剩无几,如果张家军连夜攻城,山阴县城真有失陷的可能,但他仍不敢有丝毫大意,又派出两队侦察小组前往西城,侦察张献忠的西大营,确认之后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这一番来来去去的反复侦察,天空已经灰蒙蒙的开始放亮,谭彪率队来到县城下,李连诚确认之后,才敢下令百姓把堵死城门的石块沙袋搬开,打开城门,出城迎接友军,城头上的军民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许多声激动得呜咽,泪流满面,面对二十万张家军的疯狂进攻,他们坚守孤城,守住了城池,守住了家园。

    二营将士刚进城,城头上又突然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两人登城一看,只见远处尘烟滚滚,旌旗招展,不禁乐了,高大帅统率的主力军也终于赶到了。

    天亮的时候,高杰率第三营和后勤辎重营的将士终于赶到,所有将士,就连一向爱美的妍娴都满身灰尘,一脸的倦容,他们担心县城有失,日夜赶路,奈何后勤辎重营拖着十几门沉重的佛郎机炮,还有大量的军用物资,再怎么赶还是慢了一步,好在张家军已经撤退,县城重围解除,高杰夫妇也松了一大口气。

    其实,高杰统率的主力脚程够快的了,按正常的行军速度,至少得明后天才能赶到,张献忠还高估计了半天的时候,最快也就午后才能抵达,皇家近卫独立营能有这行军速度,跟平时的训练有关,十公里,二十公里全副武装行军的训练每隔一两周就有一次这样的训练,次数多了,士兵也就习惯了。当然了,士兵的伙食得到极大改善,体格增壮,体能增强等因素也包含在里边。

    得知道张献忠已连夜撤军,李自成没有出现,高杰让疲惫不堪的将士加紧休息半个时辰,然后起程追击,以免被另外几路的友军抢夺军功,同时派出二个侦察排,向西和北两方向搜寻,以掌握张家军的确切行踪。

    估计各路友军已经把张家军当成了赚取军功的大肥羊,如果动作慢了,连汤都喝不上,虽然守住山阴县城不失已是大功一件,但高杰初次统军打仗,更想好好表现一番,同时向天子表忠心,俺虽是降将,但与李某人、张某人势不两立。

    张献忠连夜率军撤退,但普遍是夜盲症的士兵摸黑走路,速度又能快到哪去?加上后勤辎重拖累,没能走出多远,这一路上有不少民夫士兵掉队,大半是利用夜色的掩护开小差跑路,张献忠等哪有时间去抓捕,只能令各大小头目盯紧一点,一经发现,杀无赦。

    休息了半个时辰,高杰率全军将士起程,走出六七里后,在一处岔道停下休息,这条岔道左往西,右往北,就看张献忠的主力走哪边了,但不论走哪边,前方都有友军堵截,等待他们的将是全军覆没的命运。

    两条路上都留有众多的痕迹,高杰一时也难以判断张献忠的主力走哪边,只能等侦察排的士兵回来报告。

    没过多久,往北侦察的侦察排士兵策马赶回报告,张献忠率主力往北逃窜,一路上抛弃不少东西,连伤员都扔路上,侦察排正继续向前追踪,死死的吊在张献忠的主力后面。

    回来报告的士兵还报告了一个异常情况,前方很远地方的一处山岭上不知什么原因冒起一股冲天浓烟,暂时还无法确认什么情况。

    高杰皱眉,该不会是从北面压来的卢象升部已经和张献忠的先锋部队干上了吧?可惜两旁是稀疏的树林荒岭,没有小山可攀爬观望,他只能下令全军加快行军速度,争取从撵上张献忠的殿后部队。

    浓烟是占据了蛇盘岭的魏双喜等人燃放的,张献忠率军连夜撤退,命李定国所部为先锋,率先赶往蛇盘岭进行布置,同时前出蛇盘岭,设阵堵截从北面压来的卢象升部。

    李定国率部赶到蛇盘岭下,见岭上的张家军战旗仍在迎风飘扬,这才松了一大口气,他派人上岭,通知山岭上的手下做好迎接大军的准备,自已率主力继续向前,构筑防线,以堵截卢象升的天雄军,为主力撤退争取时间。

    险峻的山岭上,张家军的战旗在迎风飘扬,魏双喜之所以没有让人扯下来,是为了迷惑张献忠,他赌岭上的溃兵无人敢跑回去报告,全都跑路闪人了,反正扯不扯旗也没啥损失,就暂时这么挂着吧。

    魏双喜赌对了,山岭上的溃兵全跑路了,无人逃回去报告,张献忠、李定国等并不知蛇盘岭已经失陷,李定国只是派了一个小头领和几名士兵上山,被魏双喜等敢死队员生擒活捉。

    审讯之后得知张家军已全军撤退,正往蛇盘岭赶来,魏双喜忙下令做好战斗的准备,那些民夫百姓虽然害怕,但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得硬着头皮备战,好在上山的路窄且陡峭,张家军兵力再多也无法展开,山上又砍伐了大量的滚木,挖掘了许多大石头准备,守个几天应该没有问题。

    半个多时辰之后,站在山岭高处的魏双喜透过单筒望远镜,已能看到快速行军中的张家军,排着望不到尾的长龙,正向山岭方向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