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52章 夜袭战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个夜晚,对岳托,对整个科尔沁草原的部族来说,是一个永远都难以忘记的噩梦。

    利用夜色掩护偷袭凤凰军团是岳托和所有部族族长们制定的作战计划,他们相信,凤凰军团经过长途行军,抵达查干特浩城后赶着垒建军营,被部族勇士袭扰,又炮轰坚城,各种折腾,将士早就疲惫不堪,战力下降,斗志也不会太高,而他们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合,夜袭破营成功的机率挺高的,所以,他们对这一战充满了信心,就看谁先攻破大营,抢夺火枪火炮了。

    夜黑星稀,大草原黑漆漆的一片,各攻击部队已按作战计划进入指定的区域待命,精心挑选出来,养精蓄锐的一万部族勇士作为敢死突击队,正从正面和左右两翼摸黑潜往凤凰军团的军营,越是靠近凤凰军团的军营,破营的机率越大,岳托等人虽已身经百战,但心头仍不免紧悬,他对这一战可是充满了期待。

    黑暗中突然响起几声凄厉的痛苦惨嚎声,划破了这寂静的夜晚,有人踩中了凤凰军团埋设的陷井。

    刺耳的竹哨声自大营内响起,先是几声,随后响成一片,响彻整个军营,原本黑漆漆的军营燃起一团团火光,成群的士兵冲出帐蓬,营内到处是闪动的人影,乱成一片。

    从外边看,军营内到处是闪动的人影,确实乱成一团,实际上,凤凰军团的将士早已接受过针对性的训练,加之之前也遭受过金军的夜袭,早已有应对经验,整个军营看似陷入一片混乱,实际上,在各下级军官的呼吼指挥下,士兵们迅速列队待命。

    “杀啊。”

    大营外,偷袭失败的部族勇士发出震天吼杀声,挥舞手中的武器冲锋,不过,在奔跑有,有一些士兵突然惨呼倒下,他们都踩中了陷井,夜里看不清,视野无法及远,不管是进攻方还是防守方都有严重的影响。

    土木营栏后面,凤凰军团的将士已经列好阵,他们是负责值夜的第一队,就挨靠在营栏边休息,惨呼声就是军情,竹哨声就是命令,他们只需要拿着火枪站起身,排好队就能够迅速投入战斗。

    “听我口令,第一排准备,一,二,三,开枪。”

    随着基层军官的口令,第一排的士兵勾动板机,然后迅速退后,装填弹药,第二排和第三排的士兵各踏前两步,这些动作都是平时的训练科目,早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至于开枪后有没有命中目标,无人理会。

    在排枪响起的同时,有投弹兵点燃火把抛扔出营,间或夹杂二三枚苦味酸轰天雷,在黑暗中炸出一团团绚丽的火光,阵前的士兵借着火光的闪动观察前方,看到无数人影如同缺堤的洪水汹涌涌来,不免吓了一大跳,一次性投入这么多人进攻,金军那是势在必得啊。

    所有凤凰军团的士兵心里都清楚,一旦被金军突破围栏防线,等待他们的将是被屠戮的悲惨命运,所有人在军官的呼吼指挥下,拼命的勾动板机,拼命的装填弹药,前进或退后,开枪,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熟悉且枯燥的动作。

    随后,炮兵阵地上的各门佛郎机炮也先后怒吼起来,一枚枚开花炮弹呼啸射出,砸落草地上,炸出一团团绚烂刺眼的火光,有一些炮弹落在无人的空地上,只把草皮掀飞,有一些落在密集的人群里,炸倒一大片人。

    阵前指挥的军官和士兵借着炮弹爆炸产生的火光的瞬间看清对面疯狂冲锋的敌人,心中大定,吼杀声震天,如果看不到敌人,心里难免发慌,看清楚了,反而安心。

    因为视野无法及远,还是有不少部族勇士冲近,跳进壕沟里,安全的躲过了排枪的轰射,不过,壕沟又宽又深,无法跳跃过去,也不能及时攀爬上来,得搭人梯才能攀爬上去,弓箭手则借着壕沟的掩护张弓射箭,虽然给凤凰军团的将士造成了一些伤亡,但箭矢少得可怜,无法压制开枪轰射的凤凰军团将士。

