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10章 焦头烂额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个寒冷的冬季对关外部族来说,实在太漫长了,且过得很苦,关外本就物资匮乏,大多时候靠着犯边烧杀抢掠获取资源,以前每一次行动都能抢到不少东东,但今年惨了,战士损失惨重,耗费了大量的粮食等军用物资,却连一座边城都没能突破,一粒粮食都没能抢到。

    加之八大皇商完蛋后,大明边关查得很严,除了陶瓷、茶叶、丝绸等奢侈品外,粮食、铁矿什么的重要东西很难弄到,即便花了重金买到一点点,也不够塞牙缝,这对关外部族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整个冬季,身为关外一哥的皇太极真的是吃不下,睡不香,为了解决物资问题,他绞尽脑汁,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显得苍老许多,不知道画了多少圈圈诅咒明朝那个小昏君,辽东总督洪承畴和镇守皮岛的曹变蛟喝水噎死,上茅厕摔坑淹死,但特么的越画圈圈诅咒,人家活得越欢,反倒是他越活越不开心。

    皇太极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入主中原,派了大量的细作密谍在九边潜伏,虽然因各种原因暴露,许多密谍死于非命,但还是有少数人成功潜伏下来,偷偷的把收集到的情报传回来。

    大明的小昏君因军事革新,新旧军待遇不公平,引发九边旧军将领兵哗变,之后虽被迅速镇压,但军心不稳,加之强制推行新军改革整编,裁减了近半兵力,重新征召了一些新兵蛋子补充等等消息,都先后传递回来,让皇太极和所有部族族长的眼睛都闪烁绿光,嗷嗷嚎叫着机会来了。

    九边防线太长,需要大量的军队驻守,崇祯这个小昏君竟然裁减军队,兵力减少不说,还闹得发生兵变,死了很多人,造成军心不稳,这是自毁长城的大昏招啊,看来自已坚持不懈的画圈圈还是起了作用滴。

    接到这些消息的时候,皇太极有如吃了一百颗伟哥一般的兴奋,体力值瞬间暴满,召集所有心腹亲信开会,商量征伐大明的重要军事会议。

    关外部族蠢蠢欲动,在为入侵大明边关做着战前的种种准备,大明九边则是忙得人仰马翻,焦头烂额。

    按朱健的真实设想,他并不急着要马上整编九边旧军,而是想拖个一二年,等各大新军和皇家军事学院培养锻炼出更多的军事人才和政工军官之后,再借着某个契机着手整编旧军,紧急整编只是应急预案,不到万不得已不启动。

    理想虽好,但现实骨感,九边旧军将领反应太强烈,逼得他不得不提前启动紧急预案,举起屠刀,把闹得最凶的那些倒霉蛋给清除了,事情已闹到这份上,想不马上对九边旧军进行整编也不行了。

    虽然有了心理上的准备,之前也做了一些相关的准备,但事情一旦落实并实施起来,真的是焦头烂额,别说支持天子对旧军进行整编的辽东总督洪承畴、曹文诏等几大新军了,就连远在京师,躲在幕后进行遥控的朱健都焦头烂额,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牵一发而动全身。

    旧军大量裁员,淘汰许多老弱病残,还有许多恶习难改,吃不了苦的士兵军官,这些人被强制退役,光是支付的退役军费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如果不是朱健的小金库暴满,拿不出这笔钱,不用关外部族进攻,九边防线自行崩溃。

    剩下的士兵也都沾有旧军的恶习,但还不算很严重,朱健虽然不满意,但不得不留下来,甚至默认他们的一些恶习,只要不过份,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部队裁员太多,需要征召一些新兵补充,不管是旧军老兵还是刚入伍的新兵蛋子,都要进行新的军事训练。

    为了尽快形成战斗力,这就需要大量的基层军官和政工军官,把部队的骨架搭建起来,但皇家军事学院的学生军官太少,很多都是提前毕业,分配到各部队里,各种军事人才链接断档,不得不从各大新军里紧急抽调,所缺兵员由新兵补充,但如此一来,新军在短时间内没能形成战斗力,几大精镜新军的战斗力也相应的被拉低,这对九边防线来说可是相当危险的大事。

    整编的旧军,基层军官勉强硬凑,政工军官就少得可怜,严重缺乏,有不少部队是一个营级单位仅一二个政工军官,工作量巨大,压力也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些政工军官都是狂热的帝粉,工作强度再大,也因为忠心与狂热,都在咬牙硬撑着,但因为工作强度太大,若不能补充一些政工军官来分担他们的压力,别的不说,身体就先垮掉了。

    这些还能勉强凑合,但高级军官就有点难找了,实在是人才太缺,各州镇的总兵官是多,但好多都是战五渣,根本不在朱健考虑的名单内,焦头烂额的朱健不得不重新启用被他冷藏的毛文龙,重用也有犯了象毛文龙一样错误的贺人龙等将,说老实话,这些家伙在原历史的明末算得上能打仗的猛将,立了不少战功,然后都傲矫起来了,抗命不遵等等,这在军中可是很严重的事。

    为避免再出现类似的事,朱健不得不把这些马上要赶赴辽东上任的将军们召进宫里,直言不讳的给他们上一堂警告十足的课。

    武将多是直男,不喜欢绕弯弯,所以被文官骂粗鄙,么文化,其实,朱健也不喜欢绕弯弯,说话说一句留一句,棱模两可,让你费神去猜,偏大明的文官就喜欢这调调,这样才彰显学问高深莫测,所以,他只能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了。

    对毛文龙、贺人龙这些直来直去的武将,当然是越把话说到明面上越好,朕不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担心什么,喜欢什么,全都摞到台面上,敞开了说,话说到这份上了,就看你们的表现,到时可别怪朕不讲情面。

    毛文龙此时可是百感交集,他是在官场最得意的时候被撸下来的,坐了几年的冷板凳,就算想不通为什么被撸下来,朱健也已当面把话给挑明,他感触最大,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完蛋了,没想到蜂回路转,还有重新掌兵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了。

    与毛文龙不同,贺人龙可是感恩得内牛满面,因为朱健翅膀效应,历史出现了一些偏差,李自成、张献忠等赫赫有名的民军被提前灭掉,贺人龙没有太多机会展现自已的能力,虽然也立有一些战功,但因为曹文诏、卢象升、李信、曹变蛟等将太过耀眼,把他的光芒给掩盖住了。

    贺人龙现在的官职只是参将,再往上才是副总兵或总兵,别看只有一步之遥,但对很多没能立下大功勋或有后台的武将来说,就是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山,但现在,他得天子恩宠,升任师长,独掌一个师的部队,等于是总兵官的级别,怎不让他感恩戴德,内牛满面。

    朱健把一些警告搬到台面上,给他们说明清楚,最后顺带恶补一些以火枪火炮为主的新式作战理论,至于他们能听懂多少,就是他们的事了,想继续晋升,就得好好学习,努力上进,否则必被不断涌现,立下诸多战功的新将领取代,淘汰出军界。

    如果时间足够,各种短板还可以依靠时间慢慢弥补上来,但头号死敌皇太极太会抓时机了,已经在关外集结大军和粮草,准备犯边了,这才是最要命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