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90章 胜利会师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张家军前后两军溃败,两路明军乘胜追击,区别只是高杰率主力稳步推进,卢象升以五百精锐铁骑为突击箭头,一路狂飙,卢象升率大军紧跟在后边,把溃兵驱赶向张献忠的主力中军。

    溃兵四散逃窜,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跑不动的只好跪在路边举手投降,也有不少人钻进路旁的密林里,暂时逃过一劫,大多是被驱赶向前,如同缺堤的洪水,涌向张献忠的主力中军,当然了,这也是骑兵有意放慢冲锋的速度,否则,这些溃兵根本跑不过奔驰的战马。

    大军崩溃时,张献忠派过来的几个亲兵第一个先开溜,快马加鞭赶回去报告,艾能奇的溃兵也狼狈逃回,把张献忠等人吓得面无人色,蛇盘岭攻不下来,这下完蛋了。

    “结阵,赶紧给老子结阵!”

    张献忠吓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气极败坏的嚎吼起来,他现在没有时间去追究艾能奇和李定国兵败的责任,先结阵抵抗再说,象他这种枭雄是不会束手待毙的,特别是现在这种时候,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都要博一下。

    在大小头目的吆喝与打骂下,艾能奇的溃兵还能控制住,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归队,竖起大盾长矛,弓箭手押阵,惴惴不安的等待高杰的主力出现。

    正在惴惴不安等待中,杂乱的隆隆脚步声夹杂着哭嚎呼救声自前方传来,令众人越发紧张,紧握着武器的手心全是汗水,背后湿漉漉的很难受。

    混乱的隆隆脚步声和哭嚎呼救由远而近,张献忠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唰然变白,气极败坏的嚎吼起来,“快,拦住那帮胆小鬼,别让他们冲乱了阵型……”

    前阵的几个大小头目连忙带人冲上前去,拼命呼喊指挥,让溃逃回来的败兵围过防御方阵,前面跑得最快的一些败兵还听从指挥,围过方阵两侧,逃回中军大阵,在大小头目的连推带骂下,被强逼入阵。

    但随后,在前边堵拦指挥的那些人脸色全变了,溃逃回来的败兵黑压压的一大片,如同缺堤的洪水,排山倒海般汹来,连带着他们都被冲击得站不住脚,被推挤着向后退,一些倒霉蛋被挤倒推倒,无数只脚踩踏而过,瞬间变成肉饼。

    已经胆寒的败兵拼命奔逃,在他们身后是钢铁洪流一般的铁骑,隆隆铁蹄声地动山摇,跑得慢的不是被战马撞飞就是被铁蹄踩踏成肉饼,又或被马刀劈成两半,想活命只能拼命的狂奔,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拼命奔逃的人潮如同缺堤的洪水,排山倒海般涌向前军的防御方阵,布阵的士兵慌忙放下铁剑钢刀,收起锋利的长矛,都是自家兄弟,哪敢动刀子,整座密集的防御方阵瞬间被溃兵冲得七零八落,混乱中有不少人摔倒,被无数只脚踩踏成肉饼。

    这股汹涌的洪水只是被前军密集的防御方阵稍稍阻滞了一下,继而继续向前席卷,整个密集的防御方阵完全崩溃,连带着布阵的士兵都被推挤向前,面对汹涌人潮的士兵基本仰天倒下,聪明的赶紧转身,跟着向前奔逃,不然也是被踩踏成肉饼的悲惨命运。

    第一座密集的防御方阵就这么被冲垮了,随后第二座防御方阵也受到凶狠的冲击,很快也崩溃了,恐慌的人潮继续奔涌向前。

    中军方阵的士兵眼前这一切,早就吓得心寒胆颤,不等汹涌的人潮席卷而来,许多士兵已扔掉手中的武器,转身向后奔逃,整座中军大阵也在瞬间崩溃。

    汹涌的人潮继续向前席卷,后军的几座防御方阵也未能幸免,全都崩溃了,整条官道上到处是四散奔逃的人,就象炸了窝的蚁群,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完了……”

    张献忠和一众大头领全看傻了眼,他们站在蛇盘岭下,有五百精锐护卫着,没有受到波及,但再傻的人也知道完蛋了。

    “杀!”

