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63章 实属无奈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太阳余辉下的战场,双方的将士都已经停止战斗,辽阔的草地躺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尸马尸,破损的武器盔甲和战旗,原本青葱翠绿的草地变成触目惊心的红色,空气中弥满了呛人的硝烟,还有令人恶心反胃的血腥气味。

    按战时不成文的约定,战兵已经撤退,现在是手无寸铁的青壮在收捡尸体,装车拉去指定的地方火化或掩埋,以免发生瘟疫,而凤凰军团负伤的将士都是直接抬下去就地医治,阵亡的士兵也直接搬抬上马车放着,基本不用收捡,捡的全是马尸,拉回营里加大餐。

    凤凰军团的第一团在窦大勇统率的第三团接应下,顺利回营,一团边打边撤,窦大勇原先不知一团回撤,他只是根据原定的作战计划,把自已的三团拉出去溜一圈,干掉一些金兵,赚点军功。

    在他率部向前推进二里多地时,发觉金兵不惜代价的拼命阻拦,心生疑惑,便爬上一辆装满弹药的马车,举着单筒望远镜向前方观察,发现密密麻麻的金军骑兵向前奔涌,更远处浓烟滚滚。

    窦大勇不知道吕红娘的第一团现在情况如何,按原订的作战计划,明天才是他率部队冲杀向前,接应一团回营的时间,但远方的异状让他心生疑惑,决定率部继续向前冲杀个二三里,看看情况再回撤。

    吕红娘的一团往回冲杀,窦大勇率三团向前冲杀,夹在中间的金军虽然拼命阻挡,侧翼的金军虽然拼命冲锋,但在密集弹雨构筑而成的死亡罗网面前,他们再勇猛再不怕死,也终究是血肉之躯,何况久战不克,且伤亡惨重,再精锐的部队也难免士气低落,若是一般的部队,只怕早已崩溃。

    一团和三团不知道射杀了多少金兵,会合后,三团为前军,一团殿后,重新往回冲杀,此时,金军士气已严重低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团回撤大营,皇太极见事已不可为,只得仰天长叹,下令鸣金收兵,回皇宫和众人商议军情。

    还没回城,斥候匆匆来报,阿敏贝勒燃放了三道狼烟信号。

    “嘶……”

    包括皇太极在内的一众贝勒族长都不禁嘶嘶的直吸冷气,阿敏燃放的三道狼烟信号表示他已经挡不住洪承畴的主力大军,这才半天的时间,阿敏就撑不住了?那可是十万大军啊。

    回到皇宫后,皇太极让手下端来饭菜,大伙儿边狼吞虎咽啃马肉边开会,接下来该怎么办?就此放弃查干特浩城,他实在不甘心。

    别说他不甘心,所有人都不甘心就此放弃查干特浩城,它不仅是北草原的王都,也是附近一带各部族的栖息地,更是商贸重地,光是收取的各项税款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就此放弃,换谁不肉痛?

    但是,他们也清楚自已的长项与弱点,他们擅长野战,攻坚是弱项,防守算马马虎虎吧,明军的火枪火炮厉害,而查干特浩城可不象那些正儿八经的石头城那么结实坚固,被凤凰军团用几十门佛郎机炮轰了几天,好几段城墙都已出现一道道的裂缝,估计再轰个十几炮,城墙就得倒塌。

    “范军师,你有什么好的办法赶紧说出来,别磨磨蹭蹭的让人厌烦。”有性格豪爽的猛将大声嚷嚷道。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自已身上,范文程心里暗自得瑟,你们这些粗胚,现在知道老夫的重要的了?

    “皇上,诸公,微臣以为,城池是守不住的……”

    “放你叉叉的狗臭屁,姓范的,你丫是不是崇祯小昏君派来的奸细?”

    “混蛋,信不信老子把你剁碎了喂狗?”

    “你特么的范文程……”

    性子急的贝勒族长大将们不等范文程把话说完就按耐不住,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痛骂,把范文程和范家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百遍,有好几个甚至抽出佩剑佩刀,要把人剁了。

    “够了,都给朕闭嘴!”气得面色铁青的皇太极实在看不下去了,拍案怒喝,这帮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有时候真让人吐血,看来以后得多重用一些读书人才行。

    皇太极一发飚,王八气势顿时炸现,把殿内的所有人都震摄住了,一个个乖乖的把嘴巴闭上,但眼睛却凶狠的瞪着范文程,他们不敢招惹皇太极,但却有胆量弄死范文程这个明奸。

    “范军师请继续。”皇太极安抚了一下受到惊吓的范文程,示意他接着往下说,他需要听取各方的看法,看看能得到一些什么启发。

    范文程不敢再得瑟,小心翼翼的把自已的想法委宛的说出来,同时解释原因,查干特浩城守是守不住的,城里所有居民必须转移,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但不代表不守城池,相反,要守到破城的那一刻,然后撤下城头,利用城内的建筑物和明军打巷战。

    明军的火枪是厉害,但在小巷胡同里施展不方便,咱大金的勇士们可以依仗地形之利和明军玩躲猫猫游戏,尽可能的杀伤明军的有生力量,为保证城内战斗的勇士被困死,大主要驻扎某座城门外,以确保退路通畅,另外几路骑军游弋在明军附近袭扰,让他们不能安心的攻城。

    范文程这个计划对当前的战局并无任何改变,但实属无奈之举,若是成功的话,至少脸面上过得去,不至于被逼得灰溜溜的放弃,这对人心惶惶不安的各部族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皇太极低头沉思,其他人则什么反应都有,有低头沉思的,有撇嘴不屑的,有无奈的苦笑,有茫然担忧的,可谓是丰富多彩。

    “你们还有什么好的计策?”皇太极看着殿中众人,心里仍存一丝希望。

    众人你看我,我望你,皆闭口不言,连狗头军师老范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他们更不用说了,还是少说为妙,省得惹大汗发飚,那才叫倒霉呢。

    皇太极叹了一口气,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他实在想不通,只二三年的时间,明军咋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凤凰军团的大营内同样是灯火通明,身为一军统帅的吕红娘和第一团安全回营,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大口气。

    金军退回查干特浩城后,吕红娘先听了杜云峰汇报这两天的战报和营里的情况,然后召集众将议事,她说的是一团经历的一些事,各种需要注意的细节,最后决定五天后再出营挖堤通流,因为她率一团一撤走,金军又重新堵塞了河流断流了。

    休息了一夜,疲惫不堪的经过一夜的睡眠,体力得以恢复,精神状态比昨天好多了,夜里虽有金军袭扰,但凤凰军团皆有防范,有土木所制的大营为依托,有战友严加戒备,加之经历了连场险恶的战斗,新兵们已经快速成长,再也不会紧张害怕得睡不着觉。

    全体将军做好迎接金军攻营的准备,但让人惊讶是金军虽然出营列阵,但却没有发起进攻,双方隔着大老远对视,用眼神PK。

    吕红娘和林清都不禁皱眉,怎么回事?