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03章 都是套路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军事大改革上,朱健对洪承畴没有隐瞒,而是直言不讳的告诉他,这是无法更改的趋势,唯有跟上时代的潮流,才不会淘汰,征伐科尔沁大草原的战役需要先生指挥。

    洪承畴很清楚这些话的意思,所以他只有先提高自已,跟上时代的步伐,配合天子一步步的施行新军革新,攻占科尔沁大草原将是他军事生涯中最辉煌的一战,然后功成身退,担任帝国三军副总司令,更多的机会则留给年青人。

    这样的安排,他非常满意,而且天子在信里对他的尊称一直是先生,要知道,能让天子尊称先生二字的人可不多,反正他很是爽腻受用,虽然不是帝师,但至少也能算得上半个,最主要是天子没把他当外人,而是当心腹的节奏。

    做人要有感恩之心,他算得上是官场的老油条了,资历可不比阮大铖低,很清楚官场的门道,看看专门和天子抬杠的东林党是个什么下场,他才不傻呢,凑巧撞到广平军发饷是他配合天子的一步棋,也是很重要的一步,他是配角,主角是曹文诏,满满的都是套路。

    洪承畴坐镇辽东,经营了几年了,深知边军的种种弊病,朝廷每次都拔发不少粮饷物资下来,但都被那些掌兵的将官层层克扣,普通士兵拿到手的饷银少得可怜,自然心有不满,作战时又有几个肯卖命的?

    吃空饷,瞒报、谎报、虚报等更是家常便饭,甚至在掌军将领中已经形成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他无力改变,只要没闹得太严重,引发士兵哗变,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着不知道了,他也挺好奇的,想看看天子是如何改变这些弊病。

    这会,训练结束后的士兵纷纷回营,穿回来暖和的冬大衣,训练的时候是热得出汗,但结束后稍停一下就会冷,不注意容易受风寒感冒,这年头,伤风感冒一样能要人命。

    过了一会,军营内突然阵阵的竹哨声,士兵纷纷从营房里跑出来,向宽大的演武场奔去,整个军营里全是士兵,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场面也显得很混乱,不过,站在一边观看的一众辽东将官很快就看傻眼了,嘴巴张得老大,脸上尽是怔愕与不相信的表情。

    “一连。”

    “二连。”

    “三连。”

    ……

    站在演武场中的一些军官举臂高吼,随着他们的高吼声,纷乱的士兵迅速列队,昂首挺胸站在自已连队长官面前,队列排得整齐有序。

    一,二,三……

    相同的报数声响成一片,听着好象很杂乱,但却又整齐,随后,基层军官小跑到连级尉官面前,挺胸立正,啪的敬了一个很威武很帅气的军礼,然后汇报到齐的士兵人数,汇报完后敬礼转身归队,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在一众辽东将官眼里,面前这几千士兵几乎在数息间就完成了集结,队列整齐有序,士兵着装整齐,昂首挺胸,即便是刚入伍的新兵,所散发出来的精神面貌就如同久经战阵的精锐边军,甚至让满桂、祖大寿等名将有一种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感觉,谁会想到这是刚入伍没几天的新兵蛋子?

    “有何感想?”洪承畴问道,他一直在暗中观察众将脸上的表情,这时候发问,相当于帮广平军补了一刀。

    满桂、祖大寿等将领都低下头,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这要换成是他们,恐怕没有一柱香的时间,根本无法集结好三千多人的队伍,更别说让队伍排列得这么整齐有序,至于士兵的精神面容貌什么的更别说了,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根本没法比较,谁特么的不想统率这样的军队?

    当然了,还是有大多将领心里不服气,甚至不服气,队伍集结快又咋样,上阵杀敌靠的还是武技,天天练这些花招架有用嘛,排个整齐好看的队伍让金军砍?

    一个个军官站在木桌后边,打开花名册,开始点名,“赵大壮。”

    “到。”

    一名士兵大声回应,然后小跑出列,在花名册上签字画押。普通士兵全是穷家子弟,没读过书,连自已的名字都不会写,只是点了红印泥摁在名字后边就算签字画押了。

    签字画押完,军官从装满银票的大木箱里数出面额一两的银票,交到士兵手上,士兵小心翼翼的接过,然后敬礼,兴高彩烈的归队。

    大明普通士兵的年饷是十两银子不等,因地方而异,卫戍九边的士兵相对要高一些,月饷一两银子,平时发的是碎银铜钱,运输携带极不方便,朱健给改成了银票,这玩意运输轻便,易于保管携带,最主要是足额,军官没有机会再以种种名目克扣贪没。

    银票票发行都是大明帝国名号信誉响当当的几家大钱庄,百分百的兑现,且不收兑现手续费,这部份的手续费用全部由官府承担支付,朱健如此不嫌啰嗦麻烦,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即将开张营业的帝国银行和皇家银行做个铺垫。

    一个个被点到名字的士兵都兴高彩烈的出列,上去签字画押领饷,场面热闹却不混乱,显得井然秩序。

    洪承畴对一名领了军饷归队的士兵招了招手,那名士兵看向站在一旁的曹文诏,似乎是在请示。

    “洪督师叫你过去就过去。”曹文诏瞪了他一眼。

    “士兵王小虎见过督师大人。”自称王小虎的普通士兵挺胸对洪承畴敬了个军礼,或许因为紧张,说话的声音都有点走样。

    “嗯,拿来我看看。”洪承畴点了点头,伸出手,指了指王小虎手里的银票。

    “是。”王小虎恭恭敬敬的把银票递过去。

    洪承畴接过银票,在一众将领面前晃了晃,似乎是在说,一两的银票,诸位怎么看?

    一众辽东将官有的低下头,有的神色坦然,不克扣普通士兵的饷银,他们吃毛啊?怎么养精锐的部曲私兵啊?老子就不信你曹文诏不贪?肯定吃了很多空饷。

    看别人发军饷的过程很无聊,但洪承畴却看得津津有味,一点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一众将官只好硬着头皮陪着。

    饷银发完之后,几个后勤军需官迅速统计,把帐条交给曹文诏核对签字,一众辽东将官都拼命的伸长脖子往前凑,他们就不信曹文诏不吃空饷。

    “……全师普通士兵一万一千人,实发一万一千两银子……”洪承畴捋着颌下长须念道,声音不大,但围聚过来的一众辽东将官都听得一清二楚,一个个都张大嘴巴,脸上尽是怔愕与不相信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