    天雄军的五百铁骑如钢铁洪流碾压而来,骑乘在战马上的骑士高声呼吼,拼命的挥舞手中的马刀砍杀,许多人被砍倒,被奔驰的战马撞飞,被铁蹄踏倒,凄厉的惨呼不绝于耳。

    “天王快走。”

    张献忠的亲卫队还是很忠心的,他们组成人墙,把张献忠、牛金星等一众大头领护在中间,强行冲进溃逃的人潮里,甚至不惜挥刀砍倒,硬生生的把溃逃的人潮冲断,冲进了对面的密林里。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强行挤过来,亲卫重点保护的是张献忠,其次才是军师牛金星等一些重要的文人,加之溃兵如潮,持续不断的冲击下,后边的亲卫队被冲散,亲卫护卫的龚完敬、王国麒等人瞬间被淹没。

    那些亲卫顾不了那么多了,拼命的护着张献忠、牛金星等人往密林深处逃窜,至于后边的人能不能逃出生天,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向后逃窜的溃兵跑出老远,一个个气喘吁吁,两腿沉重如灌铅,还没来得及庆幸逃出生天,高杰率皇家近卫独立营杀至,排枪如爆豆一般乒乒乓乓的放个不停,溃逃的民兵一片接一片的惨呼倒下,后边的人吓得转头往回逃窜。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皇家近卫独立营排着整齐的战阵缓缓推进,一边放枪一大声呼吼招降。

    走投无路的民兵纷纷跪地投降,武器盔甲什么的早在溃逃的时候早就扔掉了,减轻重量才跑得快,这是战场保命的法则之一。

    也不是所有人都投降,也有一些人挥舞刀剑,嚎吼着冲杀上来,随后被密集的弹雨射成蜂窝,还有一些已经跪地投降的倒霉蛋被流弹打中,惨呼倒下,发出凄厉的呼救声。

    兵败如山倒,高杰的皇家近卫独立营堵住后头,堵前边的天雄军只用五百精锐铁骑冲锋,张家军已经完全崩溃,顽抗的不是死于枪弹下就是被骑兵的马刀砍翻,不少人钻进路旁的密林里,但大多数人选择了投降,那一望无际的茫茫林海如同迷宫一般,如果在里边迷路,最后也是活活饿死,或成为猛兽的美食。

    两军会师时,战斗已经结束,顽抗的都死了,活着的都是弃械投降的,遍地尸体和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其实,死在官兵的枪弹和马刀下的人并不多,自相踩踏死的足有三千多。

    两军将士兴高彩烈的抓俘虏,捡拾战利品,卢象升和高杰两位军中大佬站在一旁边看着,士兵都不敢造次,基本都克制着,偶有抢夺战利品时起点争执也不敢闹大,基本都是皇家近卫独立营的士兵退让,他们已有保卫山阴县城等战功在先,再跟天雄军争抢就有点贪心了,再者,他们装备的是清一色的火枪火炮,刀剑长矛弓箭等武器根本没啥用处。

    “烦劳卢大人多辛苦一点了。”高杰抱拳,神态恭敬客气,论军衔资历,他没法和卢象升比,执后进晚学的姿态向长辈行礼也是应该的。

    “高将军客气了,呵呵。”

    卢象升客气回礼,对高杰的低姿态颇感满意,但他也不敢托大,高杰虽是流贼的降将,但天子对他信任且重用,只看皇家近卫独立营的装备就知道了,比他的天雄军还精良呢,你现在甩脸子给人家看,万一人家哪一天发达了呢?而且这个可能性极高,为了莫明的傲娇去招惹一个前程似锦的军中大佬,他可不是那种傻笔。

    高杰的皇家近卫独立营清一色的火枪火炮,在密林里反倒不如刀剑等武器好使,卢象升的天雄军有大半仍装备刀盾长矛弓箭等武器,由天雄军进林追敌再合适不过,两位军中大佬很快达成了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