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25章 铁山防御战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听我口令,全体都有,上刺刀。”

    要塞上,一名被雨水淋得**的军官大声呼吼,声音在哗哗的雨声中格外响亮有力。

    同样站在雨中,被大雨淋湿的士兵抽出腰间的军刺,插到枪头上,火枪本身就有一米多长,加上三十厘米左右的军刺,实际上可当长矛使用,刺杀术也是日常的军事训练科目之一,刺挡刺,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三式,白刃战拼的是气势,枪出无回,有我无敌。

    也有一些士兵放下手中的火枪,拿起要塞内仅有十几把铁剑砍刀,这些冷兵器是在侦察分队射杀金军斥候时缴获的武器,因数量太少,暂时没有上缴,全扔在仓库里,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在要塞后面的山坡处还有一大排营房,里边是三千海军陆队的将士,他们同样全副武装,随时准备增援,这场大雨来得太不是时候了,不过,死守铁山防线,坚持到舰队抵达是他们的任务。

    隆隆的铁蹄声越来越近,脚下大地也震动得清晰,站在要塞上都能清晰感觉到。

    济尔哈朗率一万五千精骑冲到铁山下,然后下马列阵,先锋军率先向山上发起冲锋。

    一般情况下,只要稍有点脑子的统帅都不会把训练不易的骑兵当步兵用,但现在情况特殊,且关外部族是天生的战士,马上能弯弓射箭,马下同样能战,而且大雨让明军的火枪失去作用,擅于捕捉战机的济尔哈朗岂会错过如此绝好的机会。

    雨水把地面冲涮得湿滑泥泞,加上山坡有点陡,身上**的,既难受又显得有点沉重,但冲锋的金兵哪里还顾及这些,他们呼吼着向山上的要塞发起冲锋,有一些人因山坡湿滑摔倒变成泥人,但他们爬起继续冲锋。

    要塞的混凝土城墙不足二米高,无须木梯,只需要一人蹲下,其他人踩背就能登城,只是有木梯的话登城更容易更方便而已。

    “打!”

    军官一声令下,要塞上的士兵抱起擂石滚木往下扔砸,把冲上来的金兵砸得头破血流,骨断筋离,倒霉的当场毙命,惯性作用下,扔砸下来的擂石滚木去势未衰,往山下滚动,躲避不及的撞飞,也有的躲开了,但脚下打滑摔倒,滚下山坡,整个陡斜的山坡乱成一团,令金军的悍勇冲锋气势为之一滞。

    大雨天固然让明军的火枪和轰天雷没法使用,但也不是没有好处,铁山要塞是依地形而建,混凝土城墙就在斜坡处,进攻一方的兵力难以展开,且泥地湿滑,一不小心就摔倒,进攻的金兵可是连滚带爬,一个个全变成了泥人,武器抓在手里都不舒服趁手。

    要塞里是储备了一些擂石滚木,但不是很多,都省着用,扔砸下来的擂石滚木不是很多,还是有不少金兵冲到城墙下,一些身体很强壮的蹲地,让同伴站着背部登城撕杀。

    一个金兵踩着同伴的托举下,手刚按在城垛处,锋利的砍刀剁下,血光迸现,手掌分离,那名金兵惨呼摔倒,滚落山下。旁边,一个金兵刚冒头,就被锋利无比的军刺捅中眼睛,惨呼摔落山下。

    不远的城墙下,一名身披重甲的勇士被几名同伴奋力托起,他反应极快,用手中的铁盾挡住疾刺而来的锋利军刺,一手搭放城垛处,发力跃起,跳上城头,反手抽出插在背后的砍刀,呼吼着和守城的士兵撕杀起来。

    他用左手小铁盾挡格刺来的军刺,挥刀砍倒一名明兵,右腿飞起,踹中一名明兵,把他踢得喷血飞抛,关外部族,有资格披挂重甲的都是以一挡百,勇冠三军的勇士,面对数名明兵的围攻,不仅没有害怕,相反战意更强更凶悍,喘息间,已有四名明兵被他砍翻,倒在血泊中,但四周的明兵并没有恐惧而退却,相反奋不顾身扑来。

    一名明兵瞅准空档,箭步突刺,锋利无比的军刺刺中披甲勇士的胸口要害,却只是发出铮的清响声,根本刺不进去,反被披甲勇士一刀砍倒。

    “老子跟你拼了。”

    一名明兵眼看着身边的几个战友倒下,眼睛都发红了,发出悲愤的怒吼声,扔掉手中的火枪,合身飞扑,抱着披甲勇士一同摔落城下,而这只是整个铁山防线的一个战斗场景的缩影。

    双方的将士都在冒雨浴血拼杀,死战不退,互有伤亡,也不知倾盆大雨什么时候停止,原本阴暗的天空开始放亮。

    轰轰……

    有狼营士兵点燃了几枚轰天雷扔下城,但只有两枚爆炸,不过,因为城墙下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金兵,杀伤力相当惊人,大群金兵被炸飞炸倒,残肢断臂四处飞抛,密密麻麻的人群瞬间出现两个真空地。

    一名狙击手端枪瞄准一个正在指挥战斗的金军军官,但枪没响,他咒骂一声,悻悻的收枪退到后面。

    狙击手是大明军中的宝贝疙瘩,身为指挥官的韦桂生是不允许他们参与这种危险的白刃战,命身边的侍卫把这些狙击手架到后营,万一铁山失守,首先登船撤退的是这些狙击手。

    震天的吼杀声中夹杂着刀剑猛烈撞击的金鸣声,不时响起的凄厉惨呼声,间或夹杂着一两声剧烈的爆炸声,因火药受潮,扔砸出去的大部份轰天雷都没有炸响,守城的狼营将士只能和登城的金兵展开惨烈的白刃战,伤亡直线上升。

    “兄弟们,坚持住,舰队快到了,坚持住!”

    韦桂生一边挥舞指挥刀和攀爬上来的金兵撕杀,一边大声喝吼,激励士气,他身上沾满了污血,有金兵的,也有自已的,他背部有一道皮肉翻卷,血肉模糊的创口,但仍在坚持战斗。

    身为要塞指挥官亲临一线战斗,受伤不退,极大的激励了将士的士气,城头上撕杀的狼营将士死战不退,直至阵亡,自身伤亡不小,但金兵的伤亡也不小,双方将士现在拼的是勇气,就看谁先撑不住。

    这场防御战对狼营将士来说是最惨烈最严峻的考验,撑不住则败亡,防线失守,撑住了,则奠定狼营在关外部族人心中第一军的地位。

    白刃战最为残酷惨烈,伤亡巨大,韦桂生不得不投入一个又一个连的援兵,才堪堪挡住金兵的疯狂进攻,金军久攻不克,伤亡惨重,锐气已挫,在山下督战的济尔哈朗不得不下令鸣金收兵,不过,第二队金军马上紧跟着发起冲锋。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钞票多多,妹子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