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99章 暴力抗税的后果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一大早,成大安就带人下乡收税,两个年青的小捕快,外加燕铁男、唐甜甜和石头,王朴和许崇阳本来想派高手随行护卫,但石头露了一手后,两人不再坚持,只让挑选出来的高手扮成村夫,远远的跟在后边,以防不测。

    县令罗廷方既要完成指定的税款任务,又不敢得罪那些仕绅豪强,只能向手下施压,捕头也只能施压手下的捕快,各乡各村的仕绅豪强富商都要征税,几十捕快衙役分成几组,成大安这一组本来有六人,但其中三人已受伤,只能躺床上,他这一组的人少得可怜。

    两个年青的小捕快战战兢兢,前两天挨揍的事历历在目,谁不害怕,成大安却象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一路陪着燕铁男和唐甜甜说话,不时指指点点,介绍本地的一些情况。

    他清楚内情并全程参与,这一次下乡征税其实就是一个大坑,吕、张、王这几家注定了要完蛋,不仅帮兄弟报了仇,还能升职,这事搁谁身上不乐呵?

    吕村就在前面不远处,不过,成大安等人刚走进村口就被一大群持着扁担木棒的村民团团包围住,各种辱骂推搡,混乱中,一群吕家庄丁有意无意的成大安等三个捕快衙役和燕铁男、唐甜甜、石头分隔开来。

    成大安和两个年青的小捕快被村民揍得头破血流,青鼻脸肿,扔进村口外的稻田里,样子非常狼狈。

    成大安以肘支地,撑起上半身,看着骂骂咧咧的村民,心里冷笑不已,大队官军马上会杀来,看你吕家还能嚣张到几时?

    王朴和许崇阳从军中挑选了十几个精锐老兵扮成村民,远远的跟随在后边保护,一见成大安等人被村民围殴,立时发出行动的信号。

    王朴亲率的一千大同府兵就潜藏在附近的树林里,一见信号立马行动,执着刀枪杀向吕村,各地府军的战斗力渣渣,但对付一般的村民却极凶悍,战力飙升数倍。

    吕村的村民和吕家的庄丁正围聚在村口,指着成大安等人各种辱骂,突见密密麻麻的官军杀来,全都吓傻了,反应快的吓得尖叫起来,扔掉手中的家伙,抱头逃回家里,把房门锁上,哆嗦着钻进床底躲藏。

    王朴指挥手下把整个吕村都包围起来,吓傻的村民哪敢反抗,在官兵的厉喝下都扔掉手中的家伙,老老实实的抱头跪地,恐惊不安的看着面前如狼似虎的官兵。

    许崇阳并没有为难这些村民,说到底,他们只是愚昧无知,受吕员外的蛊惑煽动闹事的,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暴力抗税的吕员外,他和王朴率军把整个吕家大宅团团包围起来,虽说是挖坑下套,但两位公主殿下金枝玉叶,万一出啥意外,他们可担当不起,如果不是燕铁男和唐甜甜坚持,两人根本不会同意这个行动计划。

    吕家的三个公子都是标准的纨绔,吃喝玩乐,欺男霸女,五毒俱全,是县里臭名远扬的混世小魔王,前几日偶遇燕铁男和唐甜甜,惊为天人,只可惜没来得及下手就被老爹派人叫回家,如果不是家里有事,不能外出,他们早溜出去调戏两女了。

    这几天被强制留在家里,哪都不能去,让他们心痒痒的好不难受,正打算瞒着老爹带着溜出去抢人,不想燕铁男和唐甜甜竟送上门来,兄弟俩再也按耐不住,也忘了老爹的警告,命庄丁把两女和成大安等三个捕快隔开,乘着混乱,强行把两女和石头架进家里,锁进他们的卧房里。

    石头一直紧跟在燕铁男和唐甜甜身边,兄弟俩强行抢人,之所以连石头也一起绑走,是以防万一,三兄弟虽然不学无术,但脑子可不笨,万一出啥意外,石头就会被人间蒸发,来个死无对证。

    石头憨直,对大姐大燕铁男唯命是从,见她没发动手的信号,很老实的让那些庄丁捆着扔进杂物房里。

    吕家三兄弟虽然色急,恨不得马上玉成好事,但美人只有两个,兄弟却有三个,只能猜拳决定谁先上,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猜拳,家丁已神色仓皇来报,外边杀来大队官兵,把整座府第都包围起来。

    吕员外吓了一大跳,连忙出去询问原因,但官兵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冲进府里,喝令所有人抱头下跪,动作稍慢就被群殴,挨一顿乱拳乱脚是轻的,被刀背刀柄敲得头破血流那才叫惨。

    “官爷冤枉冤唔”

    被捆成大棕子一般的吕员外连呼冤枉,王朴听得烦燥,命手下府兵用破布堵嘴,见燕铁男和唐甜甜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被扔在杂物房里的石头听到动静,运功崩断绳索出来。

    吕家所有人都被捆住,就连田庄里头的所有大小管事都五花大绑,几百庄丁没有上绑,但在铁剑钢刀的逼迫下,都老老实实的抱头跪地,没人敢顽抗,他们本身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哪敢跟官兵对抗。

    接下来就是查抄清点财产,王朴的部下手脚不干净,难免干一些顺手牵羊的事儿,王朴自个就把吕员外最漂亮的两个宠妾保护起来,让手下亲兵给她们换上士兵的衣甲,偷偷送到临时军营里藏起来。当然了,两位公主殿下在场监督,王朴不敢恣意妄为,还算收敛。

    燕铁男清楚旧军的种种恶习,只要不是闹得太过份,她也只能睁一只闭一只眼的装着不知道,许崇阳和他的手下都老老实实的不敢胡来,事后,燕铁男还是从抄没的财产里头分了一点给他们,让许崇阳等一众帝国安全局的人喜笑颜开。

    吕家被抄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王朴带兵,把张家、王家等几家带头暴力抗税闹事的仕绅豪强商富都抄了,一时间,整个广昌县为之震动,消息象风一般迅速向外传播。

    第二天一早,由县令罗廷方主持,召开公审大会,大同总兵官王朴、帝国安全局大同分局长许崇阳陪审,全县百姓把会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同府兵负责维持会场秩序。

    一向优柔寡断的县令罗廷方难得的强势且果决了一回,其实,也由不得他不强势果决,吕张王等几家被扣上抗旨不遵,暴力抗税,殴打官差,煽动百姓闹事,绑架挟持皇族人员,意图谋反等罪名,随便哪一条都是掉脑袋的死罪,全加起来就是抄家灭族,斩立决,财产罚没充公。

    宣判后马上行刑,一堆人头落地,围观的百姓拍手叫好,这几家作恶多端,百姓敢怒不敢言,现在被官府处决,大快人心。

    广昌县的案例并不是个例,一些地方也有类似的案件,都是暴力抗税,殴打官差等原因被官府抄家喀嚓,消息很快全遍帝国各个角落,让那些想抗税不交的仕绅豪强富商吓得面无人色,不敢再有什么想法,老老实实的把税款交上。

    当许崇阳的密折传到朱健手上时,他被懿安皇后和周皇后埋怨了一通,朱健却不以为然,他觉得两个妮子做得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