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14章 你们想多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给我狠狠打!”城头上,洪承畴大声吼道,看了第二场战斗,再透过单筒望远镜观察,确认金军不是佯攻,而是真正的强攻,他也不客气了,命手下将士狠狠打击金军。

    身为辽东总督,他本应留在总督行田辕坐镇,但九边旧军在接受整编时发生各种事情,他很担心,才亲自在城头上督战,但看了整编后的新军表现,也就放心了,新军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形成战斗力,政工军官功不可没啊,皇上英明神武,竟然捣鼓出一个政工军官的体系来,如果以前就捣鼓出政工军官体系来,九边大军何至于畏惧金军?

    如果朱健知道他此时的想法,铁定摇头暴笑,老洪还是把政工军官这个特殊军种想得太简单了。

    洪承畴指挥锦州总兵官祖承训为战场指挥官,毛文龙、贺人龙等将为副手,然后下城回行辕,他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不可能事必亲躬,不然得累死。

    他下城后,在亲兵卫队的簇拥下巡视了几条街区后才回行辕,把城头防守战的指挥权交给祖承训,他还是相当放心的,祖承训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人是有点保守,但也稳重,只要指挥上不出现大的失误,守住城池不是什么问题,何况有毛文龙、贺人龙等猛将协助,这些新任辽东的将官都想立功表现呢,再者,城防事务基本都布置好了,祖承训只需要按部就班就行了。

    洪承畴回到总督行辕,喝了一杯香茶,然后趴在案桌上,盯着铺在上边的辽东地图出神,浑然忘了城头上正在进行的激烈攻防战。

    皇上明年开春之后要对科尔沁大草原用兵,他是钦定的总司令,当然要提前进行各种准备工作,这个消息目前属最高机密,整个九边没几个人知道,估计也就吕红娘和李信二人知道,曹文诏、卢象升、高杰这三员天子的爱将都未必知道。

    当然了,个别精明有远见的人可能会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看出一些名堂,现在在山海关等一些和科尔沁大草原相连或邻近的边堡要塞后面,屯积了大量的沙石、木材等东西,这些东西全是建筑材料,但再怎么精明有远见,挺多也就猜测到山海关等一带会有大动作,但绝不会想到皇上的疯狂想法。

    城头上,炮声隆隆,一门门佛郎机炮怒吼着射出一发发开花炮,在冲锋的人群里炸出一团团的火光和浓烟,成片成片的士兵被炸飞和倒下,这是佛郎机炮构筑的死亡封锁线。

    进攻的金军冲过这道死亡封锁线后,再往前狂奔一阵才能冲过已经被填平的护城河边,冲到城下,而在接近护城河的这段距离,已是火枪的有效射程之内,城头上的守军不再象之前那样放近了才开枪,而是在军官的口令下乒乒乓乓的放起排枪。

    大量杀伤金兵是天子针对关外部族的大战略方针之一,现在洪督师又再下令,阵前指挥的军官自然不再客气,何况进攻的金兵已经进入火枪的有效射程内,算不上是浪费子弹。

    随着一阵接一阵的排枪响起,进攻中的金兵一排排倒下,现如今的火枪威力渣渣,没有射中要害不会马上死去,泥地上躺满了挣扎惨嚎的伤兵,那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嚎声让人听着心里瘆得慌,这些伤兵如果不及时求治,最终会因失血过多死亡。

    即便及时求救,但按现今落后的医疗技术水平,连一般的伤风感冒都会死人,更别伤枪伤了,术后能撑过鬼门关活下来的也不会有多少人。

    隆隆炮声和战鼓声、爆豆一般的枪声、震天的吼杀声、凄厉的惨嚎声交织,响成一片,向前冲锋的人潮,满地死状各异的尸体和挣扎惨嚎的伤兵,遗弃的武器和破损的盔甲,燃烧的冲车塔楼,不时炸现的火光和滚滚浓烟,被鲜血染红的泥地,构成了一幅惨烈的战抄面。

    大量的金兵冒着枪林弹雨冲过护城河后,城头上突然抛扔下一枚枚冒着缕缕青烟的轰天雷,落到他们脚下,有的直接砸到人的头上,身体上,然后炸出一团团的火光和滚滚浓烟,残肢断臂四处飞抛,凄厉的惨嚎声不绝于耳。

    大半金兵倒在冲锋的路上,虽有不少冲过护城河,但没能冲到城墙下就被排枪射杀,被轰天雷炸飞,运气牛笔的是冲到城墙下边,但最后也难逃一死,在密集的排枪轰射,弓箭的点射和轰天雷的乱炸下毙命。

    旧军虽然大整编,但火枪产量低,暂时还没能全部换装,一些部队还保留刀盾兵、长矛兵和箭法较好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不再集结,用密集的箭雨抛射覆盖,而是散开点射,狙杀零散目标,也算是使用冷兵器的狙击手,不过命中率较低,有时候射了四五箭才命中目标,而且只是普通的目标,有价值的目标基本都被几近百发百中的狙击手一一点名猎杀。

    毛文龙、贺人龙等猛将躲在墙垛后面,举着单筒望远镜观战,在他们身边就有两组狙击手,四名狙击手每放一枪,就有一名插有彩色翎羽的部族军官或披着厚重战甲的勇士惨呼倒下,让他们看得嗷嗷嚎叫,兴奋不已,如果自已的部队有那么百来个狙击手,哪还用得上其他士兵来守城,只靠这些狙击手就能守住城池了。

    一旁的祖承训苦笑摇头,你们想多了,这百发百中的狙击手是那么好找的?整个锦州城里也就五组狙击手而已,估测整个九边防线都不到一百人,不然皇上会当心肝宝贝一般?各军各部的大佬们为争夺一个狙击手,吵的吵,干架的干架的,贿赂的贿赂,总之各种手段,把洪督师吵得头晕脑胀。

    进攻中的金兵也不只是被动挨打,他们也有弓箭手射箭反击,也射死射伤了一些明兵,不过,从地面向城上抛射箭矢本就吃亏,被排枪轮番轰射,死亡狼藉,残存的都躲得远远的,不敢进入火枪的有效射程内,射出来的箭矢自然也对守军没有构成多少伤害。

    “弓来!”

    贺人龙骂骂咧咧的用手中的单筒望远镜拍飞一支射来的冷箭,收了望远镜,大手向后一伸。

    身手的亲卫忙递上强弓和箭矢,他接弓扣箭,张成弯月,瞄准一个金兵,松弦,劲箭嗖的射出,一名金兵惨呼倒下。

    一旁的毛文龙也忍不住拿过一张强弓,和贺人龙比起箭法来,两人都是猛将,臂力强,射得远,箭法也不错,这一比试,死在两人箭下的金兵竟有二三十人。

    眼见伤亡惨重,将士士气低落,皇太极不得不下令鸣金撤退,残存的金兵狼狈退却,城头上爆发出阵阵胜利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