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02章 时代的潮流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和关若睫聊了整整三天的人生理想只是朱健昏君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送走关若睫后,他又开始忙碌起来,现在是帝国进入休养生息最关键的开始,只要给他二三年的时间,大明必重焕生机,也是帝国大军征伐科尔沁大草原的开始,拿下科尔沁大草原是为了压缩关外部族生存的空间与物资供给,削弱他们的战争储备实力。

    辽东,宁远坚城。

    宽大的军营内,曹文诏正陪着辽东总督兼巡抚的洪承畴等一大群九边文官武将在观看士兵训练。

    曹文诏的广平军、卢象升的天雄军虽然移师九边驻防,但守城的重任仍是九边旧军承担,两军只是协助防守,以训练新军为主。

    广平军和天雄军已扩充达万人以上的师级部队,再算上后勤辅兵,实际上是一万二千人,两军的后勤辅兵可不是纯粹的后勤运输兵,同样也得象战兵一样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具有一定的战斗力,一旦遭遇敌袭,一样可以进行战斗,保护运输的军用物资,而不必投入太多的战斗部队来保护后勤运输队伍。

    曹文诏的广平军原是三千战兵的编制,在多次战斗中都有战损,随地补充,兵力不仅没有减少,相反增至五千,现在扩充直一万二千人,原先的军官和经验丰富,表现良好的老兵都得到晋升,分散到各部带兵,以老带新,新老结合,战斗力有所下降,所以,曹文诏每天都带领麾下将士进行训练。

    今天一大早,辽东督师洪承畴带领一大帮子人过来观看训练,他亲自出营恭迎,让士兵搬来桌椅,摆放在军营一侧,敬上茶水,同时杀鸡宰羊,准备招待。

    曹文诏出自九边,作战勇猛,且有谋略,凭军功一路提拔晋升,更得天子慧眼和宠信,从九边众多将官中挖走,独领广平军,在清剿李自成、张献忠等民军的战斗中屡战屡胜,荣升总兵官,现在广平军扩充至一万二千人马,一水的精良火枪和火炮,军衔是什么鬼的少将师长,按旧军的军衔应该是将军的级别了,让一众辽东的高级将官们羡慕眼红不已,他们可都是曹文诏曾经的老上级呐,现在人家可是高过好几级,这人比人啊真能气死人。

    曹文诏对这些曾经的老上级自然是恭敬客气,即便是别的部队的,态度也一样,何况来的都是高级军官,再者,军中讲的本来就是同袍战友之情,关系是要搞好滴。

    “好好看看人家是怎么练兵的。”

    洪承畴紧了紧身上的裘皮大衣,上了年纪了,这身子骨可不比年青人,他之所以带着手下一众高级文官武将过来观看广平军训练,是有不少原因的。

    天子只允许凤凰军团、神机营、广平军、天雄军、皇家近卫独立营扩充成万人的师级部队,而所有旧军部队没有一支扩充,精良火枪火炮优先装备新军,军饷等待遇也比旧军好,自然引起这些常年驻守九边,与金军浴血奋战的骄兵悍将们的不满,纷纷跑到洪承畴面前发牢骚,这也是洪承畴带他们来看广平军训练的原因之一。

    鹅毛大雪虽然已停,但地面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直没至膝盖,寒风刺骨,冻得人直打哆嗦,九边所有旧军将士都缩在营房内,围坐火盆边烤火取暖,而广平军的所有将士却在雪地上热火朝天的训练,响亮的口号,整齐的动作和步伐,所有士兵脸上都带着一种和旧军不一样的精神面貌。

    广平军征召了七千多人的新兵,现在正在进行基础军事训练,先跑步,跑完之后再进行队列训练,什么左转右转齐步走之类,不少辽东的高级军官看得直打哈欠,练这些绣拳花腿的玩意儿对打仗有用嘛?

    洪承畴叹气摇头,他初时也象手下这帮高级将领一样,对刚发下来的新军练兵法嗤之以鼻,认为是好看不中用的花招架,但被吕红娘的凤凰军团、李信的神机营和曹变蛟的狼营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抽脸,特别是曹变蛟的狼营多次深入金军腹地,被成千上万的金军铁骑重重围困,但不仅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安全撤退,还大量杀伤金军,他再看不出点什么,真不配当这个辽东总督了。

    洪承畴虽老,思想和战术上也倾向于保守,但他并不迂腐守旧,重新拿起扔到一边的新军练兵手册细看捉摸,还给镇守皮岛的曹变蛟写信,询问讨教一些细节上的东西,算是屈尊降贵了。

    曹变蛟没有隐瞒什么,把练军练兵法的种种好处和在实战中的感悟都一一告之,看过之后,洪承畴感概不已,他突然间发觉自已真的老了,现在应该是年青人的天下了。

    洪承畴把感悟和想法告诉了手下这帮统兵的将领,然并卵,丫根就没人当一回事,他只好自个学习,努力上进,因为在与天子的信件往来中,天子已经告诉他了,科技在进步,时代也在变,刀剑等冷兵器将被淘汰出局,枪炮等热武器将主宰战场,旧的战法战术也跟着被淘汰,不学习适应新战法新战术的将官士兵也会被淘汰,不想被淘汰,就只能不断的学习进步,跟上时代的步伐。

    现在,手下这帮统兵将领终于发牢骚了,洪承畴只好带他们来参观广平军平时是怎么训练的,花招子么?看看小曹将军的狼营,人家在野外,兵力悬殊,被四面包围的情况下依然从容不迫的杀出重围,大量杀伤金军,而自身的损失小的可以忽略不计,换成是你们,早被灭一百回了。

    在场观摩的众多将领中,也只有祖大寿、满桂等几个总兵官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其他人仍然不当一回事,让洪承畴挺失望的。

    观摩广平军的训练是其中之一,真正的重头戏是发军饷,今天刚好是月末,发饷的日子,让这帮吃空饷,克扣士兵饷银的将领们看看人家是怎么发饷的吧。

    广平军足足训练了两个时辰才结束,所有士兵虽然疲惫,但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又到发饷的好日子,拿到军饷后就可以寄回家,虽然不多,但省着用也能缓解压力,加上种田种地的收入,就算不能餐餐吃上白米饭,至少也不再担心会饿肚子了。

    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涌进来,分列在曹文诏的身后,然后一队后勤辅兵抬进几个上锁的大木箱,摆放在一张空桌的旁边。

    “曹师长,这是干嘛?”洪承畴一脸怔愕的表情,他当然清楚是干嘛的,只不过是配合演戏而已。

    b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