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94章 开海征税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禁海令是开国先皇朱元璋所发,历代帝王都不敢违背这个祖制,或者说,有人想打破这个祖制开海,但都被文官集团以祖制为借口,拼死反对,各种威胁,逼得皇帝只能打消这个念头,大明朝的文官就是这么牛笔。

    大海是豪商取之不尽的金山银矿,赚得满盆满钵的豪商为保住这条财路,都会和文官搞好军民关系,渐渐的就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都离不开谁的局面,海权等于是文官集团的财路,你开海就是抢了文官集团的钱,当然得跟你拼命。

    朱元璋当初定下各种规矩,给予文官这么大的权力,本意是为了朱家的子孙后代好,但他忘了一点,这个皇帝得象他一样强势才管用,但他的子孙后代没几个能象他这么牛笔的,渐渐的演变成了君弱臣强的局面,朝权掌控在文官集团手里,天子就是一打酱油的路人甲。

    朱健第一次提开海,就被东林党以祖制不可违等等理由誓死抵制反对,祖制是撒手锏,屡用屡爽,但他们碰到魂穿的冒牌货,绝招失效,不仅被朱健用开海忽悠,达到了其中的目的,更借此祖制名头,责令刚刚降明的大海盗郑芝龙严加禁海,发现一起严查一起,不仅断了那些豪商和文官的财路,还乘机把海权掌控在手里,和郑芝龙愉快分脏。

    东林党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气得鸡蛋挑骨头,天天找郑芝龙的茬,往死里弹劾,那些断了财路的豪商更气得花重金聘请杀手海盗,想把郑芝龙干掉。

    郑芝龙的势力强大到连朱健都忌惮**分,且得福建等沿海一带百姓的拥护,郑芝龙自知自已的敌人很多,且刚归明,行事小心谨慎,躲过了上百次刺客的行刺,且依仗着强横的海上实力,击溃了多股联合起来伏击郑家舰队的海盗联军,并顺藤摸瓜,把一个个躲藏在暗处的死敌干掉。

    这些豪强被郑芝龙干掉,也等于斩断了东林党的臂助与财源,让他们再无力染指海权,只能咬牙切齿的忍耐,坐等扳倒郑芝龙的机会,不过,他们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朱健借着撸掉八大皇商的机会,挖坑让等东林党上套,结果东林党真的作死跳坑,东林党已成为过去式,就剩一个还没有形成气候的分支复社。

    现在等于是朱郑两家独霸海运的无尽财富,每年财源滚滚,多到数不清,帝国的海军水师组建等军费全来自海运的收入,让朱健减轻了财政上的巨大压力,但同时也让他对郑家越来越雄厚的财富势力产生不安。

    朱健之所以要开海,目的是让利于民,让沿海百姓受益,让大明受益,生意场上的竟争是激烈的,除了资金雄厚等原因,最主要的是讲究信誉,信誉是金字招牌,谁不讲信誉就是砸自已的招牌饭碗,各凭本事赚钱吧,总之,开海通商的好处多到用脚趾头都数不完。

    另一个目的算是对郑芝龙的一个考验吧,老子都开海让利于民了,如果你不懂做人,那就对不起了喽。

    “朕要开海,众卿有何意见?”金銮殿上,朱健话出惊人,目光扫视百官,察看他们的表情反应。

    “皇上英明,臣附议。”

    在众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内阁首辅阮大铖第一时间站出来狂顶,讲述了开海的种种好处,帝国财政增加,百姓获利,好处多到数不完,皇上忧国忧民,英明神武,千秋万载,一统地球。

    几天前,帝**事参谋总长,天子的御用军师宋献策就约他喝过茶了,把消息透露给他了,皇上要开海,你怎么看?

    怎么看?

    阮大铖可是修炼成精的千年老狐狸,官场中的老油子,岂会不明白里边的门道,这次又是一次大考验呐,他要敢反对,估计没多久就得下去和钱谦益等哥们聚会喝酒了,他现在已经站在人生的巅峰处,还想多活几年,风光退休,傻笔才拿自已的脑袋去开玩笑。

    抛开这个不说,开海,他是举双手双脚赞成滴,以前海运的庞大财富被东林党把持掌控,让其他人眼红妒忌恨,但根本插手不进去,他不是不想啃上一口,只是东林党把这块大蛋糕视作禁脔,严防死守,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只能坐等时机。

    天子借新的禁海令把海运夺过来,令东林党咬牙切齿,恨之入骨,阮大铖等其他人则拍手称快,千方百计的想找借口上书开海,瓜分一点大蛋糕,现在皇上主动提开海,等于是让利给他们,傻笔才会拒绝从天而降的大馅饼。

    “臣附议。”

    “臣也附议,皇上英明。”

    百官纷纷出班表明态度,力挺开海,自东林党倒台后,现在是阮大铖的江南派一家独大,当家老大都公开力挺了,他们自然得全力支持,就连那些无帮无派的墙头草都全力支持,有钱不赚都是傻笔。

    现如今,帝党派的势力也日趋强大,一点都不弱于江南派,即便有人反对,也必被两大派碾压,开海议程没有任何阻力,百官力挺,秒过,有关细节方面搁后商量。

    朝廷开海,让利于民,当然要收税,增加财政收入,附加条件是对那些富商豪强征税,这是今天朝会的第二个主要议题,理由是海运生意都征税了,当然得一视同仁,全国都征收,这样才公平。

    对富商豪强征收税款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儿,魏忠贤掌权时就玩过,为大明的财政增加了一定的收入,但也得罪那些富商豪强,更得罪这些人的大靠山东林党,被东林党利用舆论这把利剑搞得名声臭不可闻,变成十恶不赦的大奸人。

    轮到朱健玩这一招,情况跟魏忠贤可大不一样,魏忠贤是利用手中的权势强玩,天子只是默认,但没有下旨,魏忠贤玩的是名不正,言不顺,加上东林党和他死扛,用各种手段把他搞臭,总之原因太多。

    朱健是皇帝,自个下旨自个玩,没有东林党掣肘,百官支持,名正言顺,抗税不交就是违反大明新律,铁衣卫请你进诏狱喝茶,轻者关个几天,重罚一笔款,重则给你扣个造反什么的大帽子,那乐子可就大了。

    百官心知肚明,天子让利海运大蛋糕,作为回报,全国征收税款一事必须通过,而且反对也没用,搞不好还被撸,丢掉乌纱帽,所以,第二个议题也是全票通过,大家一起发财,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