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58章 都是戏精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一团的将士排成几个密集防御方阵,沿着河边向前缓缓推进,右翼靠河,无需防守,几个防御方阵是前面两个,后面两个,左翼五个,外三内二,把指挥官、炮兵、后勤运输、武器弹药、医护兵等围护在中间。

    皇太极没有急着下令对出营的第一团发起进攻,而是等第一团向前推进,距离军营有一定距离后,才命几员大将各率本部勇士出动,截断第一团的退路,同时对军营发起进攻,牵制留守军营的明军,防止他们出营增援吕红娘亲率的第一团。

    “进攻!”

    在第一团向前推进了十余里后,皇太极终于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围歼第一团的战役正式打响,密密麻麻的部族骑兵从前后左翼出击,吼杀声响彻云霄。

    第一团的将士在吕红娘的指挥下停止前进,严阵以待,全团在向前推进时,一直保持着严密整齐的防御阵型,即便马上投入作战,也无需经过大多的调整,停下,转向即可,要说大调整,只是随军出发的一千精锐白杆兵从中军移动到左翼而已。

    前后两线受敌攻击面小,左翼受敌面大,压力大,为稳住阵型,吕红娘才把一千精锐白杆兵调到左翼,协助防守,野战中,密集的长矛阵是克制骑兵冲锋的唯一招数。她还把仅携带的五门佛郎机炮都摆在左翼防线,尽可能的减轻左翼的压力。

    轰轰轰……

    密密麻麻的部族骑兵仍在冲锋中,第一团的五门佛郎机炮率先开火轰射,虽然一次只有五发炮弹射出,但每炸出一团火光,都能炸翻一片片的部族骑兵,目标密集,只要进入射程之内,闭着眼睛开炮都能轰中。

    五门佛郎机炮自然无法压制部族骑士的疯狂进攻,只是给他们造成一些伤亡,而且战马全速冲锋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冲进佛郎机炮的射程死角之内,接下来就是火枪和骑弓的正式较量了,只要突破密集弹雨构筑的死亡封锁线,部族骑士才能纵马破阵。

    砰砰砰……

    密集且有节奏的排枪乒乒乓乓的响成一片,里边夹杂有战马痛苦的悲嘶声和人的凄厉惨嚎声,密集弹雨下,成片成片的部族战士和战马倒在冲锋的路上。

    密密麻麻的部族战马仍在呼吼着,挥舞手中的武器,策马冲锋,前仆后继,他们虽然是天生的战士,悍勇无畏,但终究是血肉之躯,无法抗拒密集弹雨的打击,许多勇士还没来得及射出第一箭就惨呼坠马,或被中弹负痛,乱蹦乱跳的战马甩飞,只有极少数勇士射出手中的箭矢,但也只有一射的机会而已,密集的弹雨即便来临,在他们身上,在战马身上迸出一朵朵血花。

    稀稀疏疏的箭矢给第一团的将士造成了一些伤亡,但因为有铁盔和护胸铁板保护,大多士兵只是负伤,只有少数运气不好,要害中箭阵亡,伤员和阵亡士兵的遗体被医护兵迅速抬下,遗体暂时放置一旁,等战斗结束再处理,伤员需要马上手术救治。

    金军骑兵仍在疯狂进攻,第一团的将士顽强防守,战斗极其激烈,与此相反,进攻凤凰军团军营的战斗就明显减弱下来,皇太极的真正目的是先围歼出营打野战的第一团,对军营的进攻变成了佯攻,牵制留守军营的明军而已。

    “老窦,看你的了,给我狠狠的揍鞑子。”

    军营内,一团长杜云峰拍着三团才窦大勇的肩膀,一脸的羡慕的表情,他担负守卫军营的重任,但金军只是佯攻,虚张声势的呐喊,丢下十几具尸体后就缩回去了,仗打得一点都不过瘾。

    相反,窦大勇统率三团负责出营接应一团,这也意味着要出营和金军打野战,金军为阻挡三团接应一团,必定拼命阻击,战斗肯定很激烈,这对所有渴望征战沙场,马革裹尸的军人来说,要么战死沙场,要么荣立显赫战功,就算战死了,家人也能获得一笔丰厚的抚衅金,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要换是以前军方、地方官僚、政策待遇等等,没人不担心,但崇祯帝登基后,大力推行新政,军改更是重中之重,而且亲自抓,就说阵亡将士的抚衅金,谁敢伸黑手谁死,剁了一批敢伸黑手的贪官之后,再没人敢碰触这个禁制,不管你官有多大,一律撸掉,重者喀嚓。

    “老杜你放心看大戏好了,哈哈哈。”窦大勇咧着大嘴哈哈大笑,他统率三团担任接应的重任,让杜云峰等将官羡慕眼红妒忌恨,也让他有点得意,打硬战恶战,舍我三团取谁?嘿嘿。

    “看你得瑟得……”杜云峰擂了他一拳,表情严肃提醒一番,这仗得小心打好了,打输不行,打得太狠也不行,得悠着点,坏了皇上的战略意图,那可没好果子吃呐。

    “嗯,走了。”窦大勇哈哈一笑,对着送行的众将官抱了个四方揖,然后看了一眼俏立不远处的林清一眼,心里叹了口气,他喜欢林清,但人家妹子喜欢的是高帅又有才气的杜云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北营门大开,窦大勇率三团将士涌出,在平地上列阵,然后缓缓向前推进,摆出一副要增援一团的态势。

    皇太极就在北面大军的阵前督战,北营大门的异动引起了他的注意,心里稍稍纠结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让窦大勇的三团和吕红娘统率的一团会合,当即下令攻击窦大勇的三团。

    三团将士背靠河流,左挨大营,只有前面和左翼受敌,窦大勇从容不迫的排出几个密集的枪毙队型,对着潮水一般涌来的金军骑兵一通排枪,已经经历了多场战斗考验的士兵们欢快的放排枪,乒乒乓乓的响成一片,很有节奏感,冲锋的金兵骑兵成片成片的倒下,但依旧前仆后继,悍勇冲锋,为阻挡三团和一团会合,他们只能玩命。

    轰轰轰……

    军营内,炮兵在拼命的开火,为配合窦大勇的三团把戏演得更逼真,杜云峰集中了十几门佛郎机炮向北面猛烈开火,掩护他的三团向前突进。

    十几门火炮不算多,开花炮弹爆炸的威力也不算大,也无法阻击金军骑兵的集团冲锋,但轰在密集的目标群里,依旧炸得人仰马翻,金兵成片成片的倒下,伤亡不小,最大的伤亡则来自排队枪毙的火炝,一轮排枪响过,就有一大片士兵和战马倒下,人尸马尸堆满了草地,鲜血把绿草和泥土染成了红色。

    科尔沁草原的战斗在激烈进行中,远在皮岛的曹变蛟则在上窜下跳,倾盆大雨连续下了三天,好不容易等到雨停了,但天空仍然阴沉沉的,随时还可能会下雨,让他郁闷得要吐血,

    第八天,天空终于放晴,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曹变蛟阴沉的脸上才露出笑容,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好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