    军营里的投弹兵抛扔出一枚枚闪烁火花的轰天雷,在半空划出一道道弧线,掉进壕沟里,炸出一团团火光,也把壕沟里的部族勇士炸得血肉横飞,惨呼声不绝于耳。

    冲锋的部族勇士虽然被密集的弹雨射倒,被爆炸的轰天雷炸翻,但仍有少数幸运儿成功的翻过壕沟,冲向土木建成的营栏,只不过,他们的运气也到此为止了,不是被抛扔出来的轰天雷炸翻,就是被趴在木棚上方,泥沙包堆成防御工事后面的狙击手射杀。

    在火枪发展的初期,雨水天气可是最强大的敌人,为防老天爷突然变脸下雨,火约受潮失效,后勤辅兵奉命在土木营栏的后面搭建了一排高过营栏的木棚,树桩为柱,上铺木板,再铺上一层防潮的油纸油布,接着铺上一层薄薄的泥土压平,再铺一层木板,用沙土包堆垒成一道简易的防御工事,士兵站在上边开枪,构筑成上下两层火力网,狙击手也可趴在上边打冷枪,投弹兵也可居高临下投掷轰天雷。

    有几个运气超牛的部族战士攀爬上围栏,但被营栏后面的士兵用枪托砸倒,或被锋利无比的白腊杆长矛捅翻,朱健可是从秦良玉的白杆军里抽调了三千白杆兵补充到吕红娘的凤凰军团里,秦良玉为搞好和吕红娘的关系,抽调出的三千士兵可全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老兵,白杆兵擅长近战,且作战凶狠顽强,这种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轰轰轰……

    一门门的佛郎机炮在咆哮,为阻断金军的后续部队疯狂进攻,减轻一线部队的压力,炮兵降低了佛郎机炮的仰角,疯狂开炮,构筑起一道火网,如潮水一般冲锋的部族勇士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冲过这道死亡封锁线,然后才能直面更加密集的弹雨构筑的第二道死亡封锁线,绝大多数的部族勇士在密集弹雨的飞射下,倒在了冲锋的路上,隆隆的枪炮声都难以掩盖凄厉的痛苦惨嚎声。

    这年头的火枪威力不强,只要没有命中要害就不会当场死去,大多数都是受伤,躺倒在草地上挣扎惨嚎,等待同伴救援,虽然只是受伤,但如果不及时救治,同样会因为失血过多死掉。

    金军虽有随军郎中救治伤员,但没有跟随在作战部队的医护兵,受伤的士兵全靠好兄弟抬下火线,才有可能得到随军郎中的救治,但现在是全力冲锋的时候,又是视线不清的夜晚,躺地挣扎号救的伤兵基本没人理会。

    再者,就算及时抬下去救治,以现今伤风感冒都能要命的医疗技术而言,枪伤可是大伤,铅弹打中人体,碎裂卡在肉里,而且铅有毒,要实施外科手术取出碎裂的铅弹,难度可想而知,加上伤兵多,随军郎中哪有这么多时间去抢救普通士兵,优先获得抢救的都是贵族、军官和那些披甲勇士,再者,就算动了手术取出碎片,能不能撑过鬼门关还是个未知数。

    消毒理念虽已传到关外,但关外的郎中基本没人在意这事,就算注意到了也没用,没有消毒液,也不知道所谓的消毒液其实只是酒精度数高的烈酒而已,因此,没有经过消毒处理的伤兵,大多数是撑不过去的,因伤口发炎,患上败血症挂掉,只有少数幸运儿得以存活,但大多也落个残疾,这些都是事后的事。

    激烈的战斗仍在持续,隆隆的枪炮声和震天的吼杀声混杂成一片,炮弹和轰天雷爆炸迸出的火光在漆黑的夜晚格旬绚丽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